一次又一次有力的冲刺+古代闺房呻吟撞击H

w 2022.12.03

“南亓哲,算我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苏然终于忍无可忍地尖叫出声,愤怒到了极点!

 

她不想再当他眼中可有可无的女人,也不愿再挖空心思、甚至不惜改变自己去讨好一个男人了!

 

她就是她自己,不会再为他活着了!

 

他放过她,又有谁来放过他?!

 

既然八年前她擅作主张招惹了他,就应该付出招惹他的代价!

 

他语气从未有过的温柔,“苏然,孩子没有了,我再给你一个。”

 

‘孩子’两个字刺痛着苏然的心,难以言喻的羞耻包裹着她的灵魂,她双手紧抓着座椅,嘴角讥讽,“你和我要孩子,就不怕你的绾绾在天堂里难过?”

 

南亓哲身子一顿,英挺的眉头皱起。

 

苏然轻呵了一声,酸涩顺着心底一路蔓延,果然啊,她自始到终不过就是个替身!

 

她把他推下去,推门便要下车。

 

“苏然,你还要不要点脸?”南亓哲强行将她拽回。

 

“对,我就是这么不要脸,这句话你八年前就说过。”苏然眼角眉梢都染着嘲弄,心一阵阵地颤抖,“现在可以放手了?”

 

南亓哲紧扣着她的腰肢,很不喜欢她这样的语气,“我们没离婚,你不跟我回去,还想去哪儿?!”

 

“你想让我跟你回去?”苏然大笑着,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

 

八年前她放弃了自尊,不惜一切代价跟他在一起,他却连看她一眼都觉得脏!

 

现在她的心死了,只想远离他过平平静静的生活,他却来求她复合?

 

南亓哲不置可否,他以为五年足以忘记一个人,可时间却让他对这个女人愈发想念。

 

既然确定要她,他便不会再放手!

 

“那好啊!你把你心里那个好绾绾忘掉,再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我就跟你重新在一起,怎么样?是不是很合算?”

 

“苏、然!”

 

苏然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模样,心一阵阵发凉,“南亓哲,我们已经结束了,不要再纠缠我!”

 

她不会当别人的替身了!再也不会!

 

“呵!”南亓哲冷笑一声,捏着她的下巴,“苏然,我不允许,你以为你能擅自离开?”

“小姐,请问去哪儿?”司机透过后视镜,目光古怪地扫了她一眼。

 

苏然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语速很快,“去怀丰路高山流水小区六栋,快点!”

 

她透过车窗看着距离越来越远的宾利,悬在心口的大石却怎么都落不下。

 

但愿今天只是个意外,她再也不会遇到他!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到达目的地,苏然付钱上楼。随着房门关上,她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软绵绵地瘫在地上。

 

片刻后,她缓缓起身进了浴室,打开花洒,任由冰冷的水拍打着她的身体。

 

有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过,很快跟冷水混合在一起,不知踪迹。

 

咔哒!

 

有人开了门,扯着嗓子大喊,“然然,你在家没?我把你家混蛋小子送回来了!”

 

“在呢,宝贝!”苏然胡乱抹了下脸,裹上浴巾走了出去。

 

客厅里,林娜己一头短发,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穿得青春时尚又帅气。而她手里则拎着一个五官精致,和南亓哲长相很是相似的小男孩。

 

“妈咪!”苏小哲一脸讨好,小短腿卖力扑腾,企图挣脱钳制。

 

“偷亲人家小姑娘,喊你妈咪也没用!”林娜己在他小屁屁上拍了一下,扔到地上,“给我好好反省!”

 

“妈咪——”苏小哲一落地就跑到自家妈咪跟前,紧抱大腿,奶声奶气的声音拖得长长的,日常撒娇。

 

苏然把他抱起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嘴角带着些许无奈,“你怎么又偷亲人家小姑娘了?”

 

南亓哲高贵冷艳,最讨厌女人乱贴乱蹭,儿子却从小就惦记着漂亮小姑娘。

 

长着一样的脸,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小混蛋,你先回屋,我有些事情要跟你妈咪说!”林娜己不经意间瞅到她身上的吻痕,面色当即有些难看。

 

察觉到她的目光,苏然不动声色地用浴巾遮住了吻痕。

 

“不要!”小人儿抱着他家妈咪不松手,拒绝的干净利落。

 

“嘿,敢反驳我了!”林娜己做了个挽袖子的动作,上前拎着他,把他扔到了他的专属小房间里,还从外面锁上了。

 

“说吧,怎么回事?”林娜己双手环胸,冷眼旁观。

 

苏然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把头发撩到一旁,露出纤细好看的脖颈,“没怎么回事,就是遇到一头发情的种猪。”

 

“南亓哲?!”除了这个人,她想不到其他的!

 

苏然嗯了一声,低垂着眸子,浓密的睫毛掩盖了她眼底的神色。

 

“不是,我说你怎么想的?”林娜己双手撑在沙发上,将她堵在里面,气急败坏,“给人家当炮友当了三年还没够,现在又送上门了?”

 

“宝贝别激动,就是路上意外碰到的。”苏然两手搭在她脖子上,柔声解释。

 

林娜己松了一口气,坐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你没犯浑就行,别忘了这头种猪五年前是怎么对你的!要不是有后来的飞机失事,小混蛋你根本别想生下来!”

 

“嗯,我自己心里有数。”想到他说她不配生他孩子的冷情模样,她神情有些黯然。

 

嘟——

 

嘟——

 

手机震动。苏然拿起手机,跟林娜己比划了个嘘的手势,“你好,张经理。”

 

“你们公司的原料不符合要求,这个项目你们公司放弃吧!”一想到这次结账时的3999块钱,他就觉得肉疼!

 

苏然皱起眉头,“我们早就说好的事情,你们怎么可以随便毁约?”

 

这个项目她可没少费心思。

 

“就你做的这些恶心事情,还想跟我们公司继续合作?告诉你,没门!”这个小贱人居然还问他为什么?!

 

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苏然盯着手机,紧珉着红唇。张经理这样擅自毁约,她至少损失上百万!

 

签了合同,她还能要求对方赔偿,可坏就坏在明天才会签合同,她连个说理的地儿都没有!

 

“遇到不开心的事了?”林娜己问道。

 

今天遇到的糟心事儿太多,苏然心里很烦躁,“我不太确定南亓哲会不会查我的资料,以免意外,让小哲先在你家住半个月!”

 

至于公司的事情,她没必要让娜娜跟着操心!

 

……

 

落日余晖映红了半边天。

 

南亓哲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吐出一口烟雾,幽深的目光里倒映着火红的太阳。

 

一千八百四十五个夜里,他夜夜做梦梦到她,想过上千次如果她还活着,两个人会怎样相遇。

 

却从来没想过,那个会为了他跟其他女人说话吃醋的人……变得讨厌他!

 

苦涩一点点爬上心底,如同千万只蚂蚁一般,蚕食着他的心脏。喉咙处如同堵了一团棉絮,难受到无法呼吸。

 

扣扣扣!

 

特助在门上敲了几下,走了进来,“总裁,您让查的东西都查到了。”

 

“说。”南亓哲颤颤巍巍地夹着烟送到嘴边,烫到自己好几次还是没送到嘴里。

 

他想要知道她这五年的生活,却又无比害怕她这五年已经移情别恋,那样他会忍不住想杀了那个和她在一起的男人!

 

特助翻开调查文件,捡重要的地方说,“夫人飞机失事时被当地军方救援,在伤好后便去了B市发展。她在B市开了一家公司,一直到半个月前才因为公司的业务回到A市发展。”

 

“其他方面的呢?”烟烧到尽头烫了手,南亓哲才佯装镇定地把烟头扔到烟灰缸,目光紧锁着特助。

 

“感情方面的话,一直有人在追求夫人,不过夫人统统没有答应,说是为情所伤,暂时不想谈恋爱。”

 

里面写到了疑似苏然闺蜜的孩子,不过特助觉得不重要,就自动忽略了。

 

“统统没有答应?”南亓哲眼中迸发出惊人的光芒,小小的喜悦顺着脚底一路爬到胸腔,他空落落的心房一点点被填满。

 

特助被他吓到了,赶紧又看文件确认了一下,“是的。”

 

“那今天那个男人怎么回事?!”想到今天看到的一幕,南亓哲半眯着眸子,如同蓄势待发的野兽。

 

居然有人敢打他女人的主意,不要命了么?

 

特助翻到文件最后一页,“张大山,星龙房地产有限公司采购部经理,四十岁,铁公鸡。他跟夫人认识才不到一个月,因为生意见了四面,一直惦记着夫人的美……”

 

“够了!”一个又老又丑又穷的男人,居然还敢跟他抢女人,“发出去消息,谁敢用这个人,就是跟我南亓哲过不去!”

 

“好的。”

她这辈子都只能是他的女人!

 

“南亓哲,你已经害得我死了一次,这还不够吗?你是不是还想再害死我一次?”

 

她摆脱他的钳制,低头去咬他的手,在他受疼松手的瞬间,拎着自己的包,踉踉跄跄跑了出去。

 

一辆出租车正好经过,苏然拦住出租车,近乎狼狈地爬了上去。

上一篇
涂了春药被一群人伦 客厅乱H伦女小芳
下一篇
孩子想那个我同意了_ 被压到落地玻璃窗前做视频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