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雪柔被猛烈的进出小说 插花弄玉

w 2022.12.03

祁莫寒仰头,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冷厉的眼神紧紧盯着中央的两个人。

 

是不是除了他,她能跟任何一个男人聊那么开心?

 

“不错嘛,舞步很好。”怀中女孩的优雅舞步让安德森赞赏有加,唇边带着隐隐笑意:“看来祁莫寒也教了你这个‘女儿’不少东西。”

 

他话里带着些莫名的意味,让顾明颜心里不舒服。

 

祁莫寒虽然不喜欢她,不过吃住从来不少她的,衣服全是名牌,也有专业的老师上门来教她舞蹈及礼仪,把她培养成名门千金的样子。

 

但是,她不喜欢从别人嘴里听到‘女儿’这两个字,很不喜欢!

 

祁少君往某处瞄了瞄,微微低身,靠近顾明颜耳畔:“不管祁莫寒是不是真拿你当女儿,我希望你离他这人远一点,他,没表面那么好。”

 

他的手不经意的在顾明颜后背滑过,顾明颜一再的避开,最后终于忍不住,用高跟鞋狠狠踩了他一脚:“至少他比你好!”

 

趁着他松手时,顾明颜滑了出去,临走前还狠狠瞪了他一眼。

 

安德森也没有追,看着顾明颜离开,唇边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看来,这小丫头没表面那么乖巧呢!

 

低着头走的顾明颜没注意,一下就撞到前面的人,对方红酒近大半都泼到她礼服上,她道歉后匆匆往洗手间跑去。

 

到洗手间后,顾明颜挤了点洗手液擦洗衣服上的酒渍,想到安德森说的话就十分愤然,更加用力搓着礼服。

 

她不知道多想离开祁莫寒,可是怎么离开?用命换吗?

 

祁莫寒这哥哥也不是什么好人,看上去好相处,背地里还不知道怎样呢,笑起来丝毫没温暖,让人心里发悚!

 

顾明颜低头搓洗着礼服,丝毫没察觉危机在朝自己靠近。

 

猛地,一双手搂住顾明颜,吓得她尖叫起来。

 

陌生的男人气息让她不断挣扎:“你是谁啊,放开我!”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是我喜欢你!”顾明颜身后的男人邪笑着。

 

“放开我!”顾明颜双手挥舞着,不小心抓到男人脸上,等男人吃痛一声趁机从他怀里滑了出去,拔腿就往外面跑。

 

她还没拉开门,男人就追了上来,拽着她的手直接压门板上。

 

“我,我可是祁莫寒的女儿。”男人的眼神让顾明颜特别不舒服,无奈之下,只好借用祁莫寒的威名。

 

“你要真是祁莫寒的女儿,我还不敢动你。”男人笑着。

 

“不过我们都清楚,你只是祁莫寒的女人而已,还是最不受重视的那种!”安格斯邪肆的笑着,压根不把祁莫寒当回事。如果祁莫寒真在乎这女孩的话,就不会在这种场合那样介绍她。

 

再说了,安格斯家跟莱恩家世代相交,他相信祁莫寒不会为了一个会随时扔掉的女人跟他撕破脸的,绝对不会!

 

顾明颜紧紧咬唇,心里已经凉了一片。

 

祁莫寒带她来这里,把她扔进地狱,是不是就想看到她这样的下场?

 

还不容顾明颜多想,甩掉外套的安格斯就跟一头狼似的,把顾明颜紧紧抱住。

 

“不要,不要!”

 

顾明颜遇到这种事一时难冷静下来,拼命的挣扎着。

 

看着面前的女人,兴奋的开口道:“你放心,以后祁莫寒不要你,我肯定不会抛弃你!”

 

“我家不仅有钱,而且我对自己的女人也不错,要什么都能给!”

 

这让顾明颜感觉无比恶心,拼命的挣扎着,却始终还是抵不过对方的力气。

 

她被祁莫寒那样折磨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遭受这样的待遇?

 

顾明颜低头,一口咬在安格斯的脖子上,随后就被安格斯狠狠扇了一巴掌,清脆的巴掌声在洗手间格外响亮,让她半边脸颊都红了。

 

“你还给脸不要脸是不是?”安格斯大骂着,揪着顾明颜的头发,把她拖到洗手池:“非得给你一点教训!”

 

顾明颜浑身难受,她恐惧了,拼命的挣扎着。

 

“放开,放开!”顾明颜大大的眼中蓄满泪水,被即将要发生的事吓哭了,这远远超乎当初对祁莫寒的恐惧:“祁莫寒不会放过你的!”

 

纵使知道那男人不会救她,只是要把她火坑推,到最后她还是说他的名字,企图让身后的人忌惮。

 

她情愿撞死,都不要和这个恶心的男人在一起!

 

安格斯狞笑着,“而我会好好的对你!“

 

“不!“顾明颜哭喊着,却发现身后的男人动作似乎顿住了。

 

顾明颜扭头一看,安格斯脸上还保持着那种狞笑,整个人却像电影中的慢动作一样,高大的身躯轰然倒了下去。

 

鲜红刺鼻的血,从他后脑勺像水一般在地面漫了开来。

 

顾明颜身子颤了一下,愣愣的抬头,看向门口那个男人,高大笔挺的身躯站在那宛如死神一样,冷冷的看着她。

 

他,他对这男人做了什么?

 

一个活生生的人,那人就像软泥一样在顾明颜眼前倒了下去,让顾明颜实在无法相信,感觉在做梦一样祁莫寒将手枪收起,看了眼狼狈不堪的顾明颜,微微皱眉:“过来。”

 

顾明颜扶着洗手台站了起来,步伐虚浮的往他走去。

 

“怎么,怕了?”祁莫寒低头,眼中倒映着她仍旧充满惊惧和泪水的眼睛。

 

顾明颜机械般的点头,身体到现在还僵硬着。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在自己面前死掉,你说能不怕吗?可是她更怕祁莫寒,就这样开枪了,仿佛伤害的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一样,让她特别怕……

 

顾明颜不知道怎么到浴室的,她用粉粉的浴球拼命擦着自己,企图把那个恶心男人的气味给全部擦掉,可是不管怎么擦,她都觉得恶心无比。

 

将近一个小时后,她才穿着浴袍从里面走了出来。

 

祁莫寒翘着腿坐在沙发里,等顾明颜走过来后,才抬起头看她,两眼红红的样子。

 

“你应该要怕的。”祁莫寒淡淡说,顾明颜的脸颊上还残留着巴掌印,显得整张小脸都可怜兮兮,心里莫名有些烦闷。

 

祁莫寒冷冷笑着:“我带你过来,就是想让你看清楚自己的身份!那个叫安格斯的少爷为什么能去女洗手间,你知道吗?”

 

顾明颜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

 

明明卧室开着暖气,她却感觉不到一点暖意,因为男人的话,身体一点点的凉了下去,甚至还因为他话里的恶意感到心寒。

 

“祁莫寒,你真是个恶魔……”顾明颜哆嗦着唇,强忍着眼泪冲他吼:“你为什么要把我从孤儿院救出来?我情愿一辈子呆在孤儿院!”

 

祁莫寒瞥了她一眼,眼中一片凉薄:“谁说我想收养你了?”

 

又是这种恨意的眼神,又是!

 

从小到大,祁莫寒这种充满恨意的眼神一直深深的烙印在她身上,甚至有时候顾明颜半夜醒来会看到祁莫寒坐在自己床边,就在黑暗中那样睁着眼睛,手放在她脖子上,似乎要掐死她一样。

 

顾明颜转身往外跑,却发现门锁怎么扭都扭不开,拼命的尖叫着;“你放我出去,我要离开这里,离开你!我受够了!”

 

十几年,她真的是受够了!

 

祁莫寒看着她无畏的挣扎,冷笑:“你能打开门,就尽管出去。”

 

“你个坏人!”愤怒之极的顾明颜扭头冲他大骂着,“你妈妈怎么会生出你这种人,简直是败类!”

 

祁莫寒眼神一沉,朝她逼了过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顾明颜喘不过气,弱弱的改口:“我说你妈妈要是知道你欺负女孩的话,一定,一定会……啊!”

 

这男人竟然直接把她拽到窗子边。

 

“放开!”顾明颜拼命尖叫着:“我要离开,离开你这种人!”

 

“本来没想这么早,不过……”

 

顾明颜顿时紧张了起来,脸色煞白一片,拼命地挣扎着。

 

“唔……”

 

顾明颜呜咽着,想要挣脱开来。

 

可是这个男人哪里会这么容易放过她。

上一篇
被压到落地玻璃窗前做视频 这么多一起我会坏掉的视频
下一篇
一念之间1V2小阿满《在教室里把跳D开到最大》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