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压到落地玻璃窗前做视频 这么多一起我会坏掉的视频

w 2022.12.03

“唔……”顾明颜呜咽着,被他吓得瑟瑟发抖,忍不住用手打他,却让祁莫寒搂的更紧。

 

许久,祁莫寒才松开她。

 

顾明颜瑟瑟发抖,红着一双眼想哭又不敢哭。

 

哪怕她从三年前开始懂了情事,那也只限制于帮祁莫寒口而已,他从没有碰到她,更没有吻过她,曾经还一度让顾明颜特别侥幸。

 

祁莫寒伸手将她唇边的银丝抹掉:“收拾东西,明天去意大利。”

 

“可,可是……”他毫无商量的语气让顾明颜慌了,忍不住道:“先前你明明答应过我,让我在这边读书的。”

 

“自己做错了事,就别想跟我讨价还价!”

 

“不要,求求你!”见祁莫寒要走,顾明颜去抓他,带着哭腔的说:“我不去意大利,只要不送我去意大利,我什么都听你的。”

 

祁莫寒转身,半眯着眼,盯着她那张白嫩的脸蛋:“什么都行,是吗?”

 

顾明颜点头。

 

“开始。”

 

什么?!

 

顾明颜被他的话震住了,睁大眼睛看着他。

 

祁莫寒满眼都是冷冷的,对她的反应很不耐烦,话就像带着点羞辱性,打在顾明颜脸上。

 

“要么现在开始,要么明天去意大利。”

 

她抓着他的手,哭着开口。

 

“不,不要这样,你可是我的……”

 

顾明颜话还没说完就被祁莫寒狠狠掐着脖子,力道极重,扼的她不能说话,只能听到他冷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的什么,嗯?”

 

祁莫寒看着她满脸泪水的恐惧模样,心中怒意更盛。

 

为什么她偏偏是那个人的女儿?她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八岁失去父母,她以为整个天都塌了,把来孤儿院救自己的男人当成心目中的天神,却没想到这个天神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从小到大,他那充满恨意和厌恶的眼神就没从她身上消失过。

 

不准过生日,不准跟佣人太过亲密,甚至她害怕打雷哭的时候都能被他骂。

 

顾明颜挣扎的更厉害了,哭着使劲的打身上的男人:“祁莫寒,我会恨你的,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拿开!拿开!我真的会恨死你的!”

 

祁莫寒盯着她绝望和恐惧的脸,眼中充满残忍,冷冷笑着。

 

“恨我的不少,不介意多个你!”

 

他喜欢看她这种绝望的模样,亲手一点点将她毁灭!

 

顾明颜颤栗着,恐惧着,憎恨着,张嘴狠狠咬上祁莫寒的脖子。

 

她不会放过这个男人的,绝对不会!!

 

等顾明颜有了意识醒来后,发现已经在自己卧室内。

 

恰好管家送食物进来,看到顾明颜那副惨兮兮的样子,心里格外心疼,把食物搁置在床头柜上:“小姐,不要跟少爷对着干了,苦的只会是你自己。”

 

顾明颜偏头过去,被子里的手狠狠攥住:“我不会放过他的!”

 

他把她心里仅存的那点小美好都给毁灭了。

 

管家叹气:“小姐起来把粥喝了吧。”

 

“不想喝,拿出去。”

 

管家僵持了一会,最后还是离开了。

 

家里的佣人这两天轮流换着上来给顾明颜送吃的,顾明颜一律让拿走,倔强的举动似乎惹到祁莫寒,踹开门进来她的房间。

 

“身体这么好,饭都不想吃?”

 

祁莫寒一接近,顾明颜就起了反应,忍不住想吐。

 

比起以前,现在这种折磨让顾明颜更加崩溃,她不敢死,所以也不敢倔强了,哭着求饶,按照祁莫寒的吩咐去讨好他……

 

她被折磨的怕了,这半个多月乖乖在家呆着,没有再去咖啡馆,祁莫寒也没有再出去,很多公事都是在书房解决。

 

只要她不是身体有问题或者生病,祁莫寒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她房间。她情愿男人辱骂自己也不要受这种侮辱。

 

她多想偷偷跑去书房,把祁莫寒放在书架上的枪拿在手里。趁着祁莫寒睡着后一枪崩了他,可惜祁莫寒从来不会在她这睡,而且这男人睡眠浅,怕是自己手里的枪还没挨上他脑袋,自己就先被他给掐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顾明颜明显感觉到颠簸,迷迷糊糊的睁眼,发现自己从床上移到了座椅里,身上盖着薄薄的毛毯,窗子外则是层层白云。

 

是在飞机上!

 

顾明颜瞬间惊醒,直接吓的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不小的动静惹得旁边的男人看了过来,冷冷的眼中带着不悦,让顾明颜肩膀颤了颤。

 

顾明颜咬了咬唇,忍不住问:“我们是要去哪?”

 

“意大利。”

 

“去意大利干什么?”顾明颜慌了,觉得这男人说话不讲信用,一个月多的酷都白受了,“你不是说让我留在国内吗,你……”

 

祁莫寒瞥了她一眼:“你也可以选择拉开舱门跳下去,我不拦着。”

 

“……”顾明颜紧紧攥着手,把眼泪往肚子里咽。

 

这男人太不信用了!

 

顾明颜缩在座椅里,醒来后却发现怎么都睡不着,头晕,胃里也不舒服,强忍了一会就吐了,感觉真是丢脸,坐个飞机都能晕机。

 

真的,挺尴尬的。

 

顾明颜望了望身边的祁莫寒,低头看着手中的报纸,丝毫没被影响,经过刚刚的疯狂大吐,现在她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浑身虚软。

 

冷汗,一点点从皮肤中渗出来,汗湿衣服。

 

细微的嗯哼让祁莫寒瞥了过去,看到顾明颜满脸苍白,前额的刘海都被渗出来的汗给打湿,像个可怜兮兮的娃娃,翻来覆去找不到舒服的位置。

 

祁莫寒眼神沉了沉,伸手过去拉住她。

 

“对,对不起!”顾明颜以为是自己惊扰到他了,从椅子上跳起来慌慌张张就想离开,“我先去厕所……”

 

话还没说完身子一晃,被祁莫寒拉倒在座椅上。

 

祁莫寒将她搂在怀里,脸蛋按在自己怀里,发觉顾明颜还在挣扎时,淡淡开口:“老实点。”

 

仅仅三个字,冻住了顾明颜的不安份。

 

她紧绷着身子靠在男人怀里,鼻翼间是他身上的清爽气息及淡淡的烟味,莫名让她感觉到舒心,渐渐地,在他怀里闭上眼睛。

 

头,似乎也不那么晕了。

 

将近四个小时后,飞机祁莫寒在意大利的私人庄园。

 

顾明颜只知道祁莫寒的父家是意大利很有名的势力,但是从来没来过,这座十足奢华豪派的庄园真是把她给吓到了。

 

“帮她处理一下。”下飞机后,祁莫寒松手,直接将她交给其他人。

 

在顾明颜还没反应时,一群佣人就把她拥进了屋内,等候多时的化妆师,服装师及造型师纷纷围了上来,把她当成洋娃

 

为什么!

 

他恨那个人,能替她养着孩子已经不错了,凭什么还要看着这个孩子笑的那么开心?

 

他偏偏要毁掉,让她永远笑不出来!

上一篇
我是全公司的发泄玩具 WRITE AS 惩罚游戏
下一篇
公车上雪柔被猛烈的进出小说 插花弄玉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