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全公司的发泄玩具 WRITE AS 惩罚游戏

w 2022.12.03

住一起十几年,顾明颜知道这男人的性子,在这站了没两下就上楼去。

 

回到房间的那刹那,她好像浑身都松了一口气。

 

这男人一去意大利就是三年,家里所有事情交给管家,而顾明颜也乐得自在,毕业后的聚会只是跟管家说了一下,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档子上回来。

 

还好,他也没说什么。

 

顾明颜将湿漉漉的衣服脱下来全甩进脏衣筐里,站在淋浴底下,热水从她的头顶浇灌而下,让她舒服的眯起眼睛。

 

也只有洗澡的时候她能这么放松了。

 

沉浸在自己世界的顾明颜浑然不觉,浴室门被拉开,一抹人影悄然无息的站在那,那双深沉的眼睛紧紧盯着她。

 

顾明颜扯过架子上的浴巾擦拭着水珠,转眼看到浴室外的人时,吓得差点尖叫。

 

他,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那种阴沉的眼神让顾明颜浑身不自在,她想蹲下去捡起浴巾,可是知道在男人面前这样不行,咬了咬唇,径直的往他走了过去。

 

等她走进时,祁莫寒伸手,捏住她一撮湿漉漉的短发把玩。

 

“怎么剪短发了?”

 

明明是低沉,富含磁性的嗓音,却犹如恶魔在顾明颜耳边低语,让她想起之前这男人是怎么拽着她那长发,逼着她为他做事,从脚底窜气一股凉意,心生惧意。

 

她怕的指甲都快抠进掌心细嫩的肉中,镇定自然的说:“先前因为高三课业太多了,长发不好打理,所以我就去理发店剪了。”

 

祁莫寒没有说话,把玩着她的秀发,甚至还凑上去闻了闻。

 

顾明颜僵硬着身子,没敢动。

 

等男人放开自己后,顾明颜走了出去,坦然自若的拿起衣服往身上套。

 

晚餐很清淡,蔬菜浓汤跟小牛排。

 

送上晚餐后佣人们就退下,只有管家站在祁莫寒旁边,方便他吩咐事情,而下楼的顾明颜坐到祁莫寒对面,拿起刀叉切着牛排。

 

两个人都埋头吃东西,一时间,餐厅里安静的只有刀叉碰在一起的轻微响声。

 

蓦地,祁莫寒冷淡的声音响起:“考到哪了?”

 

顾明颜知道他在问自己,遂回他的话;“不出意外应该是京大。”

 

“这么远?”

 

男人难得第一次问这么多,不过问的话让顾明颜心里一惊,紧紧捏着刀叉,因为太大力,导致关节处都泛白了。

 

他该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

 

“京大是最好的大学,而且我也很喜欢……”

 

顾明颜说,也顾不得自己这话是不是会让祁莫寒起疑:“也不算远,离这里四百公里而已,高铁一个多小时。”

 

她说完好一会,都没得到男人什么回应。

 

顾明颜微微抬头,坐她对面的祁莫寒动作优雅的切着牛排,眼神淡漠,似乎没听到她的话一样,等将盘子里的牛排吃饭后,他才拿纸巾擦了擦“老李。”

 

管家走到祁莫寒面前,弯腰:“少爷你有什么吩咐吗?”

 

“帮她办一下签证,在意大利那边找一所好大学,办入学手续。”祁莫寒说,将擦了嘴角的餐纸巾随意搁到一旁,说的话让顾明颜身子不觉一抖。

 

什么意思,他要她去意大利吗?

 

“是。”管家欠了欠身,很快就下去办事了。

 

顾明颜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紧紧咬着唇,用力之大,几乎将下唇瓣给咬破,她忍不住开口,抗争着:“我不想去意大利,我想留在这边,去京大读书……”

 

意大利是祁莫寒的老家,也是他的地盘,任由他为所欲为。

 

祁莫寒终于抬起头,阴沉的眼睛紧紧盯着她:“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

 

是,她没有。

 

她一直寄人篱下,而且还是他,她有什么资格跟他谈条件?

 

可是真去了意大利她会生不如死,恐怕再也没有机会离开了,留在这边才安全,以后才有机会离开,这是她唯一的希望。

 

顾明颜手劲松动,将刀叉轻轻搁在餐盘上,推开椅子起身,往祁莫寒那走去。

 

“让我去京大读吧,我真的很喜欢在那读书……”

 

祁莫寒半眯起眼,淡淡道:“你想去哪就去哪吧。”

 

等男人离开后,顾明颜虚软的坐到地板上,脸上泛起苦涩的笑。

 

看吧,为了得到想要的,她能这么恶心。…祁莫寒回来也没住多久,很快便再次离开了。而这正是顾明颜巴不得的,跟管家说去图书馆学习,偷偷跑去打工的咖啡馆。

 

从祁莫寒去意大利时,顾明颜就会利用晚上要学习的理由在外打工,赚来的钱存在一张银行卡上,为的就是有朝一日逃跑时饿不死。

 

她一定要逃离这里,一定!

 

没有祁莫寒的日子是自在的,让顾明颜心情极好,每天都早早来咖啡馆,脸上始终是灿烂的笑,连着店里的人心情都变好了。

 

“明颜!”

 

顾明颜转身,看到站在门口朝自己挥手的舒心时,脸上一喜:“舒心?”

 

自从跟着祁莫寒住到他家后,顾明颜变得安静,不怎么和同学来往,怕他们知道她孤儿的身份,唯一能吐露心声的就舒心这个好朋友了。

 

给舒心磨了一杯咖啡端上来后,顾明颜笑着问她:“你怎么来我这了?”

 

“来看看你呀!”舒心吐了吐舌头,想到先前的事,不由抱怨道:“明颜你也真是的,高中毕业聚会也就这一次,你竟然还提前走掉!”

 

“我看你当时脸色很不好,到底急着回去干吗啊?”

 

“没,没事……”顾明颜不想舒心知道自己那些难堪的事,吞吞吐吐的:“是管家说家里的狗狗生病了,我比较担心,所以……”

 

舒心瞪着她,气呼呼道:“有你这样的?我们一班人还不如一条狗?”

 

“……”

 

“好啦,逗你的呢!”舒心率先笑了起来,让顾明颜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这时,舒心的电话响了。

 

舒心接了电话,跟对方报咖啡馆的地址,挂掉电话后冲顾明颜挤眉弄眼,神秘兮兮说:“等着,有个老熟人说要来看看你!”

 

“老熟人?”顾明颜愣了下,有点懵。

 

她好像跟班里其他同学都不怎么熟,那么是那个老熟人?

 

等舒心说的那个‘老熟人’推开店门走进来时,顾明颜小脸猛然一红,反射性的想偷偷溜走,舒心一把拽住她的手。

 

“哎哎,明颜你现在溜掉是不是很没礼貌?”

 

“舒心!”顾明颜低骂,狠狠瞪了她一眼。

 

这妮子竟然不声不响的把人约过来,简直太过分了!

 

随着那抹修长人影离这边越来越近,顾明颜有点慌,也不知道怎么办,就愣愣的看着他走过来,心如擂鼓一样,砰砰砰狂跳着。

 

陆凌疏不是她们班的,是隔壁班的尖子生。

 

头脑聪明,长得又好看,打个篮球都能让一票女生疯狂疯狂尖叫。

 

“陆凌疏,这里!”舒心跟来人挥手,直接让他坐到顾明颜旁边,无视顾明颜小脸通红的样子,嘻嘻笑问;“怎么额头满是大汗,难不成跑过来的?”

 

陆凌疏点头,笑着说:“路上堵车,我想快点过来,下车就用跑的。”

 

“哦!”

 

舒心刻意拉长音调,让顾明颜听到更加尴尬,都红到脖子根了。

 

顾明颜硬着头皮跟陆凌疏打招呼:“那个,好久不见。”

 

“不久,也就一个月。”陆凌疏看着她脸红的可爱模样,故意说道:“难道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让你都不敢看我,要不我去洗把脸

上一篇
被当成玩具发泄的一天作文-竹马弄青梅BY
下一篇
被压到落地玻璃窗前做视频 这么多一起我会坏掉的视频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