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乱H伦亲女|班级的公共玩具小诗有多少章

w 2022.12.03

“你倒是挺会担责任。”梦兰看着她,勾了勾红唇:“梦会所里的员工没有两百也有一百了,要都像你们似的内讧,那店也不要开了,这样吧,以后你去清洁部工作,迎宾的事情就不需要你了。宿舍方面公司里自然也会有新的安排,你们不见面,也少一些冲突,你说呢?”

 

话说完,梦兰直直的盯着她,想看她是什么反应,毕竟迎宾还算是年轻小姑娘们做的事情,但清洁部,说白了就是一群下岗大妈们才愿意去的部门,又脏又累还不讨好。

 

只可惜向晚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嗯”了一声,便不说话了,这让梦兰有些失望,挑了挑眉,她问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向晚摇摇头:“对我来说,只要给钱,什么工作没什么区别。而且,贺总亲自交代的,我说什么也只是徒劳。何必惹他不开心呢。”

 

梦兰倒真的有些欣赏她了,顿了顿,她笑得坦荡,“既然没意见,那就收拾收拾过去报道吧。”

 

“好的,谢谢梦兰姐。”

 

看着向晚回了宿舍里,梦兰站在走廊里想了想,还是从包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电话那头很快接通了:“嗯?怎么了?”

 

“按照你的吩咐,把她调去清洁部了。”

 

贺寒川正在看文件,听着手机里梦兰的话语,翻页的手顿了下,片刻,低声道:“她什么反应?”

 

“没哭没闹,挺平静的坦然接受了。”

 

“是吗?”他皱起了眉,伸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道:“既然如此,可以适量给她多安排一些工作,毕竟以她的年纪,在清洁部应该算是年轻人了。多做一些事也是应该的。”

 

梦兰愣了愣,有些犹豫:“贺总,是不是狠了点?毕竟她还是个姑娘……”

 

贺寒川没说话,梦兰也意识到自己多嘴了,心里一紧,她换了话题:“对了,下周一庆丰地产的太子爷要过来办生日会,你是不是也会过来?”

 

“嗯。”

 

“那我准备你喜欢的酒。”

 

“你看着安排就好。”

 

挂了电话,贺寒川重新把注意力放到眼前的文件上,可偏偏一个字也看不下去。

 

不哭不闹,坦然接受?呵,向晚,真的是一遍一遍的刷新着他对她的认知,他就偏不信了,一个人从小到大的本性还真的两年之内就磨平了。

 

他倒要看看她还能装多久。

 

……

 

“喂,女厕所的洗手液没有了,还不去添上!等着我呢吗?”

 

向晚打扫了一间喝酒客人玩乐的包厢,光是擦呕吐物就忙了一个下午,最后累的腰都伸不直了,结果坐下喝口水的功夫,就又被巡视的主管给喊起来了。

 

“成天的没点眼力见,眼睛那么大当摆设的吗?”

 

身后是没完没了的谩骂,向晚充耳不闻,手里拿着换新的洗手液进了女洗手间,她在清洁部做了一周的时间,不需要再抛头露面,也不用担心站在门口迎宾的时候被熟人认出来,尽管累,但她却觉得踏实。

 

手脚麻利的换好了洗手液,她低头拎着清洁箱走出去,结果一出门,尖酸刻薄的主管正在门口等着她。

 

“忙完了吧,忙完就去天台帮帮忙。”

 

“天台?”向晚这才想起同事今天晚上有一位大客户包了顶楼天台举办生日派对,皱了皱眉,她道:“主管,已经八点半了,到我换班的时间了,而且我今天一整天还没有吃饭……”

 

“怎么?”听到向晚不想去,主管的声音顿时拔的老高,尖声道:“现在正缺人,你要去吃饭,公司花钱雇你,是要你关键时刻撂挑子不干的吗?既然这样,那就趁早跟梦兰姐说,让她给你安排!”

 

告诉梦兰就等于是告诉贺寒川,她心里一紧:“您别跟梦兰姐说,我这就去,您别生气。”

 

“还治不了你了,快点着,别磨蹭!”看着他走远,向晚摸了摸饿的发疼的胃,认命的朝电梯口走。

 

梦会所的天台是一个露天的泳池,这样的天气,向晚原本以为会很冷,结果推开门,放眼望过去一水的俊男靓女。

 

梦会所里最漂亮的公关小姐都在这穿着衣服,这让向晚脑海里下意识想到一个词,酒池肉林,哪里还想到冷暖。

 

不敢多看,她低头寻找着需要打扫的地方,就听有人喊了她一声:“那位清洁工大婶,过来把这些空了的酒瓶拿走,再换一些新的来。”

 

全场穿着清洁工服装的就她一个人,向晚抬起头顺着刚刚的声音望过去,就见天台游泳池旁的长桌上摆着一排空了的酒瓶,红的白的掺在一起,格外壮观。

 

舔了舔唇角,她捡起一旁的空箱子,走了过去,动作麻利的收拾了起来,刚收拾到一半,不知道是谁朝游泳池里丢了一枚水上排球,溅起了一片水花。

 

向晚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结果撞到了身后的人,只听娇滴滴的一声“哎呀”,紧接着被撞到的人抱怨道:“脏死了,你往哪儿撞呢?”

 

向晚回过头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小短裙的女人,她脸色一红,谦声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保洁员也来这边凑什么热闹,弄脏了我的衣服你配的起吗你?晦气死了……”

 

这边的小冲突引起了泳池边沙发上的人,他朝向晚的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向晚低垂的侧脸,灯红酒绿中倒显得有些清秀,挑了挑眉,他主动出声询问,“怎么回事?”

 

被撞到的女人听到声音,顿时换了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娇滴滴的回过头:“裴少,你还说呢,人家的衣服都被清洁工给弄脏了……”

 

“哦?”裴嵩别有意味的在她身上扫了一圈,笑了笑:“一件衣服,让她赔你就好了,清洁工你过来。”

 

向晚知道自己倒霉,但在这里她谁也得罪不起,闭了闭眼,她走了过去。

 

等她走近,裴嵩倒有些眼前一亮,放下手里的杯子,他饶有兴趣的打量她,“保洁阿姨,弄脏了人家的衣服,可是要赔的。”

 

向晚一愣,看了看那女孩身上的裙子。是名牌,她赔不起的系列,“这件衣服以我的工资看是赔不起的,但如果您愿意,派对结束,我可以帮您洗一下。”

 

或许没想到她这么直接就承认自己没钱,裴嵩兴致更浓了,一双狐狸似的的眼睛弯了起来,“既然赔不起,那就把你的衣服脱下来,以一抵一,怎么样?”

 

他的话音不低,一时间四周的人都意识到这边有热闹看,三三两两的都冲着这边瞅,她出狱后就只有几身工作服换洗,此时清洁服下面只有贴身衣服,知道他刻意为难,向晚脸色有些白。

 

“怎么?用你身上这破衣服换,你还不乐意?”

 

“裴少,这清洁工不行啊,衣服都不肯脱……”

 

“诶哟,这可得瞧瞧,快脱呀……”

 

周围一阵哄笑声,向晚攥着衣领,微微的发抖,正当她抬手准备解自己的衣扣,一只带着温度的大手突然揽住了她的肩膀。

 

她一愣,身子便靠上了一具熟悉的胸膛。

 

贺寒川勾着唇,一双凤眼却带着寒意,他挑着修长浓黑的剑眉,整个人就像站在顶端的王者,高傲且出众。

 

向晚抬起头刚好可以看到他完美的下颌线条,不由吞了吞口水。

 

他嘴角的弧度是勾人的,但说出来的话却如刀锋,“怎么?裴公子什么时候开始对这种货色有兴趣了?”

 

这种货色……向晚低了低头。

 

“贺总这话说的,不过是一群人凑在一起图个乐子罢了,不然也没得玩了不是?”

 

“图乐子,原来如此……”贺寒川笑了一声,紧接着众人还没看清,伴随着“哗啦”一声,刚刚说向晚得男人便被他一脚踹到了泳池里。

 

向晚惊呆了。四周一片倒吸凉气得声音,裴嵩脸色一变,不明所以的看向贺寒川:“好好的,贺总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他不紧不慢的收回长腿,然后目光落在呆住的向晚脸上,笑了笑:“裴公子不是说没得玩吗?现在不就有的玩了?”

 

大冬天泳池里得水有多冷,只有掉进水里得人知道,但谁也不敢吱声,贺寒川是谁,那是跺跺脚都能让整个B市颠倒得男人。

 

在场得这些小富二代最多被称作少,可他是总,从称呼上就知道他不是那些靠家里得二世祖。

 

裴家虽然不是一般得小门小户,但裴嵩也不敢轻易招惹贺寒川,看了一眼被他护在怀里的向晚,他顿时明了了:“原来是贺总的人,是我们眼拙了。”

 

贺寒川也没有否认,低头看了看桌上酒,随意举起一杯,“你说的话大家都是图乐子罢了,该怎么玩怎么玩,扰了你的雅兴,这些都挂我的帐。”

 

“这怎么好让贺总破费。”

 

“你生日,自然得我请,你们先好好玩,我一会儿上来。”说完,他揽住向晚,不顾裴嵩什么反应,转身朝外走去,弄得身后一群人都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直到两人走出天台,水里扑腾的人,才敢扯着嗓子喊:“快他妈拉我上来。”

 

周围很快就又恢复了玩乐,而裴嵩却盯着地上向晚收拾了一半的酒瓶,脸色难看至极。

 

向晚被贺寒川攥着肩膀扯进电梯,待门一关上,她就像个垃圾一样被他甩到了一旁,腿部不灵便让她下意识的扶住了电梯壁。

 

贺寒川看着她,讽刺的笑了一声:“如果我没有来,你接下来要做什么?当众跳脱衣舞?嗯?”

 

“我……”其实贺寒川没来的时候,她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他来的及时,顿了顿,她低下头,道:“如果贺总没来,我会脱。”

 

贺寒川皱起眉,极冷的开口:“或许刚刚那男人说的一点都没错,向晚,你还真是骚,我不来,你是不是还打算勾搭一个富二代来救你离了这儿?嗯?”

 

“是”她攥着自己的手指,微微的抖:“可贺总想看的不就是这些吗?一个杀人未遂的罪犯,被家人抛弃,被同事排挤,被所有人践踏,叫我脱个衣服只是最基本的,未来我的日子都会是这样,我能指望谁一次次的救我?”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微微有些红,但却没有哭,明明是熟悉的眉眼,却偏偏生出一股颓靡的美感。

 

贺寒川看着她,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不疼,但却不舒服:“你说什么?”

 

她有些豁出去了,“你们都说我毁了江清然,但其实……是她毁了我,你喜欢她,所以你想尽办法从我身上替她讨回她的债,可我呢?我的债呢?我这辈子因为她毁的彻底,如果不是害怕贺总不高兴对我家里人出手,我一点都不想看每天的太阳升起,因为……你们所谓的世界是我的地狱。”

 

这是她的心里话。

 

贺寒川突然想到她出狱那天那副眼神空洞的样子,莫名像是想到了什么,“那天没有遇到我的话,你要做什么?”

 

她没说话。

 

电梯里的灯有些暗淡,照在她身上,让人有种她随时都可能消失的错觉,挑了挑眉,贺寒川一把扣住她纤细的手腕,怒声道:“说!”

 

向晚被抓的生疼,挣了两下,没有挣开,干脆放弃了:“如果没有遇到你,我会自杀!你满意了吧!”

 

被逼着说出心里一直以来的秘密,向晚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力气,无力的靠着身后冰凉的铁壁,原本强忍着不掉眼泪的眼睛,却泪如雨下

上一篇
上面动一动下面痛一痛(第072章三美妇云雨风流_
下一篇
被当成玩具发泄的一天作文-竹马弄青梅BY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