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给了家里的狗狗||被一群人带到没有人的地方

w 2022.12.01

秦子雯了解果果的脾气,见她不想多说也就不再多问,扯开了话题,“对了,你知道这次直接过来的新任总裁是谁么?”

“谁?”

“顾城熙啊!”一说起这个名字,秦子雯一脸激动,“这次是老董事长亲自下的命令,让顾城熙过来坐镇我们华隆集团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下我们有眼福了。”

顾城熙?

果果嘴角微微一沉,连带着嘴里嚼着的鱿鱼丝也瞬间变了味道。

“你怎么一点都不敢兴趣的样子啊?”见果果一脸兴趣缺缺的样子,秦子雯不禁有些失望,“顾城熙啊,不是一般的男人,你知道吗?现在全公司的女人都沸腾了。”

“你也沸腾了嘛。”果果扬了扬秀眉,打断了秦子雯的话,“我看出来了,你很奋,到时候记得多看两眼,把我的那两眼也一并看上吧!”

秦子雯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刚想说什么,果果放在手边的手机连续震动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号码,脸色一变。

“是玉隆的电话,那你先接吧,我去一趟洗手间。”秦子雯还不知道果果和向玉隆分手的事情,一边说着就站起身来朝洗手间走去。

等到秦子雯一走,果果才接起电话,只听到向玉隆在电话那头急切的叫了一声,“凉凉,你终于接我电话了。”

“向玉隆,你以后好好对心怡吧。”果果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我会祝福你们幸福的。你也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

“果果,果果!赶紧回公司,新总裁来了……”

“不是说下个星期?”果果收起手机,挑了挑眉梢,“来了就来了,你这么火急火燎的做什么?”大约是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更是哭笑不得,“你还特地擦香水了?”

秦子雯嘿嘿一笑,“留个好印象嘛,我们快点回公司吧。”

果果却说:“现在是休息时间,其实就算是新老板过来了,我们也用不着赶回去。”

“那怎么行?刚刚丽萨打电话过来了,说是整个公司的人都集合了,我们当然要回去。”秦子雯拉着果果就走,却不想到了公司门口碰到了等在那里的向玉隆。

“是向玉隆。”秦子雯十分识趣,和他打了个招呼,就对果果说:“那你快点上来,我就先上去了。”

秦子雯一走,果果的脸色就彻底沉了下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向玉隆和果果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交往,到了大学的时候,两人都已经见过了双方家长,原本是预定今年要结婚的。向玉隆是一个人如其名的人,向静玉隆,外貌出众,为人也十分的温和儒雅,而且上学的时候成绩就很不错,出了社会发展也挺好的。果果曾经真的以为,自己会这个男人平平淡淡一辈子,却不想他一转身竟然会和自己最好的姐妹做出那样的事情……

果果从来都不是一个过分以德报怨的人,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双双的背叛,如同是他们两个人拿着两把利刃对准了她的心脏狠狠的捅了两刀,她有多痛,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凉凉,和我谈一谈好不好?”向玉隆满脸都是悔恨,可是他这幅样子却是更让果果觉得恶心。

她冷笑,看着向玉隆的眼神是愤怒之中带着讥诮,“我不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其实应该要说的,我都已经和心怡说的很清楚了。向玉隆,你现在应该回去好好对心怡,我被劈腿是我自己倒霉,但是心怡都已经怀孕了,你再来找我有什么意义?”

“不是,凉凉……”

“你自重一点,不要再叫我凉凉,我不是你的凉凉。”果果咬着唇,忍着喉头的那股酸涩,说完转身就往电梯口走去。

向玉隆欣长的身影落寞的站在原地,他想要追上去,他想要对她说什么,可是看着她格外紧绷的背影,他忽然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徒劳的。

他做错了事,所以,他永远都回不了头了。电梯的双门一关上,果果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热热的泪水涌上来,她擦都来不及擦就顺着脸颊滑下,她伸手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脸颊,狠狠的咬着唇,才能避免自己发出声音来。

从出事到现在为已经差不多一个星期了,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她以为自己可以很潇洒的放下,因为那样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她难过。可是今天突然见到了向玉隆,她才知道,放下并不简单。

那么多年的感情,其实早就已经成为了她身子里的一部分,要忘记,就仿佛是要残忍的在她的心窝上剜掉一块肉……

果果还沉浸在自己痛苦的情绪之中不能自拔,电梯的双门却忽然又是叮一声,有脚步声传来,还有一阵她略略有些耳熟的男声,完全是讨好的语气,“顾总,这边请……”

果果脊背一僵,仓促的回过神来,都来不及去擦脸颊上的泪痕,一抬头就看到一双黑白双色的休闲锃亮皮鞋,视线稍稍一动,是一条纯白色的休闲裤,然后才看到黑色的皮带,再接着就是一件淡白蓝色的细条纹衬衣,外面套了一件浅蓝色的外套。

很是休闲的打扮,也是温暖的色系,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电梯的空间太过狭小,所以哪怕是这样的暖色调,却依旧是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果果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抬起头来,不出意外,最后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会让无数女人为之尖叫的俊容。

比起以前偶然一次在大学的时候见到的顾城熙,如今的顾城熙神色越发的清贵逼人。他就站在电梯门口,双手负背,仿佛是有一道金色的光照在他的身上,令他鼻梁的身影如此的深邃。

“你……唐果果?你坐在这里做什么?”开口说话的是他们那一层的主管,当然是认识果果的,没想到会在总裁专用的电梯里见到一脸狼狈的她,生怕会惹恼了顾城熙,冷着脸训斥她,“你没看到这是什么电梯?这是你能进来的电梯么?赶紧起来!”

果果这才发现自己刚才一时慌神,竟然走错了电梯。

她心中懊恼,连忙站起身来,伸手抹了一把脸颊的泪痕,也顾不上别的了,张嘴就说:“抱歉,张主管,我……我刚刚没有注意看,我真不是故意的。”

“你又不是新员工,都在华隆做了那么多年了,这么低级的错误都会犯?”

“我今天有点不在状态,对不起张主管。”这不仅仅是一个低级的错误,简直太过尴尬,果果知道是自己有错在先,只能认错道歉。

“我说你……”

“你叫唐果果?”

浑厚有力的男声骤然进来,张主管的话刚刚说了一半,连忙噤声,果果也有点诧异的抬起头来,看着顾城熙那双几乎是能够勾人的眼睛,她心头微微一抖,僵硬的点了点头,“是,我叫唐果果。”

“我见过你是么?”顾城熙双手缓缓的插|入西裤口袋,瞇起眼眸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儿。

果果被他的眸光盯得有些不自然,心里也有些惴惴不安的。记忆之中和眼前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并没有任何的交集,大学的时候的确是见过他,不过这么多年了,他应该已经不记得了吧?

“你是心怡的朋友?”下一秒,顾城熙就直接给了她答案。

果果松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心绪,这才扬起落落大方的笑,“顾总,没想到您还会记得我,我的确是和心怡认识。”

顾城熙闻言,若有所思的瞇起眼眸打量了她一番,那种高深莫测的眼神让人根本就揣摩不出他到底是在想什么。最后就见他淡淡扬眉,指了指电梯的按键,“要上去么?”

一旁的主管早就已经没有任何的脾气,站在电梯的角落里揣测着这两人的关系。

原来唐果果和这个新来的总裁认识的?

看这顾总说话的态度,好像没有任何怪罪的意思,他暗暗懊恼,刚刚自己差点闯祸了“顾总,我坐一旁的员工电梯就好了,今天很抱歉,我刚刚走神没有看清楚电梯,对不起。”果果对着顾城熙浅浅的颔首,十分明智地进了一旁的电梯。

她是个聪明人,大学一毕业就进了华隆,太过明白在公司生存的第一法则就是低调。

光是顾城熙个人的杀伤力不说,就说和她顾心怡之间的复杂关系,她现在也不想和顾家的人私底下有任何多余的关系。

所谓的眼不见心不烦,她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换个工作?

她进华隆也是心怡帮忙拉的线,她是顾氏的千金,要帮她进公司自然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果果自己很清楚,这些年她是靠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往上爬,只是现在……

她头疼的皱起眉头,伸手按着额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过段时间再说,至少真的要换工作的话,也应该先找好下家。

“果果?你怎么才来,快点准备一下,新总裁到了,两点的时候马上要召开会议,他要看一下上半个季度的业绩。”刚一坐下,经理的催命电话就已经到了。

“什么?上半个季度的?”果果有些为难的说:“项经理,之前不是和您说过,因为有一个月的业绩还有点问题,所以暂时还没有统计出来,估计要明天才会有报表出来。两点钟,肯定来不及。”

她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手腕上的腕表,这都已经是一点三十分了,还有不到半个小时。

经理却是不容置疑的语气,“这个我不管,总之你两点之前一定要把业绩表做出来,现在不是我给你下命令,是顾总,你应该知道他的行事手腕。”

“经理,这不是我的问题,能不能和顾总说一声?就一天而已……”

“你在跟我开玩笑么?知道顾总最讨厌的是什么吗?就是工作效率底低下的员工,我可不想提前退休,你赶紧去弄,两点之前一定要搞定!”

果果还想再说什么,电话就已经被无情的挂断,她听着短促的嘟嘟声,气的直想砸电话……

最近真是诸事不顺,情场狼狈不堪,难不成连事业都要保不住了么!

原本这个时间是午休时间,所以走道上面静悄悄的,阳光透过钴蓝色的玻璃折射进来,又落在了地上,明亮却不炽热,只是走在这样暖暖地板上的果果心情却不怎么没美丽。

那个销售部做报表的小李和她有些过节,具体因为什么事情,果果自己也不太清楚,可能之前公司有人在传言总经理秘书的职位是准备留给她的,最后却不想被果果捷足先登了,所以一直都存有芥蒂。

这次听说她要准备嫁人了,下个月开始就不做了,所以这个月的销售报表一拖再拖,果果很清楚,她根本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小李。”既然是有求于人,果果前去的时候已经收起了多余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显得温和不少,见小李正埋首在看资料,果果很是礼貌的敲了敲桌子,笑瞇瞇的说:“之前那份报表,能不能帮我提前赶出来?一会儿开会我等着用。”

小李抬起头来哟了一声,对于果果的厌恶似乎一点都不掩盖,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这吹的是什么风啊,唐秘书你还亲自来找我了,那报表真的有那么着急么?”

果果就知道会碰钉子,不过她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依旧是笑的无懈可击,“是啊,真的很着急,小李,你帮帮忙了,两点之前,好么?”

“唐秘书,这我真的帮不了你,我之前和你说了,明天才能给你的,你看我桌上。”她伸手指了指满桌子的文件,毫无诚意的说:“要是真的可以抽出那么一点点时间来,我肯定先帮你弄了,不过现在我忙着要把这些处理好。”

果果深吸了一口气,“小李,新任总裁到了,他现在就需要看你的报表。”

上一篇
淑芬两腿间又痒了-漂亮人妻洗澡被公强 日日躁
下一篇
公车上雪柔被猛烈的进出小说_客厅乱H伦女小芳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