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高H被迫进入 侯门贵女菀菀H(NP) 笔趣阁

w 2022.11.21

霍知遇听她解释完,心里大概有数了。

 

但是见她再提起昨晚的事,神情有些不耐,“这件事先到此为止,明天你跟我去个地方。”

 

夏微凉掀眸看他,声音幽幽的,“我觉得,你明天最好不要出门。”

 

“怎么?”他问。

 

这压胜物上的生辰八字,正是他的。

 

而大限之日,就是明天。

 

刚刚布偶被扔到火盆里时,他确实该有感觉,但霍知遇本就是不喜形于色的人,不应该反应那么强烈。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当时感同身受。

 

能感同身受,必须是在这巫术已跟上面生辰八字之人结成死结的时候。

 

静怡今晚上那一出,就是为了让她认下这东西。

 

那霍知遇出事,自然而然就怪到她头上。

 

一举两得……

 

夏微凉刚想解释,就对上他那双幽冷不屑的眸子,似乎想看她又想耍什么花招。

 

谁还没点小脾气了。

 

“明天我心情不好,不宜出门。”

 

“……”

 

男人清隽的眉头蹙起,声音低沉,“人命关天,别胡闹。”

 

夏微凉:???

 

人命关天?这话从您口中说出来?

 

翻了个白眼儿,视线落在那本屏幕清晰,画质优良的笔记本身上,“这个送给我呗,就当离婚礼物了!”

 

“解了七香蛊再说。”霍知遇嗓音清清冷冷,直接下命令。

 

夏微凉不同意,“解了你不给我怎么办!”

 

他默了几秒,对上那双毫不掩饰写着‘占有’的眸子,语重心长,“夏微凉,要我电脑这种行为,太明显了。”

 

“???”

 

“离婚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吗?现在这些举动是什么意思,嗯?”男人嗓音低低的,带着危险的气息。

 

夏微凉心尖一颤,“你知道的啦,就是有点不想离了。”

 

“晚了。”

 

霍知遇眸子微眯,看着她失落的样子,做了让步,“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离婚前我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无论如何,都别跟你背后的人走太近。你这脑子还不够,明白吗?”

 

“……”

 

夏微凉抿唇,没吭声。

 

看着他起身离开的背影,莫名有种亲切感。

 

这毒舌的男人第三次说这种话,而且好奇怪,她能感觉到他真切的关心,跟阿婆一模一样。

 

她‘背后的人’,应该是他的仇人吧?

 

尽管对她厌恶至极,他也明里暗里提醒过她多次。

 

她觉得应该找个机会,跟他认真谈一下不离婚的事情了,因为她现在确实不想走。

 

这个机会来的很快。

 

夏微凉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床上多了一个人。

 

他姿态慵懒的倚在床头,指节匀称的手指捏着平板,低眸专注的看着。可能也刚洗完澡,发丝软趴趴的搭在额头,衬的那双漆黑的眸子也温和了不少。

 

尤其是……

 

因为躺着的缘故,睡袍微微敞开,肌理分明的胸肌若隐若现。

 

夏微凉眨了眨眼,再眨眨眼。

 

才确定没眼花。

 

脑子里回忆起结婚三年以来,二人好像从来没同床过,而且昨晚他不也没回来吗?

 

难道人之将死,总会反常?

 

“你……”

 

有什么事儿吗?

 

话没问完,她骤然想起了自己刚刚才坚定的信念,“算了,我可以。”

 

霍知遇莫名其妙。

 

就见她大义凛然的脱掉拖鞋,从另一端爬上去。

 

小心翼翼的扯过被子一角,将自己滑进被窝,像只砧板上的鱼,直挺挺的躺在他身边。

 

“来吧!”

 

“……”

 

霍知遇手一僵,平板从他指尖滑下来。

 

他本来准备睡觉了,但脑子里一遍遍闪过今天夏微凉的反常,总觉得还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

 

这女人太蠢,他想试试能不能套出点什么。

 

没想到羊入虎口。

 

默了几秒钟,冷酷无情的吐出几个字,“你想得美。”

 

“???”

 

夏微凉侧眸,对上那无比嫌弃的视线,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

 

她眼珠微转,一个翻身爬起来,“你是想做给别人看吗?假装我们关系很好,我已经取得了你的信任?”

 

“……”

 

“不过说真的,你们这豪门还真黑暗。”

 

夏微凉想到那布偶,顿时觉得别墅里所有佣人都不可信,啧了声,“是不是你太苛刻下人了啊?才让他们起了害你的心思啊?”

 

“别人家的豪门都是奢靡无度,贪图享乐,就你这么惨,随时担心有生命危险。”

 

“不过还好你遇到我了,我可以保护你,就放心吧。”

 

“……”

 

霍知遇看着她,那双猫儿眼里全是讨好,咧着一口森森小白牙,怎么看怎么狗腿。

 

完全不像以前那骄纵脑残的大小姐。

 

他声音幽幽,“你怎么不说,是你骗了他们的钱,才让他们起了报复雇主的心思?”

 

“怎么可能!那布偶放家里至少有三个月了!三个月之前,我可没骗他们。”

 

“你怎么知道是三个月?”

 

“我什么不知道?这点把戏在我面前,太低级!”夏微凉轻哼了一声,傲娇的继续,“你放心吧,有我在,一定没事儿的。”

 

霍知遇没说话,她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绕过了他的问题。

 

花瓶好像也不完全是脑残。

 

“我知道你怀疑我,我也无从解释。我只希望,你能相信我这一次。”

 

说着话,夏微凉也将脑袋靠在床头,和他面对面。

 

她离得很近,明媚的眸子认真,“我以前,虽然做了很多荒谬的事情,但也没给你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对不对?”

 

“我相信你也查了,我跟你的仇人没有接触过。”

 

“我不属于任何一边,但只要跟你还没离婚,就是你这边的人,绝对不会背叛你。”

 

“……”

 

男人薄唇微抿,定定的看着她,眸光幽深沉寂。

 

也不知道信没信。

 

但没表现出明显的不相信,已经是改变了。

 

夏微凉微笑,漂亮的凤眼稍稍弯起,“呐,我把这个给你。这是我的本命蛊,有它在,没有任何蛊虫能近你的身。”

 

她把小青蛇从手腕上摘下来,在它极具幽怨的目光下,递给霍知遇。

 

男人眼睑微颤,眸中似乎有波涛汹涌,“本命蛊?”

 

面对未知的事物,他也不是全然不了解。

 

比如这个词他就知道。

 

在养蛊人的概念里,本命蛊就是蛊师的本命,蛊在人在,蛊死人亡……对呀。”

 

女孩子笑靥如花,微卷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头,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漂亮得像只优雅的天鹅。

 

那双漂亮的浅眸清澈,带着期待。

 

像宝石。

 

比起从前的蛮横嚣张,更多的是灵动剔透。

 

分明是对她很重要的东西,从她嘴里说出来,多了几分轻飘飘的口吻。

 

他看着她愈发的复杂,“你……”

 

“别惊讶啦,其实也没那么严重!”

 

夏微凉将小青蛇盘在他手腕上,轻描淡写的解释,“小青很厉害,除非它心甘情愿,不然没人能制得住它,所以我的命很安全。”

 

“……”

 

她是忘了昨晚上的事情?

 

“而且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不会要我小命哒。”

 

小青蛇认命的在他手腕上盘住,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颜色很深,最后一动不动的固定住,像一件不起眼的小配饰。

 

霍知遇低眸看着这东西,对它的诡异已经见怪不怪了。

 

只是心里因为她那句话微微触动。

 

她觉得他善良?

 

唇角勾起几分淡嘲,“早点休息吧。”

 

“……你真要在这里睡?”夏微凉直直的盯着他,声音小心翼翼的。

 

“你不是想吗?”他漫不经心。

 

听起来有歧义是怎么回事?

 

她没想过啊!

 

夏微凉瞪了他好一会儿,见他不像是说笑的样子,认命的转身缩进了被窝里,“那也行吧,就当是配合你演出!你不相信我,我还不相信你们呢,你这别墅里的每个人都不值得相信!”

 

“你知道就好。”

 

“……”

 

夏微凉后背僵了一下,若有所思。

 

难道真的是,这别墅里的每个人都不值得信任?

 

那他活得多累啊!

 

也难怪他对她防备这么重,一个人突然性情大变,本来就让人生疑,更何况她还突然会蛊术。

 

他虽然没继续追问,但心里还是对她有诸多疑问吧?

 

不过想想也是情有可原。

 

要是换她,她也不会轻易相信——

 

夏微凉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了很多,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睡着的。

 

只是再次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身侧还有那男人身上淡淡的木质冷香,像是在提醒昨晚上的一切都不是做梦,猛然想起那个布偶,她一翻身爬起来冲了出去。

 

楼下大厅,男人穿着白色的居家服,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双腿悠闲的交叠,举手投足间都是让人着迷的气质。

 

从她的角度正好看到他鬼斧神工的侧脸,清清冷冷,让人高不可攀。

 

以前的夏微凉,是被人下降头了吧?

 

别的不说,就正宫娘娘这张脸,甩那野男人十条街好吧?

 

“太太,这现金我是帮您存起来吗?还是……”管家提着两个密码箱,正是她昨天忘在霍知遇后备箱的那两个。夏微凉眼睛一亮,“不用,这是我小妈的一番心意,放我卧室里,我要天天看着。”

 

那财迷的样子,钱叔没眼看。

 

拎着箱子往卧室走,路过夏微凉,没忍住提醒了句,“太太,夏夫人曾经从您这里得到不少好处,这区区一千万真的不算什么,您没必要放在心上。”

 

“……”

 

夏微凉一愣,脑子里闪过一些模糊的画面。

 

曾经的余诗茜,每次约她逛街,都不留余力的从她身上吸血。

 

而且还理所当然。

 

说是花资本家的钱,是为民除害。

 

还多次借口余家周转困难,找夏微凉借钱。但是只有借出的,从来没有收回来过。

 

这么一算起来。

 

一千万还真不算什么。

 

见她沉默,钱叔心里咯噔一声,低着头快步往卧室走。

 

“回来。”

 

钱叔脚步一僵。

 

夏微凉双手环胸,捏着下巴若有所思,“查一下银行卡记录,把这些年我借给她的钱合计一下,是时候收外债了。”

 

至于逛街买衣服那些,就当做慈善了。

 

钱叔高兴的应着。

 

霍知遇也诧异的转头看了她一眼。

 

夏微凉靠在楼梯上认真思索,其实也不怪以前的夏微凉蠢,主要是余诗茜太会伪装了。

 

一直在给她洗脑,说霍知遇的各种坏话。

 

那功底,简直比传销头子还厉害。

 

对了,说起传销……

 

夏微凉迈着小碎步跑到霍知遇身边,着急的凑上去,“老公,昨晚上那些钱,怎么办啊?”

 

一股香气袭来,女孩子几乎半倚在他身上。

 

霍知遇拿着杂志的手微顿,低眸看她。

 

夏微凉小脸有些白,神情慌张,心虚的四下张望,“我骗了他们好多钱,就是那个启动资金啊!怎么办!”

 

温软的声线钻进耳蜗,像带着电流,连带着让他心尖都麻了一下。

 

霍知遇滚了滚喉咙,嗓音黯哑低沉,“非法集资,是犯罪,我现在报警抓你怎么样?”

 

“你当我傻啊,我是你妻子,丢人还不是丢你霍家的人!”

 

“呵……”

 

原来不傻了啊。

 

男人微微提了下唇角。

 

夏微凉被他这笑容晃花了眼,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重生这次,捡了个帅的人神共愤的老公,不算亏。

 

面前一只大手晃了晃,“说话。”

 

“嗯?你刚刚说什么?”夏微凉回神。

 

霍知遇难得耐心,重复了一遍,“解了七香蛊,我帮你解决这件事情,顺便送你一台笔记本电脑。”

 

“一言为定?!”

 

霍知遇笑着点头,“一言为定。”

 

他昨晚认真思考过,在书房时,他可能误解了她的意思。

 

她想要的只是笔记本电脑,而不是他的笔记本电脑?

 

看着她的反应,霍知遇知道自己猜对了。

 

吃过早饭,左寒便上来汇报。

上一篇
快穿和各种男人做不停H 分羹(1V2)笔趣阁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