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当众被迫高潮H高&我被六个男人躁到早上

w 2022.11.08

虞琳的话说完,房间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直觉告诉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男孩。

  他有病,而且发起病来,伴随着狂暴症,是一个很危险的人。

  在大仇未报之前,她不想跟这么危险的人发生冲突。

  当然,对于他的试好,她也不会轻易相信。

  “好,但你不许再装作不认识我!”

  秦北宸理解虞琳为什么忌惮秦家人,因为,他这病,正是拜秦家所赐!

  眼中阴鸷一闪而过,他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顶,欣慰道:“长大了。”

  虞琳:“……”

  小的时候,他经常这样,揉着钻进他怀里的小脑袋,叫她小缠人精。

  那时候,她总会笑嘻嘻的说,我最最最喜欢小叔叔了……

  “……小叔!”虞琳不悦地侧头避开。

  她从旗袍的侧兜里拿出一个指甲盖大的黑色小药瓶,递给秦北宸。

  “不用强忍,吐出来后,把它服了。周末我再给你检查身体。”

  秦北宸眼神里闪过一瞬的惊讶。

  答应她的交易,只是为了保持联系,他并不指望她真的给自己治病。

  因为他这个病,连国际鬼才医圣都束手无策。

  但没想到,虞琳医术这么高深,竟一眼看出了端倪。

  秦北宸接过药,看了眼手表,提醒道:“你现在去参加入学考试,还赶得上下半场。”

  虞琳:“……”

  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她转身离开。

  在病房门刚关上那一刻,秦北宸“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他刚强装的所有淡定瞬间崩垮。

  “宸哥!”陈东带着祁楠推门进来,看到这一幕,两人连忙上去扶住他。

  秦北宸摆摆手,“没事,给我拿杯水。”

  他用纸巾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祁楠看见他手中的药瓶,想拿过看看,没拿到。

  他急了:“宸哥,你哪来的药?你是不是背着我乱用药?”

  秦北宸用清水簌了口,说:“小姑娘给的。”

  祁楠:“?”

  “刚才那个?”陈东想到什么,“等等!你别吃——”

  秦北宸喉结一动,已经把药给咽下去了。

  “大哥,你怎么能吃她给的药呢?你忘了你刚刚是怎么掐人家了?就不怕她报复你,给你毒药吗?”

  陈东着急的恨不得去抠秦北宸的嘴,让他把药吐出来。

  但不敢,因为打不过。

  秦北宸:“不怕。”

  “完了完了,祁楠你快给他治治,鬼迷心窍了,连基本的安全常识都没有了。”

  陈东见祁楠不回复自己,回头一看。

  只见祁楠拿着空了的小药瓶左看右看,又闻了闻,还想伸舌头去舔……

  “……怎么你也被传染了?”陈东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背,阻止了他恶心的行为。

  “淡定,我闻到了天麻的味道,还有几味不知道是什么药材,应该是专门针对头疼的药。宸哥,你现在感觉怎样?”祁楠推了推厚重的眼镜框,看向秦北宸。

  秦北宸坐在椅子上,闭着眼,完美的容颜上,眉头罕见的舒展,神色平静。

  仿佛有股力量,抚平了时不时抽搐的大脑神经,不再紧绷,让它们放松,变得舒坦……

  陈东和祁楠听着秦北宸有序的呼吸声,互看一眼。

  “睡着了?”陈东无声的问。

  祁楠点头,然后两人非常默契地悄声离开。

  要知道,他们老大,被这个病折磨出睡眠困障碍。

  除非把他打晕,不然不可能这么轻易坐着就能睡着。

  说明虞琳给的药是有效的。

  虽然可喜,但陈东还是觉得得有两手准备。

  “无名神医,还没有联系上?”他问祁楠。

  无名神医,天医网的top1。

  天医网是国际的一个医术交流网,里面聚集了全球各国顶尖的天才神医,是医学界公认的权威网。

  排在top1的神医,无名,是秦北宸一直在找的一个身份神秘的人。

  特长是中医,医术高超,发表过多篇引起医学界轰动的中医学术论文。

  只是没有人能挖出他的踪迹。

  因此,有人怀疑,这个无名,是不是网站编造出来的虚拟标杆人物。

  但祁楠却非常肯定不是,因为他和无名加了好友。

  虽然只是天医网上的好友,但无名给了他很多非常有用的建议,是他的偶像。

  “还没有,他很少上线,上一次,还是三个月前,她说近期不接诊。”祁楠说道。

  “还是快点儿想办法找吧。感觉宸哥的病越来越严重了……”陈东催道。

  祁楠:“我知道。”米勒上完班会课后,特地跑了一趟考场。

  她倒要亲眼看看,虞琳能考出什么花。

  结果到了考场,上午第二场考试都开始了,她连虞琳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问了监考老师,才知道,虞琳压根就没有来考场。

  米勒被气笑了,刚刚在秦教授面前那么自信说要参加入学考试,还要进一班,现在连个影子都看不到,怂得还真快啊!

  害她在秦教授面前丢脸了,以为故意躲开入学考试就没事了?

  没门!

  米勒转身回了高二一班。

  虞琳是叶家收养的女儿,那么叶家的千金,叶子苏,肯定能找到她。

  高二一班。

  此时是课间时间,班里的氛围很好,叶子苏特地把陆一铭转交给她的蛋糕带到了班上,分给大家吃。

  平时几个跟叶子苏玩得较好的女生围着她转。

  “苏苏,这蛋糕是‘幸福’的限量版,你怎么买到的?”其中一个女同学问道。

  叶子苏挽了下垂在耳边的头发,说:“其实不是我买的,是我救了个秦家人,人家送的谢礼。”

  “秦家?四大家族之首秦家?!哇,苏苏,你好厉害……”

  “嘘,你们小声点,这事不能张扬。”

  叶子苏忙做禁声手势,但嘴角上的笑意掩盖不住。

  “子苏,虞琳是你们收养的养女吧?”这时,米勒走进班里,往叶子苏走来。

  叶子苏一愣,从座位起来,乖巧的点头,“是的,米勒老师,她怎么了吗?”

  米勒见她乖巧的样子,很满意。

  她最喜欢这种,听话,学习成绩又好的学生,连说话的语气都温和了不少。

  “她没有去参加入学考试,你能联系上她,问问她去哪里了吗?”

  “什么?虞琳她逃考了?”叶子苏惊呼的捂住嘴。

  “米勒老师,对不起,我这就去给她打电话。给您添麻烦了,我替妹妹跟您说声对不起。”

  叶子苏向米勒鞠了个躬,然后拿着手机出去。

  留下的同学开始对这个虞琳好奇起来,直到有知情者透出虞琳是个从山沟里出来的养女,纷纷露出厌恶的表情……

  此刻,出去走廊的叶子苏并没有给虞琳打电话。

  她拿出手机,先是进入学校的论坛。

  【据可靠消息,叶家养女入学考试逃考,山旮旯里出来的土包子怕是连题目都看不懂吧。】

  【叶家主脑子有坑,把这种学渣送来凯威,真当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走后门了?丢人现眼。】

  她匿名发了两个帖子后,才打开通讯录,把电话打给了叶建明。 虞琳找到考场时,上午第二场考试只剩下半个小时。

  她被监考老师拦在考场外,说:“开考十五分钟后,不能再入考场。”

  虞琳:“……”

  “下学期再来吧,你第一场语文没有考,这场数学也来晚了,下午的英语和综合考就算考满分,你也达不到入学分数线。”

  监考老师摆摆手,让她快走。

  “老师,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你是虞琳?”监考老师又打量她一眼。

  刚才米勒老师特地来问过,他有些印象。

  “是的。”虞琳点了点头,不准备就此放弃:“老师,我可以用下午两场的时间做四份卷子。”

  监考老师一愣,他监考了十年,第一次见口气如此狂大的考生。

  学霸陆辰宇都不敢轻易说这样的话,一个从山旮旯里出来的土鳖竟然敢吹这么大的牛!

  他不屑耻笑:“哦?既然都这么厉害了,还念什么高中?直接去参加高考,上大学去啊。”

  虞琳:“……”

  也不是不可以,但那样过于张扬了,容易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虞同学,幸好你还在。”

  这时,罗主任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罗主任?”监考老师看到他有些惊讶。

  罗主任撑着膝盖,喘着粗气对监考老师说:“陈老师,还麻烦你通融一下,让虞琳同学把入学考试做了。”

  “这凭什么啊?学院可都是有规定的,”

  罗主任抹掉额头上的汗,说:“我刚接到消息,虞琳同学刚被秦教授叫去帮忙做了点事情,才耽搁了考试时间。

  “秦教授特地让我过来说明情况,不能为难助人为乐的好同学。”

  虞琳:“……”

  她有些意外,看了眼罗主任。

  该说秦北宸细心?

  还是故意的呢?

  监考老师虽然还是有些不乐意,但教导主任亲自跑过来,又搬出了连院长都要敬三分的秦教授,不乐意也得点头应好。

  待罗主任一走,他把虞琳带到一个空教室,四份卷子摆在她面前。

  “你不是说可以用两场考试时间做四份卷子?做吧。”

  他说完,转身在讲台上坐下。

  虞琳:“……”

  想低调点,真难。

  她淡然地坐下,拿起卷子看了一眼。

  便直接下笔了。

  监考老师坐在讲台上玩着手机,抬头看了眼底下笔速飞快的虞琳,心里不由得耻笑,该不会是不会写,瞎写吧。

  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第一场考试时间过去了。

  监考老师掐准了时间,对还在做题的虞琳说道:

  “时间到了,把做好的两科试卷先交上来。”

  虞琳没有理她,继续写。

  “叫你别写了,听不见吗?这点时间能做什么题。”

  监考老师三两步走过去,想要阻止她继续写。

  只见虞琳右手钢笔没有停,左手拿起两份试卷,头也不抬地递给他。

上一篇
好湿好紧太硬了我太爽了视频 开荤粗肉(H)
下一篇
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的图片 老师的小兔子好软水好多视频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