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要做吗PO小酥肉 皎皎PO

w 2022.11.05

 我马上走到他身边:“你怎样?”

  他没理我,看向刺猬。

  刺猬从地上幻化成人,走到狼三太子面前,看了看伤口,从身上拿出一些药粉,先给狼三太子上了一些,而后他写了一张单子交给黄大财,黄大财转身跑了。

  等黄大财跑了,刺猬说:“你先去外面等我,我先给他送些真气。”

  我看了看狼三太子,不免担忧,万一刺猬对我怀恨在心,对狼三太子下手怎么办?

  “医仙,你我说的事情,只要你能办到,我也一定办得到,你尽管放心,但要是你办不到,我就只能出去宣扬你医术不精了。”

  说完我怕刺猬生气,忙着跑了出来。

  出了门我在外面开始焦急等待,走来走去。

  此时想起刺猬在山洞走来走去的模样,总算深有体会。

  没有多久黄大财从外面回来了,手里抱着一些东西,看了我一眼直接钻到里面去了,等了不多久医仙从里面出来,我忙着进去看看,此时狼三太子已经回到了床上,而且变成人的模样躺着。

  我忙着走去看了看,狼三太子睁开眼睛看了看我,随后他又闭上了眼睛,我给他盖了盖被子,看看地上的血,忙着清理了一下,而后去问刺猬:“医仙,你看他要多久能痊愈。”

  “你死了他就痊愈了。”

  冷冷的,刺猬看不上我。

  我尴尬一笑:“等他好了我就去死。”

  “哼!”

  我看医仙生气,我去堂子里面把他的供奉贴上,刚贴上他就从工作下面出来了,冷冷的:“想要我给你效力,休想!”

  “医仙不用效力,就在这里帮我坐堂,我以后每天都会供奉医仙,医仙如此大本事,以后肯定要成上仙的,我小小的凡人,怎么敢劳驾医仙,这次的事情,实属无奈。”

  刺猬冷冷看了我一眼,看了看堂子里:“给我弄个舒服点的地方,还要单独的屋子,还要阳光充足,闲人不得入内。”

  说完刺猬朝着外面走去,溜达去了。

  我忙着去了外面,问他:“这屋子多,您想住哪里?”

  “我怎么知道?”

  冷不防刺猬瞪了我一眼,转身不见了。

  我看他走了去找黄大财,问了些问题,黄大财说可以在堂子的里面单独弄个房间,刺猬的脾气不好,他们也不想和刺猬在一起。

  于是我就让黄大财给置办上了,他的能力不错,少时片刻就给弄好了。

  我去看了一眼,里面很干净舒适,有窗户,白天确实能阳光充足,被子是白色的,很干净,而且也厚实。

  一边放着供桌,上面放着一些水果。

  我把供奉挪到这边贴好,烧了香这才转身离开。

  至于刺猬,一直没看到他,我就在外面找,还是想要问问狼三太子什么时候能好。

  结果黄大财告诉我已经回去休息了,我去敲门,被他骂了一顿,叫我没事别烦他。

  我这才无奈的从堂子那边出来。

  眼看天亮了,黄大财跑来找我:“你看着吧,我要想休息了,怕他的死对头来找他。”

  我想起狐狸咬了狼三太子的事情,黄大财一直守着,连忙道谢。 夜。

  会所里,男女的嬉闹声不断从四面八方传来,方小兮端着酒站在一个包厢门口。

  她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后,便推门进去。

  室内漆黑寂静,方小兮却松了一口气。

  借助窗口微光,她看到了沙发前坐着的高大挺拔的背影。

  随即,她端着酒朝他走去。

  将托盘放在茶几上,她倒了一杯酒,看着里面的液体,眼底是抹不开的幽深。

  只要他喝下这杯迷yao,她今晚就是安全的……

  她端起的酒杯,轻柔卑微地讨好,“请您先喝杯酒舒缓下精神,我稍后便为您按摩解乏。”

  视线触及男人脸上的银色面具,方小兮一怔,随即便放下了。

  总有客人,有些特殊癖好的。

  她敛下心神,再次鼓足勇气,把酒杯递向他唇边,温柔浅笑,“请您先喝酒吧~”

  男人接过酒杯,轻轻转动。

  方小兮刚刚松了口气,不料那杯酒却直接泼在了她的脸上!

  下一秒,天旋地转……

  “唔……”

  腰上才手术没多久的刀口,被男人大手紧紧卡住,疼得她撕心裂肺。

  “不要!”可本就虚弱至极的她,根本抗拒不了,只能如无根浮萍,被男人带劲狂风巨浪中……

  铺天盖地的绝望,令她连呼吸都如同刀割。

  她为了钱,铤而走险……

  终是把自己,毁了!

  可她没办法啊,她真的走投无路了。

  养母正躺在重症监护室,一天的费用就将近两万。

  她就算豁出命去,也要救活养母。

  因为那不仅是对她关爱有加的恩人,更是她挚爱之人相依为命的妈妈……

  待那男人餍足撤出,方小兮已几近昏厥。

  她死死咬着唇,腥甜染上舌尖,她掩下眼底痛楚,扬起笑眼,望向正整理衣着的男人,“先生,您满意吗?满意的话……还请您多给点赏钱呢。”

  她这一句话,就像投入油桶的火苗。

  男人的情绪轰然爆破。

  “方,小,兮——你到底还能有多贝戋?”

  伴着他的怒斥,灯光大亮。

  男人赫然扯下面具。

  方小兮错愕万分,“玄……辰?”

  江玄辰。

  她养母的儿子。

  她爱如生命的男人……

  “我怎么早没发现,你这么爱,为了钱,连脸都不要?!”

  江玄辰的拳骨捏得咯吱作响……

  这就是他母亲视如己出宠爱有加的准媳妇!

  这就是他放在心尖想呵护一辈子的好女孩!

  曾经他家境富足,她就巴前巴后的乖巧讨好,而半年多前他事业重创负债累累,她就立刻提出分手!只甩给他一句‘宁做富人妾,不做穷人妻’,她便利落离去,连头都没回。

  甚至连他们的孩子,都狠心打掉了。只为了不拖累她自己。

  他悲恸中出了车祸,昏迷前给她拨出电话,满腹的“遗言”还没等开口,就听到她的嘲笑,“连房子都被抵债,住出租屋的你是哪来的脸死缠烂打?你还算男人么?”

  可他那晚本是要告诉她,他只要认祖归宗,便是叱咤整个亚洲的地产大鳄的唯一继承人,此生绝不会让她吃半分苦……

  她却那么迫不及待露出了她的本来面目……

  想起那一幕幕,怒火中烧的江玄辰,摘下腕上的手表就向她砸去!

  “拿去换钱吧贝戋人,足够支付我刚刚的女票资了。”

  手表砸中方小兮的脸颊,脸上火辣辣的疼,可却抵不过心里的痛。

  可她却什么都不能说。

  从半年前向他提出分手那一天,她就决定,死也不做他的拖累……

  他已经够难了……

  而她面色苍白的沉默,无异于心虚的表现!

  “今晚碰了你,足够我恶心半辈子。”

  “砰”的一声,门被大力关上。

  安静下来的房间里。

  不必再伪装的方小兮,掩面痛哭。

  经历了这一晚,他一定恨死她了吧。

  让他恨她,是她能给他的,最后的深爱了……

  不然他爱她爱得那么深,她死后,他该怎么活?

  方小兮挣扎起身,突然一股一热下涌,而是她宫颈癌的出血。

  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那腕表,是江玄辰去世的父亲留给他的纪念,价值根本不能用钱来衡量,方小兮又怎么舍得卖。

  可是现在她太需要钱了,为了养母,为了江玄辰!

  之后,看还有时间,方小兮便又接了客。

  她每次都是偷偷用yao把客人迷晕,然后做出按摩时发生关系的假象,客人脑子里云里雾里都是舒服的幻象,所以自然满意付钱。

  在江玄辰身上的失败,大概是冥冥中的注定吧。

  方小兮叹了口气。

  迷离的目光里,既有对生命的难舍,也有为爱不悔的决绝……

  ……

  天色泛白。

  方小兮匆匆赶到了医院。

  “娜娜!”

  迎上周娜,她满眼焦急,“我妈现在怎么样?”

  她和周娜都是孤儿,江玄辰母亲江欣曾是她们孤儿院的院长。

  方小兮十二岁那年,江欣因为一场意外火灾引咎离开了孤儿院。她舍不下最喜欢的方小兮,便收养了她。

  而如果不是周娜的舍命相救,方小兮早就死在了那场火灾里。

  所以感恩的方小兮即使跟着江欣离开了孤儿院,也始终把周娜当亲妹妹照顾。

  “江院长她……医生说术后情况非常不好,随时可能突发危险……除非全换成最好的进口药,可那样的话,治疗费用要翻好几倍……”

  周娜咬唇痛哭,眼里满是强挤出来的悲伤。

  “我们凑不出那些钱的话,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江院长等死……”

  死……

  方小兮眼前一黑。

  嗡嗡轰鸣的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她都要救活江欣……

  “没,没事的,我……我再去想办法。”她死命撑住身体,不让自己倒下

  她浑身颤抖,哑着嗓子,“这里有五万多,你先拿去交费,一定告诉医生用最好最好的药物!钱的事,有我来凑。但不管多难,也决不能让玄辰知道我妈生病的事!”

  说着,把一个黑袋子递给周娜,伤心的她却没有注意到,周娜拿到钱那一瞬间的窃喜。

  不过一瞬间,周娜便又换上了焦虑的表情,“小兮,现在玄辰哥被上千万的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江院长又这么危险,我不能让你一个人这么拼……昨晚我听一个同样给妈妈治病筹钱的女孩说,清欢会所的有钱人特别大方,光喝喝酒讨他们开心就能赚十几万……我打算今天去试试看……”

  方小兮更觉得愧疚难当。

  之前周娜为给江欣凑手术费,悄悄联系黑市卖肾,被她拼命拦了下来,然后自己去了。现在她又要清欢那种地方替她筹钱……实际上周娜已经不眠不休在替她照顾江欣,连工作都辞掉了,只为给她节省护工钱。

  如果不是把她当亲姐姐,周娜怎么会替江家如此尽心尽力?

  没有亲人的她,上天却赐给了她这样的好姐妹……

  方小兮哽咽着,“娜娜,我欠你太多了……清欢的事,我去就好,你应付不来的。”

上一篇
不谈风花雪月,只允诺你白首与共
下一篇
把英语课代表按在地上C,我被一群男人 高潮了十几次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