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走边撞腰快断了,和班主任做一节课的爱

w 2022.11.01

徐大富又走回门口,将门外的果篮提了进来。

“曹总,我听说您孙女被车撞了一下,特地来看望您的。”

说完,把果篮放在床头上,看着睡熟的小姑娘,眼神中流出极为心疼的神色。

听到这里,曹德文拍了拍秦凡的肩膀,极为感谢道:

“瞧你说的,大富啊,你这辈子真是走运,能得到这么好的女婿,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啊。”

徐大富脸瞬间一红,极为惭愧。

“唉,曹总您是在笑话我啊,我家姑爷给您添麻烦了,我在这里给你赔礼道歉。”

秦凡则满脸的黑线,侧头望着老丈人。

使了个眼神,低声道:“岳父大人,你们聊天叙旧能不能去走廊?没看到人家小姑娘还在睡觉吗?”

徐大富一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来,提交拖鞋,手拿皮鞋就要往秦凡身上抽。

“你这个不争气的玩意,在家里丢人现眼也就是算了,还跑到这里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说完,就要拉扯秦凡的衣服,想要将他拉起身来,一起出去。

曹德文见状,连忙阻止,并且严肃道:“大富,你在干什么,你家姑爷可是我小孙女的救命恩人啊,我还指望他给我孙女进一步治疗呢。”

徐大富急了,连忙解释道:“秦凡他懂个屁的医术,他大学里学的中医也是皮毛而已,别让他给祸害咯。”

徐欣也急忙拉着秦凡,向曹德文赔礼道歉起来:

“曹爷爷对不住了,我丈夫脑袋有点不太正常,让您见笑了。”

曹德文连忙制止,怒斥道:“胡闹,给我放开他,你们现在就可以出去了!”

嗯?徐大富和徐欣两人顿时满脑子的困惑。

完全的搞不清的状况。

这曹德文不会是得了老年痴呆症了吧,怎么会相信秦凡能医治好他的小孙女?

“出去出去!”

“难道还要我说第二遍吗?”

曹德文发起飙来,脸上的皱纹都开始颤颤起来。

徐大富连忙拉着徐欣,向门口退去,同时抱歉道:“曹总,您老人家千万别动火,身体重要身体重要。”

曹德文毕竟也七十多岁了,万一被自己给气伤,或者气的直接魂归天国,那自己的罪名可就大了。

病床上,小姑娘依旧在沉睡,并没有因为吵闹声而惊醒。

秦凡见如此症状,眉头微微一皱,再次按住小姑娘的命脉,思索起来。

“曹先生,您孙女的伤势确实有点棘手,我能得到您的信任吗?”

曹德文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肯定道:“当然,我小孙女的命就是你救过来的,我不信你我还能信谁?”

秦凡点点头,示意着说道:“那你出去吧,和我老丈人叙叙旧,给我半小时时间,任何人不得打扰!”

曹德文眉宇间闪出一丝担忧,但下一秒就眼神极为坚定的点点头。

豁出去了。

要么不信人,信人就要信到底。

“好,我在门口等候,这里就交给小兄弟你了。”

等曹德文离开后,秦凡迅速从怀着再次掏出黄布包裹。

一次性将七支细针全部抽出。

中归穴,生门穴,龟护穴……

半小时后。

病房的房门被秦凡从里面打开。

秦凡的脸色极为苍白,走路甚至都有些不太稳,显然神识消耗极为严重。

曹德文走上前去,一把扶住秦凡的身体,急忙询问道:“怎么样小兄弟,我孙女的伤势显然如何?”

“基本没有后顾之忧了,你这一点您可以放心。”

徐欣和徐大富走上前去,连忙从曹德文的手中接过秦凡。

这秦凡如此狼狈的模样,哪个给人家看病的,这天气又不热,搞得自己就像是中了署一样。

在秦凡走出房间的那一刻,有两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在曹德文的指示下,先后进入到病房里面,对着小姑娘的身体就是一通检查。

徐欣此刻可是提着心吊着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这秦凡有几斤几两,她这个当婆娘的又怎么会不知道。

施针救人,本来就是高风险的行为,要不是曹德文,就算是打死徐欣,她也不可能让秦凡动人家小姑娘一根手指的。

“这次被你害死了!”

“真希望小姑娘千万别有什么闪失。”

“否则我徐家的罪过就大了。”

徐大富也是极为愤怒,在门口跺了半小时的脚,看到秦凡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

“长本事了你,骗人都骗到曹总的头上了,你胆子也忒大了吧。”

徐欣和徐大富训斥秦凡的这些话,曹德文算是一句没听见,因为他早就跟随着两名医生,走进病房里面,去看望自己的小孙女。

秦凡也懒得解释,也不想解释。

反正这种辱骂早已经习惯,又不是一天两天的。

天天如此,耳朵都起老茧了。

“爸,支票是真的吧,那玩意能提到银行提到钱吧?”

徐大富此时哪还有心情管那支票的事情,一把推开秦凡,急冲冲的走进病房里面,极为注意的密切关注起小姑娘的情况。

徐欣看向秦凡,顿时眼泪从眼角流出,声音略微颤颤的说道:“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的。”

说完,用手猛锤者秦凡的肩膀。

“我只是想让你争气一点,不是让你乱逞能,明白吗?”

秦凡挠挠头,开口道:“明白。”

徐欣从口袋中掏出那张三百五十的支票,将其塞进秦凡的手中。

“以后别这样做了,假支票始终是假支票,不管你做的再怎么真,它永远不可能在银行里提到钱。”

“你丈母娘的话你也别当真,过几天咱们离婚,我会给你一百万,算是分手费。”

“这样你以后就不用看别人脸色了,做一个普通的人,足够你平凡的过一生。”

秦凡接过徐欣手里递过来的支票,心中更是五味杂粮。

徐欣算是一个好女孩,只是……只是门不当户不对而已。

因为经济和能力差距过大,结婚的这三年里,他们两始终不处于一个频道,甚至不处于一个世界。

听说在结婚之前,徐欣有一个谈了五年的男朋友。

但不知道为什么徐欣最后会选择答应爷爷的请求,下嫁给秦凡。

秦凡叹息一声,喃喃道:“谢谢。”

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一句谢谢,秦凡转身离开。

“你要去哪里?”

秦凡头也不回的打趣道:“自己的老婆要自己离婚,难道还不准男人出去散心透一下气吗。”

徐欣眉头微皱,没多想,便也走进了病房里面。

走出医院的秦凡,迅速的拨打了雷虎的电话。

再过几天就要离婚了,可徐家为救治自己妹妹所付出的恩情,秦凡还没有报答。

张丽娟!

这个娘们毕竟今晚解决一下。电话过后,没半个小时,雷虎便亲自开车,来到医院的大门口,将秦凡接上了车。

“秦少,您大舅子被人打断腿这件事,我是真不知道。”

“不怕您笑话,我和张丽娟虽然明面上是夫妻,但现在可是水火不容。”

“她最近在干些什么,我是一点都不知情。”

秦凡坐在副驾驶位上,急忙打住,不耐烦道:“别哔哔了,一路上就听你说不知道不知情这几个字,烦不烦。”

“赶紧带路!敢欺负我秦凡的家人,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雷虎听到秦凡这句狠话,眼神闪烁了两下,喃喃自语道:“应该不是她吧。”

不管是不是张丽娟,就算是今晚把富通县翻一个底朝天,秦凡也事必要找到真凶,必须立威,讨回一个公道。

“不管是不是她,掘地三尺也得给我找出个人来!”

威严,霸气,不容反驳。

此时的秦凡就如同杀神附体一般,气宇轩昂,霸气侧漏。

穿过热闹的夜市街道,雷虎驾着百万级路虎,驶入一极其豪华的别墅小区内。

这是半山小区,也是富通县,甚至是整个堪海市最豪华的小区之一。

每家每户都是独栋豪华别墅,坐拥在郊区的半山腰上,别墅和别墅之前,甚至相隔有三四百米之远,视野极其宽阔。

一栋栋豪华别墅,单从外观上来看,就显得极为霸气高端大气。

三层高的独栋,院子能有一千平,甚至花园,泳池应有尽有。

像这样的小区,没个一两千万,根本买不来。

能住在这里的人,无意不是一方豪强,甚至家家户户都配有私人管家和保安。

尽显土豪风采。

“2-1314栋别墅”

雷虎驾车,行驶道门口,看着曾经属于自己的房子,内心感概万千。

“这里是私人别墅,请出示您的证件。”

门口的保安,见雷虎的车停在大门口,神情极为严肃道。

雷虎摇下车窗,破口大骂了一句:“你他娘的眼瞎,也不看看老子是谁!”

大晚上的,这个保安也算是装X界的扛把子,抬手将墨镜取下,眯着眼看了看雷虎。

在看清楚雷虎的面貌后,吓得差点摔倒。

“雷,雷总,原来是您啊。”

“我这就通报一下我们队长”

雷虎打开车门,一脚踹飞保安,怒声道:“通报尼玛了个巴子的,我今天就是回来抓奸的,槽!”

保安躺在地上捂着肚子,迅速按下对讲机大声吼叫道:“快来人,有人闯进来了!”

没过两分钟,门内传来三四个脚步声。

为首的一名身穿安保服的大汉,脸上更是有一道长长的刀疤。

他看这雷虎,一点都不害怕,反而牛气冲天的说道:“原来是雷总啊,您这样对付我手下,好像有些不妥吧。”

雷虎怒声道:“黄洪,你赶紧给我开门!”

黄洪冷笑一声,摆摆手:“这是娟姐的别墅,娟姐正在里面休息,你有什么事情明早再来,别为难兄弟们。”

“又或者您给她打一个电话,没她的命令,我可不能做主。”

雷虎破口大骂道:“槽,给你脸了,老子要是能打通她电话还用得着你给我开门?”

说完,雷虎朝着别墅方向大声吼叫道:“张丽娟你给我出来!别以为把我电话拉黑我就找不到你!”

黄洪摇了摇头,嘲笑了一句:“雷总怕是忘了这别墅的隔音效果了,就算是外面放鞭炮,恐怕娟姐也听不见。”

雷虎:“那你给我把她叫出来,老子我就在外面等她!”

黄洪连忙摆手,笑道:“雷总总是喜欢拿我们这些做手下的开玩笑,娟姐的脾气您还不知道嘛,我去打扰她休息,恐怕我是嫌自己命太长了。”

秦凡坐在车内,听到外面两人的对话,甚是无语。

敢情这雷老虎是浪得虚名啊,在富通县可以呼风唤雨的人物,怎么跑到这半山别墅里,连个大门都进不去。

通过车窗玻璃,秦凡注意到别墅的四周都布有摄像头。

等不及了,这多夜里十二点了,再这么干耗着也不是事。

想到这里,秦凡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口罩,带走脸上,同时又拿出一顶鸭舌帽戴在头上。

一脚踹开车门,霸气的跨了出来。

秦凡的这一脚力道,极为霸道,车门都直接被踹飞了。

那声响很是吓人,站在别墅里面的黄洪等人目光纷纷聚焦在秦凡的身上。

而雷虎则眼皮跳动了两下,一方面是被秦凡这一脚力道吓到了,另一方面是心疼自己的爱车。

虽然这抬路虎只有区区一百万,但毕竟跟随自己多年,时间久了,总是有敢情的。

“我的车……”雷虎楠楠心疼了一句。

秦凡走到门口,淡淡开口道:“开门!”

黄洪回过神来,怒声道:“你是谁?这么豪横,我看你是活腻了。”

说完,黄洪和其几名手下纷纷掏出金属棒球棒,在手中甩了两下。

“给我开门!”

秦凡继续淡淡的开口道,但语气显得极为的霸道。

雷虎见状,眉头微皱一下,来到秦凡的身边,小声提醒道:“秦少,黄洪这家伙不好惹,他可是一个不要命的主。”

“今晚我又没带人过来,咱们还是不要硬闯的好。”

秦凡一把推开雷虎,也懒得跟他说话,既然自己从车上下来,那就必须震得住场面,否则的话,还不如不下来。

“我不想在重复自己说的话。”

说完,秦凡直接一手抓住大门的铁栏杆处。

黄洪冷笑了一声,就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秦凡。

“这个金属大门,重将近一吨,锁具更是德国工业级防盗锁。”

“你要是想用手把它弄开,我直播吃屎!”

不仅是黄洪嘲笑秦凡,甚至门内其他道安保人员,也相继发出了笑声。

雷虎见秦凡如此举动,也是无比的震惊。

秦凡的力道却是大的出奇,但不代表他能徒手弄开大门吧。

就算是阿诺施瓦辛格也没牛逼到如此程度。

就算是加上史泰龙,也没有这个可能。

秦凡手握着防盗大门把手,冷笑一声,迅速使力,两手紧吧这门缝隙,向两边拉伸。

吱~

“哈哈哈哈~”

“雷总带过来的什么玩意,智障吗?”

“他娘蛋以为自己是谁?超人吗?”

“真逗,估计是哪个神经病院逃出来的吧。”

王洪也笑得差点背过里气,看着秦凡如此举动,好心提醒道:“别傻了兄弟,哪凉快哪呆着去吧。”“赵力,张二,我们走,回去睡觉。”

说完,又指了指另一名较为年轻道保安,命令道:“这里就交给你了,给我看好这两个家伙,半小时后还不走,就打电话报警。”

雷虎张口破骂道:“王洪,你给我等着,有本事你这一辈子都蹲着这别墅里,只要出来,老子保证让你生不如死。”

王洪提臀,用手拍了两下,笑虐道:“嘿嘿,欢迎欢迎!”

吱~

大门再次发出声音。

还没等王洪等人反映过来。

秦凡双手紧扒着大门,发出吱吱作响,甚至锁扣肉眼可见迅速变形。

嘭!的一声巨响。

铁门有中间道门缝锁扣,在秦凡道暴力之下,彻底崩裂。

大门被打开里。

站着门旁道雷虎首先被这种强大的力量震撼到。

王洪更是惊叹的后退几步,喃喃自语道:“怎,怎么可能,是怪物吗?”

秦凡提手,故意压低了两下鸭舌帽的帽檐,声音极为低沉道:“你可以直播吃屎了。”

王洪见秦凡走进,这才反映过来,看着被破开的大门,一阵肉痛。

破口大骂道:“我吃他娘个蛋蛋!”

话音刚落,就举起手中的棒球棍,朝着秦凡的头部敲打过去。

雷虎则冷笑的一声,秦凡的实力实在太强里,王洪到现在还分不清局势,竟然还敢下手。

过不去,秦凡只用了一拳,一拳就将王洪击飞在地。

“自不量力的家伙!”雷虎摇头无奈道。

秦凡冷眼环视了一下四周,周围几个王洪的手下,个个都一脸懵逼。

他们有的甚至还没整明白,这厚重的防盗大门,怎么就被人给扒开了。

王洪躺着地上,极为痛苦,秦凡的这一拳打在他的身上,估摸着肋骨都断了几根。

“上啊!”

“你们这些个废物!快给老子削死他!”

“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敢跑到娟姐这里来撒野!”

手下们听得王洪的命令,分分举起棒球棍,冲向秦凡。

哒!哒!哒!

两三秒,三两下。

三名手下瞬间倒地,其中两名直接重伤昏迷,另一个坚持了两秒,见同伴昏迷,自己干脆在地上一躺,假装昏迷过去。

“废物!”

“都他妈是废物!”

王洪艰难的站起身来,迅速章乱无序的挥动着自己手中的棒球棍。

“你小子道是有点本事,看老子削不死你。”

秦凡冷冷的看着王洪,死亡凝视的眼神看着王洪。

这王洪嘴里发着狠话,身体倒是相当的诚实,一边挥棒,一边向后逃跑。

雷虎走的秦凡身边,极为恭敬的询问道:“秦少,要不要我去追。”

秦凡摇摇头,淡淡开口:“不用,我们又不是来杀人的,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别墅的院落内。

雷虎带路,秦凡紧跟其后。

房屋的大门,则是高科技电子锁。

“也不知道老子的指纹还能不能解锁。”

雷虎楠楠自语道,同时将自己的拇指按在上面。

嘀嘀——

咔嚓——

密码正确,随即传来锁具马达发出的转动声。

雷虎尝试的推开大门,眉头微微一皱,若有所思了一下。

“怎么?不进去吗?”

秦凡看着有些发愣的雷虎,询问道。

雷虎这才缓过神来,继续带路。

啪~

客厅内,灯光突然亮起。

张丽娟穿着睡衣,手里拿着一支手炝,缓步从楼上走下。

呵,秦凡下意识的坐在沙发上,张丽娟的这套睡衣还有点小透明,那前凸后翘尤其那迷人的小身材,看得人差点流鼻血。

“雷虎你这算是什么意思,不会是回来夺房子要给那个狐狸精吧。”

“哼,那又怎样,总比便宜了你和那个小白脸强!”

“小白脸呢?是不是躲在上楼不敢下来?”

秦凡努力将自己的目光转移。

张丽娟的脸蛋也算是美人级别的,才三十出头,正直女人味最足的时候,秦凡也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哪能受得了这样的美景。

环视了一下客厅的四周。

到处多是红木家具,古韵古风,装修得相当的高端大气上档次。

估摸着光客厅的装修以及家具,就有上百万的价值。

沙发的背景,挂着一巨幅画像。

是一家三口的画像,从左到右分别是张丽娟、可爱的小男宝宝还有雷虎。

不过雷虎的头像上方,被粗黑水笔赫然写着两个大字“渣男!”

雷虎也注意到里这张全家福。

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吼道:“这是谁画的!是那个小白脸吗?”

同时快步走上楼梯。

张丽娟拿炝指着雷虎,呵斥道:“你没资格说我,说渣男是便宜你了,你胆敢上去,老娘一炝崩了你。”

雷虎:“有本事你就崩给我看看!”

秦凡终于按压住自己的怒火,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徐欣的容貌。

“那个,你们能先别吵吵吗?”

张丽娟循声望去,这才发现原来不单单是雷虎一人,还有秦凡这个家伙。

“是你?”

“是我!”

秦凡面带微笑的点点头。

张丽娟的脸上露出深深的忌惮。

下午才刚刚见面,这大半夜的就跟着雷虎两人闯进来。

想想下午秦凡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张丽娟就头皮发麻。

“你来我们家做什么?”

秦凡轻皱着眉头,有些不悦的说道:“怎么?还用炝指着我?”

张丽娟将炝口挪开转头看着雷虎,冷哼道:“带个帮手来?即使这样老娘也不会将这房子让给你的。”

吱~

客厅旁边的客房里,一个年纪大概有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出现。

张丽娟淡淡开口道:“梅姨,这里不管你的事情,你回房间睡觉。”

这个梅姨,是张丽娟聘请过来的保姆,平日里也是住在这栋别墅里。

说是聘请过来的,其实这梅姨是雷虎的远方表姨,也算是半个亲戚。

“阿虎,你回来啦。”

“哎,表姨,您快回去休息,我这上楼那点东西。”

梅姨穿好衣服,连忙追到楼梯口,说道:“阿虎啊,不是老姨说你,丽娟是一个好姑娘,你怎么能那样对她。”

“你这样做对得起你儿子吗?”

坐着客厅沙发上的秦凡,听得那叫一脸的懵逼。

怎么越听关系越乱的。

上一篇
二十有一,这是一个兵荒马乱的年纪
下一篇
兴尽晚回舟H虞美人 幸福的一家1—5小说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