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滑雪,最有趣味一次旅游活动

w 2022.10.26

新疆太辽阔了,天山把新疆分为南北。无论是生活在北疆的人,还是生活在南疆的人,当他们从远处仰望时,都会看到天山的雪峰。 正如阿克苏诗人张宇森所说,北疆和南疆是天山母亲怀中的两个孩子。

  然而,由于距离太过遥远的缘故,这两个孩子很久以来依然是比较陌生的一对。坦率地说,在背靠巍峨天山的阿克苏滑雪,对外人(尤其是诗人和旅行者)具有天然的吸引力。阿克苏西湖滑雪场,是阿克苏市首家滑雪场,距阿克苏十公里,交通便捷。滑雪这几年比较火,但受季节和场地的限制,滑雪在阿克苏仍然是小众运动,媒体对此项运动的关注度也比较低。常听在雪地上驰骋的前辈说,“滑雪是一种既高雅又高尚的休闲方式,它就像‘白色鸦片’让人接触后就难以拒绝”。不要以为滑雪是年轻人的专项运动,其实许多中老年人也痴迷此道,我们家族里最年长的滑雪者是55岁的三姨,2009年她就开始滑雪,用她自己的话说,滑雪能让人年轻,更能使人勇敢。在雪道上大家都穿得很鲜艳,都捂得挺严实,不知道我的还以为我也就20多岁呢。
  今年2月在阿克苏西湖滑雪场,韩刚的喜洋洋庆典礼仪公司要为客户举办一场非常浪漫的滑雪场婚礼。为婚礼增添各种惊喜是韩刚的喜洋洋庆典礼仪公司的特色,做为韩刚的朋友,在婚礼前两天,我们带领事先安排好的助手,将所有该送达滑雪场餐饮中心的物品都搬运到位,并亲自与滑雪场方面确认,尤其是婚庆宴会服务员,妥当安排相关事宜,保证一切到位。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追求标新立异,拥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婚礼是现代年轻人的期望。韩刚具有擅长策划的专长,自他的喜洋洋庆典礼仪公司成立开始他就帮阿克苏年轻人筹办了多个个性化婚礼,如行走于多浪河景观带水上的婚礼、教堂婚礼、童话婚礼,都创下了阿克苏当地婚礼中的第一。滑雪场婚礼自然又是他筹办的个性化婚礼中的一件。已经是雪季末,雪道的雪质已经不太好,很多不愿结束这个雪季的滑雪者蜂拥而来,我们几个参与滑雪场婚礼的朋友在三姨的鼓动下也打算趁筹办婚礼的机会来一次最后的疯狂。晚上入住在农家小院,同住的人里面竟然只有我们几个不够40岁,那一大群疯狂滑雪的老同志吃着火锅,唱着“红梅花儿开”, 55岁的三姨竟然也参与到那一桌老年团里。第二天凌晨,一到滑雪场交了钱后,我们就到登记处的后面领取滑雪用品,包括滑雪靴、滑板和滑杆。对于像我这样第一次滑雪的人来说,穿上那个又笨又大的靴子得费点时间。穿完靴子后,服务人员还根据我的身高配备了适合的滑雪板和滑雪杖。我和大家都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虽然我们中大多都没有滑过雪,但还是争先恐后地奔向了雪地。

  一到雪地才知道,原来滑雪不是那么容易啊,刚开始简直就是摔跤比赛,根本感觉不到是在滑雪,简直是在练习摔跤和爬行了,经过无数次的摔倒爬起,再摔倒再爬起的努力,我们终于慢慢地找到了一些经验,可以慢慢滑行一段距离了,这时候我的骄傲心态占了上风,勇敢地尝试着从高点的地方滑下的速度与快感,但是到底是技不如人,看着人家潇洒地飞快滑下,优美的姿势确实很潇洒,但是随着速度的不断加快,我尝到了更疼的摔倒,真正的感觉到了危险和恐惧。很多人说滑雪是一项危险的运动,甚至商业保险公司也把滑雪列入意外伤害险不承保的范围内,但如果不是高山滑雪或者滑野雪,在正规的雪场遵守雪场的安全规定,并且注重滑雪前的热身活动,滑雪本身并不算危险的体育运动。伴随着笨重的身体被一次次的摔倒,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滚到了坡底,下来后大家相互看看对方满身雪尘的狼狈样,都大笑起来,都想掩盖住自己的窘态而取笑对方;玩了一会后我们大家便浑身冒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最后想了个办法,脱掉滑雪板,走到稍高点的地方,再穿上往下滑,就这样,经过无数次的摔打后,我们终于可以从半坡的位置滑下来了。到了中午12点多,与我们相约提前到达婚庆现场,参与滑雪的胡振江、周海波等朋友也带领了9个家属和朋友来到了雪场,看着他们像我们刚开始那样笨重地摔来摔去,我们这些号称刚刚有点技术的人,开始嘲笑他们了,甚至捉弄他们;大家在欢声笑语中又玩了两小时,终于在肚子不断的咕咕抗议下,结束了这次欢快的滑雪活动,大家一起在滑雪场餐饮中心简单地吃了午餐,然后一起合影留念,虽然第三天参加婚庆都还浑身疼痛难受,但是想想参与的“让人年轻,更能使人勇敢”的滑雪活动,大家还是都很开心。至今想起,在阿克苏西湖滑雪场第一次滑雪还是我度过的最有意义、最有趣味一次旅游活动,滑雪场的欢声笑语至今还常常出现在我的梦中。
上一篇
醉在五光十色的海子里,醉在壮丽秀美的山间
下一篇
在云的抚慰爱惜中,我又还归心的宁静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