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级的公共玩具NPSM.班长是我们班的存精器

w 2022.12.31

晏如没想到让陈明娜放弃陆瑾竟然这么难。

当程可儿打电话过来时候,晏如正在写研究所新药的报告。

她一边写一边道:“结果怎么样?”

“如姐,我干妈不愿意,我干妈对那男人满意的很,舍不得放手,打算和对方过日子。”

晏如鼻尖一顿,墨水在纸上晕出一小片痕迹。

她也打算好好和陆瑾过日子,这算什么。

晏如不悦道:“你有没有和你干妈说,他身边的男人不乐意。”

“说了啊,干妈说她就喜欢强扭的瓜。”

程可儿也纳闷了,以前她干妈都是玩玩就扔了,这次怎么对一个男宠这么上心。

“干妈说了,她也到年龄了,是时候找个人固定下来了。”

晏如觉得好笑,陈明娜知不知道她找的那个人是个已婚的?

她扔下笔,捏了捏指骨,道:“再帮我和你干妈说说。”

“你该不会真的也喜欢那个男人吧?如姐。”

晏如轻哼一声,眼底带着不屑,如果对方不是顾奶奶的孙子,她还真就懒得多管闲事。

顾奶奶怎么着也和她外婆做了那么多年邻居,是有姐妹情在的。

晏如也不想让顾奶奶得知真相后伤心,受到刺激,老人身体经不住折腾。

晏如说了句:“不喜欢。”就挂断了电话。

陈明娜不愿放手,这事有点难搞,如今只能死死瞒着顾奶奶那边。

第二天。

晏如打算和陆瑾深谈谈关于王姨待遇的事。

王姨走进门,看到陆总还在,颇为惊讶。

“阿姨,您坐。”

王姨对上晏如真挚的目光,颇为不好意思,她拘束的坐在两人对面。

晏如道:“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能一分钱不给,让您在我们家白白干活。”

王姨想说她一个月六位数呢,完全够了!

晏如打算每个月自己出两千,陆瑾出两千,凑凑给王姨,这工资虽不算高,却也抵得上一般的钟点工了。

“王姨,我和陆瑾会每个月各拿两千给你。”

陆瑾深登时皱了皱眉,她老婆都快穷的揭不开锅了,却还想着王姨待遇的事?

他道:“王姨的钱不用你出。”

晏如不赞同的看着他,“咱不能欺负乡下老实人。”

陆瑾深道:“你一天打两份工,已经很累,你的钱要留着给孩子们,王姨的工资我来想办法。”

晏如却觉得,陆瑾自己都在卖身换钱,能有什么办法?

晏如便道:“没事,我还有些积蓄,足够平时的日常开销了。”

陆瑾深反驳:“总得存一些,以防遇到什么事,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家里有人生了大病怎么办?婆婆和奶奶年纪都已经很大了。”

陆瑾深说的有道理,但也不能这样,就让老实人白在他家干活吧?

见两人有吵起来的趋势,王姨连忙起身,说道:“我、我不要钱!谁给我钱我跟谁急!”

见此,晏如更加心疼王姨,多好的一个阿姨,不给工资真的说不过去。

“王姨,我……”

王姨打断她,道:“太太,先生,我虽然在你家做事,可我也吃你家大米了,没有白干活啊,你们只要留着我一碗饭吃就好。”

王姨听陆总说过晏如的情况,太太过的不容易,却还是挤出了钱补贴她……

她一个月拿着六位数的工资,怎么好意思收太太那点钱?

“如果太太执意要给,就是看不起我的人品,今天起我就不干了。”

陆瑾深劝道:“王姨照顾岁岁很多年了,要是换人来,岁岁估计会不愿意。”

晏如叹了口气,她道:“阿姨,很感谢您替我们夫妻两带孩子,等以后手头充裕了,一定补偿您。”

王姨被晏如感动到了。

她说:“这说的什么话,鹿鹿和岁岁这么可爱,我当成我亲孙子在带。”

晏如看时间不少了,陆瑾深该去上班了。

王姨起身,道:“我去送送先生吧。”

两人刚走出家门,王姨便惶恐道:“陆总,您放心,太太的钱我一分都不会收。”

男人淡淡应了一声:“嗯,她积蓄不多,过的不容易。”

王姨道:“或许陆总您可以给她一些?”

陆瑾深想起昨晚他给了二十万,结果被拒的事,眉头一拧,严肃道:“她不要,而且我给太多,她会怀疑我,她仇富。”

陆瑾深刚说完,晏如便推开门,走了出来。

霎时四目相对。

晏如惊讶道:“怎么站在门口?”

陆瑾深瞥到她手上的领带,晏如连忙道:“我看你忘记戴领带了,你没走正好。”

说完,晏如踮起脚,把领带系在陆瑾深衬衣领下。

她打领带的手法很娴熟,白皙的指尖熟练的在他衣领上穿过。

晏如以前应该没少给别人打。

想到这一点,陆瑾深莫名不悦,他道:“你以前也这样给别人系过领带?”

“啊?”晏如抬头,对上男人那张漆黑深邃的眼。

晏如这才发现,自己几乎挨在男人身上了,她仿佛感觉到了男人身上灼热的体温。

她太小了,而男人却身形高大,胸膛宽阔,很有安全感的样子。

她老公是真的很有资本,也难怪能领华臣银行行长念念不忘。

晏如正要后退一步,陆瑾深低下头,道:“后面没弄好。”

晏如看看了眼,确实,后面领子被她弄得翻出来了。

晏如伸手给她折好,指尖便碰到了陆瑾深的后颈,被烫的微微蜷缩了一下。

不知怎的,晏如便感觉自己好像也沾染上了那灼热的体温,浑身都有些不自在。后退了一步,说道:“以前经常给爸爸系。”

陆瑾深点了点头。

送走陆瑾深,王姨笑着说:“以前啊,都没有人给先生打领带的。”

准确的说是没有人敢。

晏如笑了笑,道:“既然我和他现在是夫妻,做这些也不算什么。”

王姨就觉得真好,陆总也变的有人气了,以前的陆总太高冷,不近人情。

已经决定送两个宝贝去卡莱幼儿园,今天晏如要带他们去医院做一次体检。

医院。

晏如牵着两个孩子坐在椅子上,等待叫号。

这期间晏如在发短信给程可儿,劝她再去和陈明娜说说。

程可儿:如姐,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干妈亲口和我说,她不会放人,除非跪到她面前去求她,我……我也不能真的去下跪吧,我又不喜欢那男的。

晏如:我在想想办法,你干妈万一改变主意,记得和我说。

程可儿:行,如姐,你放心,等干妈心情好了,我会再跟她谈谈的。

晏如正糟心着,忽然,一旁传来一道惊讶的声音:“晏如?”

晏如抬头,见是一个清秀的小护士,正诧异的看着她。

林霜走了过来,她道:“是我啊,林霜,你不记得我了吗?你在C国生子时,还是我和主任给你接生的呢!”

晏如想起来了,是给她接生过的小护士。

晏如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说道:“这么巧。”

“是啊,现在我在中心医院任职,你来这里做什么?鹿鹿生病了?”

她望向晏如身边的孩子,然而,当她瞧见岁岁后,眉头却轻轻蹙了下。

晏如道:“来给孩子做体检。”

林霜问:“这个孩子是谁?”

晏如便道:“是我现任老公的女儿,岁岁,叫阿姨。”

岁岁瞥了林霜一眼,低下头继续玩魔方。

林霜干笑了两声,说道:“你结婚了啊,这孩子叫岁岁啊,真不错。”

“嗯。”

“晏如,不说了,我还有事,你要是生个病什么的,尽管来中心医院找我,报我林霜的名字就好。”

晏如点了点头,说道:“谢谢。”

林霜快步离开,走上楼后,连忙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唐月薇!我今天在医院看到岁岁了!我没看错,那绝对是岁岁!”

唐月薇震惊道:“这怎么可能!陆家有私人医生,是不会让岁岁来医院的。”

林霜道:“还是晏如带着岁岁来的,你还记得晏如吧!五年前你的孩子没活下来,是我把她的女儿换给了你!晏如说岁岁是她现任老公的女儿!”

唐月薇登时尖叫了一声:“这不可能!陆总怎么会娶她,陆总连我都不要!”

“呵呵,你别忘了,当初换孩子这个计划是你想的,如果被陆总发现,咱们一个也别想活,千万不能让陆总知道岁岁是晏如的女儿!”

唐月薇捏紧了电话,她还记得,她带着两岁的岁岁去陆家,找陆瑾深的那一天。

男人看她的目光那么凉薄,直接说了一句:“滚出去。”

直到她递上岁岁和陆瑾深的亲子鉴定,上面显示岁岁是陆瑾深的亲生女儿。

唐月薇拼了命的说:“陆总,我为您生下了岁岁,您不能这么狠心,那一晚的事您忘记了吗?”

陆瑾深高高在上,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个女人。

他修长的手指,将那份亲子鉴定撕碎,只说了四个字:“去母留子。”

陆瑾深不会留着一个道德败坏的女人做岁岁的母亲。

唐月薇害怕极了,连夜买机票出了国,陆瑾深是真的容不下她。

而现在,陆瑾深竟然有了别的女人?

男人容不下她,却能容得下晏如?!

凭什么?她家世外貌,哪一点不比晏如强?

唐月薇说:“那现在怎么办,岁岁是我的女儿,我不能让她被人抢走。”

“你别怕,你都离开这么多年,想必陆总也不记得你了,或许可以再争取争取呢?”

唐月薇道:“你是不知道那天陆瑾深说去母留子时的表情……”

“你要是一直这么战战兢兢,就只能一辈子留在国外了,你自己想清楚,陆总连晏如都可以,你作为唐家的千金,为什么就不行?”

林霜真的害怕晏如入住陆家,到时候岁岁的身份被发现,东窗事发牵连到自己。

被陆瑾深发现她掉包了她的女儿送给唐月薇,这个男人绝对不会放过她。

“好,我知道了。”

唐月薇下定决心,她要争一争。

“这就对了,你照顾岁岁两年,岁岁那孩子聪明,肯定还记得你。”

……

临近中午,晏如带两个孩子体检完。

林霜匆匆走来,说道:“晏如,体检结束了吗?”

晏如点了点头,说道:“嗯,多亏你,节省了时间。”

林霜笑着说道:“这些都不算什么啦,怎么说我们在C国是也算是朋友了,互相照应着应该的。”

林霜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岁岁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啊,孩子要体检竟然不陪你一起来,让你一个女人忙活。”

晏如道:“孩子他爸忙着上班养家,没时间,只好我来了。”

林霜不禁疑惑,陆瑾深那么有钱的一个人,上班养家?

而且看晏如身上穿的,都是几十块钱的淘宝货,也不像是做了富家太太的模样。

林霜道:“这也有些不像话了,你这嫁的是什么人啊。”

之前林霜在C国时多有照顾,她也愿意和她多说两句话,她道:“一个普通程序员而已,工资不高。”

林霜:“……”

林霜更不解了。

陆总怎么会是普通程序员?晏如这心机婊该不会在骗她吧?

林霜干笑了两声,道:“晏如你是个命好的,之前看命的都说你是富贵命,老公怎么会是普通程序员。”

晏如有点不耐烦了,他道:“算命的话你也信。”

她就算是富贵命,也不是靠老公,他那老公确实是个穷光蛋。

不但穷,人品还差。

晏如叹了口气。

“好啦,都是开玩笑的,两个孩子真可爱,长得也好像,不过孩子小时候都是一个样,长大就变了。”

她在暗示两孩子长得像是因为还小。

晏如没多想。

她本就没有怀疑过岁岁的身世。

“你还忙吧?我先带孩子们走了。”

“好啊,再见,晏如下次要来可以提前跟我说一声,我给你开个后门,这样就不用再排队等号了。”

走出医院。

鹿鹿抱着晏如的腿,道:“妈咪,我不喜欢这个阿姨。”

岁岁也牵着晏如的手,道:“阿姨,她坏!”

林霜的面相确实不像好人,但今天给两个孩子安排了体检,也算是帮了她。

……

陆瑾深翻完最后一页项目报告,特助李闻昭走了进来。

李闻昭道:“陆总,中午您和顾老有个饭局,定在哪?”

陆瑾深想了会,随口道:“唐庄。”

真好去唐庄看看他老婆,这个点,晏如应该也还没吃饭。

“是,陆总,我这就去通知唐庄一声。”顾老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瑾深,听说你前段时间和晏家谈合作被拒了。”

男人脸色冷淡,说了句:“确有其事。”

顾老安慰他:“那项目我听老晏说了,他们已经和深海研究所合作了,因此只能推掉你这边,老晏那个人死板的很,做事讲究个先来后到,你不要怨恨他。”

“被人捷足先登是我实力不济,我没有怨恨,况且,陆氏的合作对象也并非晏家不可。”

顾老见这小辈通透豁达,开心的很,他道:“是这个道理,不过晏家和深海研究所的合作,我听老晏说过一点,听说是晏家千金和研究所谈的,这事老晏知道后还生了好大一个闷气呢,觉得她擅作主张。”

晏家千金……

陆瑾深眼前浮现出那日在珠宝店看到的那个妖妖艳艳的女人,原来是她么。

“多谢顾老告知。”

顾老道:“以后啊,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我看那位晏家千金也很了不得。”

陆瑾深不置可否。

“来,瑾深,我们也许久未见面了,喝一杯。”

顾老端起酒杯,要和他碰杯。

这样的老人家他本不该拒绝的,但不知怎的陆瑾深就想起之前晏如说过的话,让他以后少喝点酒,喝酒误事。

想到他老婆,男人勾了勾唇,指尖摸了摸尾指上的银色尾戒,他道:“抱歉,顾老先生,最近身体不适不宜饮酒。”

顾老稀奇的看着他,道:“你还会身体不适?该不会是谈女朋友了,女朋友不许吧?”

陆瑾深不答。

顾老扫兴的坐了下来,道:“罢了,今天本就只是想和你聚一聚,你不想喝就不喝吧。”

“您也少喝点。”

说话期间,服务员过来上菜,鱼贯而入。

陆瑾深瞥了眼这些服务员,里面没有他老婆晏如。

男人皱了皱眉。

待到服务员出去后,顾老满脸戏谑的看着他,道:“来这后你就没有特别关注过什么人,怎么,刚才那群服务员里有你喜欢的?”

陆瑾深端起茶抿了口,茶汤入口苦涩,烹茶人的手艺不怎么好,他道:“没有。”

吃完饭,陆瑾深给顾老安排了住处,却并没有离去。

待到顾老离开,男人叫来了唐庄经理。

经理一路不安的很,道:“我并没有得罪陆总吧?还是说刚才上菜的时候,底下有哪个不长眼的得罪人家了?”

侍者连忙摇了摇头,道:“没有,用餐的时候陆总并没有不满。”

经理战战兢兢的站在男人面前,向他弯了弯腰,挂着讨好的笑,说道:“不知陆总找我有何事?”

男人等的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语气冰冷,说道:“你们这有没有一个叫晏如的女服务员,叫过来。”

经理一想,便觉得是陆少看上他们这儿的服务员了,连忙吩咐人过去叫人。

过了会,经理翻遍了整个唐庄的名单,也没有看到一个叫晏如的。

他只能实话和陆瑾深道:“陆总,我们这里没有叫晏如的。”

陆瑾深脸色一沉。

难道晏如骗了他?

那他老婆交学费的十万块哪里来的?

陆瑾深不喜欢被人欺骗,尤其晏如在他眼里是那种本分的女人,不应该会骗他。

经理见陆总沉了脸,内心也跟着咯噔了一下,惴惴不安的将陆瑾深送出了唐庄。

“以后如果唐庄有叫这个名字的女人来任职,向我助理报备一下。”

“是,陆总。”

坐上车,陆瑾深犹豫了一下,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晏如。

*

那头,晏如为了找孩子爸,来到了易涵的化妆间,打算近距离接触易涵,弄到对方的毛发或者血液,去和鹿鹿做亲子鉴定。

手机响起,晏如拿出来看了眼,是他老公陆瑾打来的。

晏如接通。

陆瑾深问:“在哪?”

晏如道:“在上班。”

“唐庄?”

“嗯,刚才带鹿鹿和岁岁体检完,就回去上班了,我只请了半天假。”

晏如想他老公不像是去的起唐庄那种地方的,因此丝毫不担心被揭穿。

陆瑾深却沉默了下来,他这个看起来老实本分的老婆再次骗了他。

陆瑾深想再给她一次机会,他问:“你真的在唐庄?没有骗我?”

晏如淡定开口:“是啊,怎么了?”

陆瑾深淡淡说了句:“没什么。”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晏如看着手机,顿觉莫名其妙,他老公不好好上班,突然打电话过来干嘛呢?就为了查岗?

陆瑾深坐在车内,心情顿时变的不佳,他扯了扯领带,摸了摸小指上的尾戒。

一种被人欺骗的感觉油然而生,这让他对晏如心生了诸多不满。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骗他?

“陆总,去哪?”李闻昭小心翼翼的问道。

陆瑾深想起下午要去嘉明实地考察,便道:“嘉明。”

“是。”

化妆间里。

易涵笑着说道:“你就是今天临时跟着我的助理晏姐吧?”

晏如点了点头,说道:“是我,小于感冒了,我临时顶上。”

“哦哦,那我下午有个剧组要去,你跟着我就行了,别乱跑。”

晏如想赶紧弄到他的毛发,便道:“我给你化个妆吧。”

易涵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不用了。”

下午,易涵试镜的地点在嘉明娱乐城旁。

易涵试完镜,搭着晏如的肩膀,说道:“我太难了,梅导演是出了名的严厉,也不知道能不能过。”

晏如侧过头,温言安慰两句:“你努力了就行,结果不重要。”

易涵顿时笑了,像个阳光大男孩,道:“谢谢你晏姐,虽然我才和你相处了一天,但感觉你就像我亲姐姐一样!我要是过了试镜一定给你包个大红包。”

晏如瞥了眼他小指的尾戒,问:“这戒指你一直戴着吗?戴多久了?”

“高中的时候就戴着了,七八年了吧,那时候觉得戴着贼有范,后来就一直戴着了。”

晏如点了点头。

“哇,晏姐,快看,是劳斯莱斯诶!”易涵忽然指着不远处的豪车惊呼道。

李闻昭正要开进娱乐城,只听他们陆总忽然冷冰冰说了句:“停车。”

陆瑾深眯了眯眼,他老婆正亲密的和一个小白脸站在一起。

那小白脸瘦瘦弱弱的,一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样子,跟个姑娘似的。

这就是晏如所说的在上班?

上一篇
渺渺上体育课被捅了一节课光阴 公交车一个接着一个C
下一篇
公交车一个接着一个C 哈啊~又加了一根手指的雷狮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