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阴1V2酌青栀阅读&办公室揉弄高潮嗯啊动态图

w 2022.12.02

刚才她在酒杯上涂了一种能快速的让人睡过去的安眠药。

她一开始也不确定傅锦辞会不会喝酒,所以她也只是赌一把。

现在傅锦辞睡死过去了,她就省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她迅速的从衣柜里拿了一身方便逃跑的衣服换上,翻窗从楼上直接跳了下去。

翌日。

傅锦辞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夏清欢,他坐起身来,脑海里忽然划过女人那诡异的笑容。

他将整个别墅里里外外都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夏清欢的人影,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掏出手机拨通了夏清欢的电话,可却没有人接听。

他低咒了一声,将手机攥紧:“立刻给我把别墅内外的监控调出来!”

“是!”

十分钟之后。

傅锦辞神色凝重的看着监控画面里,偷偷摸摸的从别墅里走出去的小女人。

可明明那么多保镖,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她跑出去。

甚至就连他自己,也中了夏清欢的圈套。

傅锦辞越想越气,他真的没想到,他有一天居然会被一个女人给耍得团团转!

阿正也是第一次见到傅锦辞会因为一个女人这么生气,他小心翼翼的问道:“爷,要不要我去夏家看看?”

神色凝重的男人沉默了片刻之后,淡然道:“不用。”

夏清欢能在戒备森严的别墅里逃出去,就已经很让他刮目相看了,她既然能躲过那么多人的视线离开。肯定不会那么轻易让他找到。

看来还是他太大意了,才会中了夏清欢那只小狐狸的圈套。

与此同时。

275国道上,一辆卡其色的山地车在笔直的路上快速行驶着。

坐在驾驶座上的女人戴着一副墨镜,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散落在肩上。

放在一旁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她瞥了一眼之后立刻就将视线收回,随后踩下油门快速的往前面的高速路口收费站驶去。

今天是夏清欢和傅锦辞结婚的第一天,俩人本该一同回家去见长辈,再一同去度蜜月的。

却因为夏清欢的逃跑,让傅锦辞左右为难。

如果夏家那边知道夏清欢在他这儿不见了,势必会让傅家很难堪,所以傅锦辞借口说一大早就带着夏清欢一同出国度蜜月了,这才瞒过了两家人的猜疑。

两周后。

L市。

某夜店。

女人身上穿着一条超短裙,还有一件性感的吊带坐在吧台上喝着酒。

过来和她搭讪的男人不少,却都被她给吓跑了。

此时女人周围聚集了很多男人,却没有一个再敢上去和她搭讪。

夜店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喧闹,随后几十个穿着统一制服的男人便冲了进来。

大厅内原本吵杂的音乐也立刻停了。

就连五光十色的灯光也立刻换成了明亮的白炽灯。

在场的所有人都纷纷将目光看向了大厅门口的方向。

不一会儿,穿着黑色风衣,神色有几分凝重的男人,在一群保镖的护航下,从门口走了进来。

夏清欢刚将酒杯放下,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就撞上了正一步一步的向她走过来的男人。

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因为她没想到,傅锦辞居然会找到这儿来。

她稳了稳心神,立刻转身,打算从另一边开溜。

男人却动作迅速的一把抓去她的肩膀,用力的往自己怀里一带。

“都跑了那么久了,这会儿还想逃去哪儿?”

“傅锦辞你松开我!”

夏清欢的后背紧紧的贴在男人的胸膛上,隔着衣物她都能感觉到男人的体温。

“咔嚓!”

手腕上忽然被戴上了什么东西,夏清欢垂眸,一脸震惊的看着铐在她和傅锦辞手上的手铐。

她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抓住了裙摆,咬牙切齿的正准备骂傅锦辞的时候。

男人却打断了她的话,冷睨着她,冷笑的威胁道:“你最好听话一点,要不然我不介意当着众人的面把你要了。”

夏清欢咬着牙不敢动,只是狠狠的瞪着他。

“这才乖嘛。”他嘴角一勾,握住和夏清欢锁在一起的手,往大厅门口走去。

在场的所有男人都瞬间不爽的骂了起来。

他们都来这儿追了夏清欢几天了,都没有摸到她的手。

傅锦辞一来,人就直接被带走了。

这实在是太气人了!

私人飞机上。

“傅锦辞你给我把这个手铐打开!”夏清欢气急败坏的看着坐在她身旁闭目养神的男人。

男人听到她的声音后掀开眼皮斜睨了她一眼:“不,你要是再跑。我下次不得追到天涯海角?”

况且他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问清楚,怎么可能让好不容易落入他手中的夏清欢再次逃跑?

“开不开?”夏清欢咬牙切齿。

“到了黎城,我自然会帮你把它打开,你现在就乖乖休息。”傅锦辞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随后又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夏清欢盯着又睡过去的男人,男人眼睛底下都是一层乌青,难得露出疲态。

他的呼吸很轻,夏清欢确定他睡过去了,便伸手小心翼翼的往他外套的兜里伸去。

找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找到钥匙,夏清欢有些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最后目光落在了男人的裤兜上。

她黑白的眼划过一道光芒,将手缓缓向男人的裤兜探去。

夏清欢的手还没有碰到傅锦辞,就被攥住了。

“想干什么?”

“现在在飞机上,你能不能把我放了?”夏清欢用力将被攥住的右手,从傅锦辞的手中抽了出来。

她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着傅锦辞的眼神都写满了不甘。

见男人不为所动,夏清欢实在无计可施。

过了好一会儿后,男人清冷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你知道错了吗?”

傅锦辞侧眸看向坐在他身旁板着小脸的女人。

“我错哪儿了?”

“你自己在酒里放了什么,你自己清楚。”为了找夏清欢,他这段时间可是累坏了。

夏清欢有些心虚,她实在好奇傅锦辞到底是怎么找到她的。

“把衣服穿上。”他伸手将丢在一旁的外套抓过来,丢在夏清欢身上。

夏清欢垂眸看了一眼男人丢在她身上的衣服,不为所动。

傅锦辞的眼眸沉了半分:“你如果不想自己穿,我不介意帮你穿。”

“你总得先把这个给我解开吧?”夏清欢抬起和傅锦辞锁在一起的手:“我说了我不跑,你就不能信我?”

两人对视了几秒后,傅锦辞才将手铐打开。

夏清欢一得到自由,就毫不客气的抬起手攻击傅锦辞。

却被男人给一把攥住了。

他用力一扯,夏清欢整个人就被他直接拉到了怀里,他目光深邃的看着咬牙切齿的瞪着他的小女人。

“傅太太你难道不知道,男人的脸是不能打的吗?”

“那你也得先是个男人!”夏清欢挣扎着想要挣脱,却被男人摁得更紧。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

夏清欢用力推开他,男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把衣服给我穿上,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夏清欢起身想要离开,男人长腿一伸,就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听不懂人话?”男人看着她的眼神显得有些冰冷,夏清欢被他给盯得背后拔凉拔凉的,最后还是一脸不情愿的把衣服穿上。

回黎城的飞机上,两人一路无言。

不久后,飞机降落在了景苑别墅区的私人机场上。

夏清欢立刻起身从飞机上走了下去。

傅锦辞看着踩着高跟鞋就已经下了飞机的女人,也迅速的提步跟了上去。

夏清欢刚进到别墅大门,就看到了在院子里来回巡逻的保镖。

她停下脚步,心里非常的不满。

男人见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怎么不进去?”

“你打算什么时候把这些人撤了?”夏清欢看着站在她身旁的男人。

她很不喜欢这种被监视的感觉。

“你若是肯乖乖听话,不再逃跑。我就让他们立刻退下。”

“我不跑了。”夏清欢说完,就立刻往别墅大门走去。

傅锦辞挥手让那些保镖通通撤掉。

第二天上午。

夏清欢刚洗漱完,房间门就被人给推开了,夏清欢回头看着站在房间门口的傅礼之。

“你真的变成我的妈咪了吗?”

傅礼之走到她身旁,一脸严肃的问道。

夏清欢轻笑了一声,将手中的护肤品放下,她伸手捏了捏傅礼之的脸颊。

“我不是你妈咪哦。”

“可是我爸是这样说的诶。”

夏清欢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她嘴角微微一抽:“走吧,下楼吃早饭。”

夏清欢和傅礼之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傅锦辞已经坐在餐桌前等着了。

听到脚步声,他抬起头看着牵着傅礼之从楼上走下来的夏清欢。

两人的目光不经意的撞到了一声,她冷哼了一声,高高的抬起下巴。

早餐结束后,男人对坐在一旁的夏清欢说道:“今天是周末,礼之不用去上幼稚园。我待会儿要去公司一趟,所以就麻烦你照顾他。”

“哦。”

女人不以为然的应了一声,她的态度很清冷,像是不太情愿照顾傅礼之。

傅礼之也觉察到了不对劲,他皱了皱眉,抬着小脸看着夏清欢。

傅锦辞挑了挑眉,但随后什么都没说,提步离开了。

男人刚走没一会儿,夏清欢就立刻笑嘻嘻的对傅礼之说道:“你爸比最讨厌什么东西?”

傅礼之盯着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的夏清欢,板正小脸:“你笑得那么猥琐,一看就是不怀好意。”

说罢,他就从椅子上跳了下去。

夏清欢:“……”

果然是傅锦辞的儿子,这么小就这么机灵。

不过她还真的很好奇,那个被傅锦辞看上的,生下孩子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傅锦辞刚到公司大门,就被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伸手拦住了去路。

男人脚步一顿,表情清冷的看着拦在他面前的女人。

“锦辞,我有话想和你说。”

“抱歉,我没空听你说。”

男人将目光从她身上收回,直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女人扭头看着走掉的男人,追了上去,只不过她刚走几步,就被保安给拦住了。

“莫小姐,请您尽快离开。”

阿正一脸严肃的看着满脸不甘心的莫南栀。

“我就只想和他说几句话而已。”

“傅爷很忙,希望您见谅。”

阿正说话的时候,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最后莫南栀还是不甘心的从傅锦辞的公司离开了。

莫南栀是莫家大小姐,这些年她为了追傅锦辞闹得满城皆知。

可傅锦辞却从来都没有赏给她一个好脸色,她倒也不气馁,反而追得更加起劲儿。

就算是知道傅锦辞娶了夏清欢,她也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夏清欢被傅锦辞抓回来后,老老实实的在家待了两天。

傍晚的时候。

夏清欢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从楼上走了下来。

坐在傅锦辞对面的左楚怀听到脚步声,便抬起头看向从台阶上走下来的夏清欢。

她穿着一条白裙子,披着一头长发,整个人清纯又美丽。

女人注意到他的目光还扬起红唇对他微笑。

左楚怀的心,立刻就不争气的加速了起来。

傅锦辞见左楚怀一副羞红了脸的模样,他抬起脚,用力的踹了一脚盯着夏清欢发愣的左楚怀。

“噢!”

左楚怀被踹得一脸茫然,他立刻回过神,吃痛的看着坐在他对面,满脸冰冷的男人。

“阿辞,你能不能下脚轻一点?”

“现在就过去吧。”

男人冷漠的将视线收回,他的目光落在了向这边走过来的女人。

左楚怀见夏清欢往这边走过来了,他立刻站了起来,还不忘抚平西装上的褶皱。

“你们这是要出门呀?”夏清欢面带微笑的看了一眼傅锦辞,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了左楚怀身上。

“对…对呀。”左楚怀不好意思的看着夏清欢,他的耳根都毫无征兆的红了起来。

傅锦辞咬着牙,瞥了一眼红了耳根的左楚怀,他身侧的手紧了紧。“我要出门办点事,你晚上早点休息。”说罢,他就立刻拽住左楚怀,拉着他就往客厅大门走去。

左楚怀还一脸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夏清欢,夏清欢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脸上的表情立刻僵了下来。

傅锦辞坐在车里准备离开的时候,目光不经意间瞥见了站在落地窗前望着他们这边的小女人。

左楚怀忽然开口道:“阿辞你觉得她喜欢你吗?”

“怎么,你想撬墙角?”一想到左楚怀看着夏清欢羞红了脸的一幕,傅锦辞看着左楚怀的目光都冰冷了几分。

“我…我就算想,也没有那个胆儿啊。”左楚怀倒是毫不遮掩自己内心的想法,虽然他说出这句话后挨了一顿揍。

房间里。

夏清欢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红唇禁不住的向上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

黎城最大的娱乐场所。

场所外面停满了豪车。

棋牌厅内。

傅锦辞将最后一张牌打了出去,他的牌刚打出去,坐在他右手边的罗老板就立刻将自己手中剩下的一张牌打了出去。

傅锦辞薄唇一扬,他将压在一旁的钞票递给了罗老板:“罗老板您又赢了。”

“哈哈哈,待会儿请大家喝酒!”罗老板高兴的将赌桌上的钞票全部装进了自己的兜里。

傅锦辞眼底划过一丝狡黠,他示意站在一旁的阿正把他一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拿了过来。

“罗老板我知道您喜欢研究药材,这根上好的人参是我专门让人从Y市的深山里找到的,专门送给您。”

傅锦辞将装着人参的盒子打开,推到了罗老板面前。

罗老板的眼底立刻绽放了一抹光亮,他将人参从盒子里取了出来,仔细的观摩了一会儿,又小心翼翼的将人参给放了回去。

“傅爷您真是有心了。”

“您喜欢就好。”

坐在一旁的左楚怀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他们都在这儿陪着罗老板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牌了,罗老板也没有开口提合作的事。

与此同时。

走道上。

一个服务生推着一辆餐车,匆忙的往傅锦辞他们所在的那间棋牌厅走去。

一个男人出现拦住了他的去路。

男人从兜里掏出一沓钞票递给他:“帮个忙。”

服务生盯着男人手中的那沓钞票,看了一会儿,他扭捏道:“这不好吧?”

男人勾起唇轻笑了一声,又掏出一沓递到他面前。

服务生偷偷的瞥了一眼,确认周围没其他人之后,他立刻接过了男人递过来的那一沓钞票。

“你…你快点。”

男人迅速的将准备好的东西洒在了食物上掺进了酒水里。

几分钟后。

逃生通道的拐角处。

林余生刚从逃生通道里走出来,就听到了一个男人谈话的声音。

他脚步一顿,直接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听着男人的谈话。

“先生您放心,我已经将那东西全部撒进傅锦辞的食物里了。不用到半个小时他必死无疑。”

林余生眉头皱了皱,他迅速的转身,脚步轻快的往前面的走廊走去。

五分钟后。

棋牌厅内。

林余生拿了一杯香槟坐在距离傅锦辞座位的不远处喝着酒,他微眯着眼睛看着给傅锦辞倒酒的那个服务生。

他抓起吧台上的酒倒进酒杯里,随后起身摇摇晃晃的向傅锦辞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林余生脚下一崴,整个人都扑在了餐车上,他手中的那杯酒不偏不倚的尽数泼在了傅锦辞身上。

“!!!”

站在一旁的阿正见傅锦辞被泼了一身的酒水,他整个人都吓了一跳。

傅锦辞垂眸看着被酒水浸湿的衣服,他抬起眸眼神冰冷的看着醉眼朦胧的林余生。

林余生盯着傅锦辞看了一会儿,他伸手夺过傅锦辞手边的酒杯就用力往地板上一丢,随后将桌面上的那些酒水还有糕点纷纷打落在地板上。

酒杯砸在地板上立刻碎得四分五裂。

棋牌厅里听到动静的人们纷纷将目光看向了他们这边。

“看森莫看?”林余生用手指着傅锦辞的鼻子莫名其妙的就骂道:“你们让我喝不了酒,我也不让你们痛快!”

“……”

傅锦辞还是第一次被人在公共场合用手指着鼻子无缘无故的骂,而且明明被砸酒的是他们。

而林余生却说得振振有词,他的脸色就如同覆上了一抹寒冰一般阴冷。

“傅爷我现在就立刻把他拖走!”

阿正见傅锦辞脸色阴沉,他赶紧上前将林余生给拉住往外拖。

站在角落里的男人看着棋牌厅里发生的一切,他的目光看向了被阿正拖走的林余生。

阿正拽着林余生从棋牌厅里出来就松开了他。

林余生忽然冲着阿正干呕起来,阿正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林余生捂着嘴巴,脚步踉踉跄跄的往旁边的垃圾桶跑去。

阿正看着趴在垃圾桶上干呕的男人,他迅速将视线收回转身进了棋牌厅。

趴在垃圾桶上干呕的林余生听到阿正的脚步声走远后,他立刻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身上的衣服。

他的脸色很快就沉了下来,丝毫没有刚才的那般狼狈。

与此同时。

“先生计划有变。”刚才站在棋牌厅的那个男人攥着手机给电话那头的男人拨通了电话。

“无论如何今天晚上都不能让傅锦辞活着从那儿离开,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道沙哑的男声。

“是。”

男人将电话挂掉之后,立刻匆忙的离开了楼道,往会所的供电站走去。

不一会儿,整个会所都停了电。

刚走到电梯口的林余生脚步一顿,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制作得很小巧的手电筒,随后快速的向棋牌厅跑去。

忽然停电,弄得整个棋牌厅里的女人们一片惊叫。

现场也瞬间一片混乱。

阿正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他看着站在他身旁的男人。

“傅爷这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儿。”

男人神色凝重,他看了一眼眼神里透露出慌张的罗老板。

他低声开口道:“你护着罗老板先离开。”

“可是……”

“快去!”

“是。”

阿正不敢忤逆傅锦辞,所以不得不带着罗老板先走了。

上一篇
他一边曰一边吃我奶,小婷的性放荡日记H
下一篇
扒开双腿猛进入爽爽视频 男人J进入女人P狂躁视频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