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边曰一边吃我奶,小婷的性放荡日记H

w 2022.12.02

七嫂点头,又忧心忡忡问了一句:“小姐,我听说这陆霆晔有权有势,他若是要抢,我们真的能保住海岛吗?”

 

  苏谨棠眸内浮现冷意,到海岛之后,她才发现,陆霆晔这人比她知道的更加卑劣。

 

  为了逼居民搬出海岛,他竟然阻止岛上的居民去医院,生生拖死了一个老人,还拖得一个发高烧的孩子烧成了痴傻儿!

 

  可笑的是,这样的人竟然还是备受吹捧的慈善家!

 

  苏谨棠深呼吸一口气才压下心头的冷意,拉着七嫂的手温柔又坚定道:

 

  “你放心,只要地契在我们手中,陆霆晔一定抢不走海岛!”

 

  “那就好,那就好。”

 

  七嫂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又道:“不怕小姐你笑话,我是真的怕啊,这辈子从没有接触过外面,要是被赶出了海岛,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苏谨棠安抚得拍了拍七嫂的肩膀,安慰说:“不会的,我会帮助大家对抗恶人,守住海岛。”

 

  能让陆霆晔不高兴的事,她本就乐意去做。

 

  七嫂这才放心几分,去通知大家了。

 

  苏谨棠也迅速下了楼,从后门出去,七拐八拐来到后山,换上了绿色丛林迷彩服,又涂了满脸颜料。

 

  她算算时间,估计陆霆晔快到这边,这才从山洞里出来。

 

  可她刚走出山洞不远,一道疾如闪电的声影突然从侧面袭来,苏谨棠一惊,连忙侧身躲过,待她刚要抬手还击——

 

  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凛声:“别动!”

 

  与此同时,颈边横上一把冰冷的匕首。

 

  苏谨棠当即握拳迫自己冷静。

 

  现在待在这后山的只有三类人,海岛的居民,博九恒安排进来做戏的人,以及陆霆晔带来的人。

 

  她现在用油彩把脸化成了鬼画符的模样,估计没有人认得出自己来。

 

  安全第一,没看清人前,苏谨棠装作怯弱,压低声音,抖着嗓子道:“大哥,有话好好说。”

 

  “女人?”男人似有惊讶,一秒后却又恢复冷漠:“老实点,朝山洞里走。”

 

  熟悉的声音传来,苏谨棠浑身一僵。

 

  陆霆晔!

 

  他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真是好极了!

 

  两人朝山洞走去。

 

  她的情绪涌动厉害,身后的陆霆晔似有所察觉,当即沉声道:“把外套脱了,交出伤药。”

 

  苏谨棠心中一哼,暗中凝神轻嗅,果然闻到了血腥味,真是老天开眼!

 

  见她磨蹭不动,陆霆晔手上微微使劲,苏谨棠脖子瞬间多了一条红色血线,他却无情催促:

 

  “快点!”

 

  背对着他的苏谨棠,眼眸已经冷成寒冰,口中却压低声音,故意庸俗暧昧道:“大哥,你急什么,我马上就脱给你看……”

 

  她慢慢把外套拉开,里面只穿着简单的黑色工字背心,姣好的身材因此也展露无疑。

 

  苏谨棠故意后退一步靠近,甜腻魅惑说:“大哥,我都这么听话了,你这匕首是不是也该收一收?”

 

  陆霆晔似乎有些嫌弃,往后退了退。

 

  而苏谨棠就抓住这一秒,将刚刚从外套口袋中掏出的麻醉粉末包冲着陆霆晔的脸扔去!

 

  而陆霆晔见有东西朝自己甩来,本能提刀去刺。

 

  “刺啦——”

 

  扑面的白色粉末散开。

 

  苏谨棠迅速捂住口鼻退远,虽然看不出脸色,眸色却尽是得意。

 

  “陆霆晔,你中计了。”

 

  陆霆晔神色一凝,刚想提步,却发现全身突然没有了力气,还失控向后倒了下去。

 

  苏谨棠待粉末散尽这才靠近,一边捡起地上的匕首,一边道。

 

  “这可是能药一头熊的麻醉粉,啧啧,陆霆晔,你也有今天啊。”

 

  她语调又恨又嘲讽,每一个字都不怀好意。

 

  陆霆晔只是不能动,但人还是有意识,也能说话。

 

  甚至到了此时,他也不见慌乱,只冷冷盯着苏谨棠,凛声警告:“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该知道得罪我会付出什么代价!”

 

  苏谨棠最恨他这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姿态。

 

  四年前,他冤枉她,推她入火坑时,可不就是这副嘴脸!

 

  苏谨棠冷冷一笑,轮起那匕首狠狠朝他小腹刺下——

 

  “我倒要看看,得罪了你有多痛快!”

 

  “梆”的一声,匕首刺下,但没刺进去。

 

  陆霆晔没有见血,可裤带却松了。

 

  场面一时寂静,

 

  下一秒——

 

  “你干什么!”陆霆晔怒目低吼。

 

  见到她要举刀要杀他,他都面不改色,可不过是裤腰带松了,他冷静的神情竟然龟裂。

 

  苏谨棠原本还因为只刺中皮带扣,很不高兴,见此,却勾唇笑了。

 

  陆霆晔中了麻醉粉,她刺他一刀他未必会有多痛,可若是羞辱他,那就不一样了。

 

  陆霆晔不是自诩高尚禁欲,很厌恶女人倒贴触碰吗?

 

  啧啧,那他若是被个女人强了,表情该有多精彩?

 

  单想想,苏谨棠就觉得痛快。

 

  “陆霆晔啊陆霆晔……”

 

  苏谨棠把玩着匕首,自下而上一点点挑出他的衬衫,带着恨意玩味道:“你也会有今天呐!”

 

  她的动作故意放慢,挑衅般盯着陆霆晔,而陆霆晔也死死盯着她,寒声警告:“现在滚开,我会考虑饶你一命,否则我定——”

 

  话没说完,苏谨棠却突然跨坐上他的腰,一把扯开他的衬衫,嘲讽十足道:

 

  “否则你要怎样?陆霆晔,你最好搞清楚,现在你才是砧板上的鱼,你得求着我,待会儿才会好受些。”

 

  她故意俯身凑近,压低嗓音沙哑道,“否则啊,我就让你——精、尽、人、亡!”

 

  “无耻之徒!滚!”陆霆晔怒吼,气得额头青筋爆起,可周身就是提不上力。

 

  活了三十年,他从没有受过这种耻辱!恨不能用眼神将眼前人切成碎片。

 

  苏谨棠却笑得畅快,甚至还拎着匕首拍了拍他的脸,轻慢道:“你最好一直保持清醒哦,毕竟啊,这耻辱的滋味才刚刚开始呢……”

 

  她勾唇笑着,那带了蓝色美瞳的眼睛幽光一闪,净是冷意。

 

  陆霆晔屈辱的表情确实取悦了她,可同时也让她记起入狱时所受的折磨。如果不是陆霆晔,她怎么会受那些苦,宝宝怎么至于得那种病……

  这一切,都是陆霆晔所赐!

  如今,他所受的不过是她曾经的千分之一,这就受不了了?

  越回想,苏谨棠下手越重。

  陆霆晔气得双眼通红,他虽感觉不到痛意,可那徘徊在身体敏感部位的触感足以让他杀人!

  他咬牙切齿低吼:“我一定杀了你!”

  苏谨棠轻蔑一笑,直接扒开他的裤子,在陆霆晔吃人的视线中戴上橡胶手套,握上了他。

  一瞬间,陆霆晔神经紧绷到极致!

  从没人敢这样戏弄他!触感的强烈,身体被挑逗出不受控制的欲让他的耻辱达到巅峰,

  “混账——唔!”

  话没骂完,苏谨棠一个用力,刺激地他闷哼一声,反应过来之后,他的眸光的凶狠又更上一层楼。

  可骂来骂去,他还是只有那句“无耻!”

  他清贵了三十年,确实不懂什么骂人的词汇,当然也从没想到会落到今天这地步。

  但苏谨棠就不一样了,她每次开口都一针见血。

  她一边动着,一边嘲讽:“嘴上喊打喊杀,下面却能硬起来,陆霆晔,你说你是不是犯贱?”

  她手上故意用力致他闷哼,边鄙视道:“我听说上流圈子的人,表面越是风光霁月,内里越肮脏,陆霆晔,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是不是脏透了?”

  陆霆晔脸色忽红忽白,恨和欲交织,神情几近扭曲,看得苏谨棠心情大好。

  陆霆晔不知道,这种麻醉粉可是特地为他准备,用来取“精”的。

  能在麻醉药效的前提下,不影响男人那里的能力。

  他这会提前撞到她手上,使她时间更充裕,折磨他的花样可不就更多了?

  苏谨棠慢悠悠套上取“精”的工具,盯着陆霆晔涨红的脸,调戏道:

  “陆霆晔,舒服吗?”

  陆霆晔盯着她,脸上是恨极了的神情,却没出口再骂。

  前面的遭遇已经让他知道,他越骂,这女人越开心。

  “不说话?就累了?可你下面不是挺精神的?还是说……”苏谨棠微微俯身,撑在他的正上方,暗哑嗓音,一字一句缓缓说:

  “还是说……你很享受这种屈辱的感觉?”

  说话的同时,她又用力一蹭,听陆霆晔控制不住闷哼一声……

  苏谨棠瞬间僵住。

  陆霆晔也是瞳孔一瞬紧锁,比苏谨棠更加不敢置信,他竟然真的在这种情况下……

  一瞬间,羞耻感增到顶峰。

  苏谨棠却刺耳嘲笑起来:“难怪要披一个禁欲的人设,我看你是怕自己“一秒就完”的秘密被别人知道吧?”

  陆霆晔凶狠瞪着她,牙齿都咬的咯吱响。

  苏谨棠得到了需要的东西之后,便嫌弃的脱下橡胶手套,扔在陆霆晔身上,还在他骇人的视线下,掏出手机来。

  不断的“咔嚓”声下。

  手机精准的记录下了陆霆晔的一身狼狈。

  临走之时,还不忘挑衅道:“陆霆晔,我这人最讨厌喊打喊杀了,你最好放聪明点,不要惹我,否则,我就把这照片发到网上,让你火遍全球!”

  陆霆晔阴沉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她,仿佛在说把她千刀万剐都不解恨。

  苏谨棠毫不在意,在他面前蹲下,拍了拍他怒红的脸说:“你乖一点哦,一旦让我发现你有什么小动作,说不定啊,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堂堂陆总是个一秒就倒的喽!”

  说完,她便在他吃人的视线中,收拾好山洞里的东西,确认没有遗落后,大笑离开。

  这种恨她却干不掉她的感觉,真爽!

  出了山洞后,苏谨棠避开耳目,回到居住的阁楼,换装完毕后,一边洗手一边给博九恒打了电话:

  “陆霆晔的东西我已经得到了,你赶紧派人过来取。”

  “这么快?”

  电话那头的博九恒很是吃惊,接着意味不明说了句:“陆霆晔看来不怎么行啊……”

  苏谨棠轻哼一声,并没有去回想山洞的事,只冷漠道,“废话那么多,适孕者找到了?”

  半个月前,博九恒把连希送去国外治疗,已经安排好计划。

  在他的安排下,她提前去医院做了人工取.卵,最后做体外授.精再移植胚胎。

  很快,听筒传出博九恒低沉的调侃,“B国的这种交易是合法的,高价之下,多的是有人热心来帮你。”

  苏谨棠懒得接这茬,也就是博九恒这种人才能把金钱交易的灰色.交易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只淡漠道:“精.子体外的存活率太低,五分钟内务必派人过来!”

  说完,她便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之后,她又继续洗手,直到有人敲门才关掉水龙头。

  来敲门的人正是博九恒派来的接应,苏谨棠将东西交给来人之后,吩咐:“陆霆晔一定会派人查,你们多安排几艘游轮,分开走。”

  “好的,苏小姐。”

  这人离开后,苏谨棠便登上了海岛的塔楼,用望远镜观察到海岛正前方的几艘游轮离开之后,这才放心。

  随后,她便下了塔楼。

  而此刻,海岛后山的海域也停靠着一艘游轮。

  已经换上新衣,却依旧一身戾气的陆霆晔走出游轮,怒不可遏骂:

  “一群废物!再给我找,挖地三尺也一定要找到那个找死的女人!”陆霆晔平时情绪内敛,都已经够威严了,此刻怒气横生,戾气四放的情形,吓得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助理陈冲白着脸,他们找到总裁的时候,那画面……

 

  他们并不知道那一个多小时,总裁到底经历了什么,也没胆子猜测一向一丝不苟的总裁为什么衣服凌乱。

 

  可总裁说是找人,却连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只给个身高,这一时半会儿怎么找得到?

 

  更何况,海岛的居民本就排斥他们,保镖盘查起来很不顺畅,可海岛收购一事总裁又看重。

 

  如今矛盾重重,这事拖得越久,他们做下属的越难做。

 

  陈冲只好硬着头皮问:“陆总,那您今天还上海岛商谈收购吗?”

 

  “这还用问?!”陆霆晔冷眼睨过去。

 

  陈冲吓得立刻闭嘴,像鹌鹑一样缩着,根本不敢和陆霆晔对视。

 

  骂完人,陆霆晔神色依旧不见好转。

 

  “奇耻大辱”四个字不断回荡在他的脑海,他只要一回想,就恨的想呕血!

 

  等抓到那个无耻的女人,不往死里折磨实在难消他心头之恨!

 

  好在,出了船舱被风一吹,他终于压下澎湃的怒意。

 

  “两个小时之前,海岛居民为什么不同意我们从正面上岛?原因查清了吗?”

 

  陈冲忙回:“据说是不久前有人进岛蓄意破坏他们的药田,他们误以为我们和那批人是一伙的,所以才拦下我们的。”

 

  陆霆晔沉思不语,从保镖手中接过海岛地图,盯着海岛后山那一块区域。

 

  陈冲见此,又道:

 

  “总裁,我们这次上岛后,莫名其妙被猛兽追着攻击,还有几人都受了重伤!我怀疑就是海岛人捣的鬼。”

 

  陆霆晔不禁皱了皱眉。

 

  海岛的本地人说话都有浓厚的口音,不说在后山遇见的其他人,就说那个恶女人,她虽然嗓音沙哑,却没有半点海岛口音。

 

  明显是两拨人。

 

  “总裁,既然他们不识好歹,不如我们直接把挑事的几个抓起来?”

 

  “用不着,”陆霆晔收起地图,冷淡瞥了陈冲一眼,“凡事动点脑子,好好跟老管家学一学。”

 

  陆霆晔口中的老管家是陈冲的爷爷,年轻时候就一直跟着陆老爷子,陈冲正是有这层身份,才跟在了陆霆晔身边。

 

  意识到陆霆晔不喜,陈冲忙点头:“是,总裁。”

 

  “这次的事查过再定论,海岛除了陆氏,想得到它的家族多不胜数,轻易定论难免会伤及无辜。”

 

  陈冲不敢反驳,讪笑着称是。

 

  可陆霆晔话锋一转,突然冷厉:“但倘若海岛人真是故意算计,那陆氏就没必要先礼后兵了。”

 

  陆霆晔没注意到,他说这话时,陈冲眼神躲闪,心虚的低了低头。

 

  他们先后从正面登岛。

 

  此刻,苏谨棠和海岛的叔伯也在商议对策。

 

  有人很是忧心忡忡。

 

  “这次后山安排让陆霆晔受挫,他会不会报复我们?”

 

  苏谨棠微笑道:“就算没有后山这次安排,陆霆晔为了得到海岛也已经不择手段了啊。”

 

  逼得海岛人无法在元城就医,无法工作,在她看来,陆霆晔的嘴脸已经足够丑陋了。

 

  问话的人无奈叹息。

 

  苏谨棠放低声音安慰道:

 

  “后山受挫不仅可以杀杀陆霆晔的锐气,也是在提醒他,盯着海岛的人不止他一个,若是他逼急了,我们就算选择别人也不选他。”

 

  所有陆霆晔会想到的问题,苏谨棠都预想过一遍,否则,她就不会特地让博九恒派其他的人藏在后山了。

 

  最年长的族伯点头道:“谨棠小姐,那我们就按照你说的做,假意答应卖岛给陆霆晔,先让岛上的人进城看病再说,不过,陆霆晔可不傻,他为了儒商的名号,固然可以松口让我们安稳几个月,可之后我们该怎么办?”

 

  苏谨棠自信笑道:“到那时候,陆霆晔早就自顾不暇,不会有精力来找你们麻烦了。”

 

  “当然,你们也可以继续向国家申请珍惜药材植物保护,若海岛被划入规划内,就没人敢打它的注意了。”

 

  族伯叹息,“我们以前也派人去相关部门提交过资料,可每次还没到地方,都莫名其妙遇上了各种麻烦,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苏谨棠眼眸一冷,很自然就想到了陆霆晔。

 

  这时,七嫂匆匆跑来,上气不接下气道:

 

  “谨棠小姐,陆霆晔要见海岛的负责人!他们还要求海岛上所有的年轻女人都去见他!”

 

  话音刚落,大厅就响起一片愤怒的斥责:

 

  “岂有此理!”

 

  “陆霆晔这是打的什么注意!简直欺人太甚!”

 

  “要抢我们的地还不算,现在竟然还打起人的注意了,那混账东西的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苏谨棠用竹扇挡了挡眼睛,眸内皆是尴尬。

 

  “大家消消气,这事我去摆平,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陆霆晔找人这事恐怕是她惹来的,不能牵连了海岛人。

 

  不等众人反驳,她就一锤定音:“我知道怎么对付他,大家尽管放心,就麻烦七嫂带路了。”

 

  见她这么胸有成竹,众人没再说什么。

 

  路上,七嫂好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开口道:“谨棠小姐,你要不要去穿一件肥一点的衣服,把皮肤化黑一点?”

 

  苏谨棠一愣,随后明白过来,噗嗤笑开,“七嫂,我才不怕陆霆晔!”

 

  她把玩着小巧的竹扇,嘲讽想:

 

  她还巴不得陆霆晔看上她这张脸呢,博九恒说得对,越冷的男人动心后越没有理智,如果能让陆霆晔爱上她……

 

  苏谨棠光想想就觉得痛快!

 

  “可……”

 

  七嫂还想再劝,苏谨棠却大跨步超前走了过去。

 

  前面围着的一群人,也不知道在干嘛,七嫂只得赶紧跟上。

 

  苏谨棠刚一靠近外围,就听见一道刺耳的声音传出:

 

  “问那么多做什么,我们陆总要见人,是你们这群乡巴佬的荣幸!你们竟然还敢打人!”

 

  这高高在上的语调,苏谨棠听着反胃极了,当即冷声道:“怎么?别人家的狗都叫到门口了,还不准我们关门打狗么?”

 

  “谨棠小姐。”

 

  见到她来,海岛人像是找到了主心骨,齐刷刷打着招呼,并当即退到两边,让出一条路来。

 

  之前说话的男人被苏谨棠这么一呛,原本怒火中烧,可当他定眼看清苏谨棠的脸之时,瞬间大惊失色,脱口而出——

 

  “你,你是——苏谨棠?!你不是死在监狱了吗?!”

上一篇
跳DAN放在里面坐公交作文-姨母的诱惑
下一篇
醉花阴1V2酌青栀阅读&办公室揉弄高潮嗯啊动态图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