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DAN放在里面坐公交作文-姨母的诱惑

w 2022.12.02

元城的人都知道,纪大少爷纪乌谷是个荤素不忌的狂徒,落到他手中的女人非死既疯。

 

  拼尽最后的意识,苏谨棠挣扎着喊道:“陆霆晔,你不能——”

 

  话音未落,就被人一记手刀劈向后颈,彻底陷入昏迷。

 

  ————

 

  苏谨棠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昏暗的房间内,空气里飘着可疑的甜腻气息。

 

  脑袋昏沉,她勉强撑着身体坐起来,被子瞬间滑落。

 

  苏谨棠如遭雷击——

 

  被子下的她竟然什么都没有穿!

 

  脑海蓦然浮现意识昏迷前听到的那句话,凉意自脚底升腾,瞬间席卷了全身。

 

  是谁脱了她的衣服?

 

  她现在是不是已经——

 

  “嘭——”

 

  房门被踹开的声音传来。

 

  苏谨棠吓得抱紧被子。

 

  一个高大的身影径直冲她而来,手上提着一个巨大的黑箱子,带着一身的酒气。

 

  苏谨棠看着穿着一身黑的男人。

 

  他脸部轮廓分明,狭长的眉眼凌厉深邃,唇红齿白,原本算得上俊俏的长相,却因白到病态的皮肤,及眼底泛着的两抹青黑,让人无端想到中世纪的吸血鬼。

 

  他盯着苏谨棠,脸带笑意,苏谨棠却有种被毒蛇滑过的黏腻感,不由自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绷着身体往后挪。

 

  警惕的模样让男人笑意更浓:“元城第一美人,果然冰肌玉骨。”

 

  说着,他把手上的箱子往床上一倒——

 

  “哗啦啦——”

 

  只一眼,苏谨棠就煞白了脸。

 

  竟然都是那种助兴的东西!

 

  男人凑上前来,语气邪气而肆意:“介绍一下,我是纪乌谷,你未来的主人。”

 

  “你滚开!”

 

  苏谨棠惊恐的裹紧被子,挣扎着挪远。

 

  纪乌谷闻言,脸瞬间沉了下来。

 

  他笑的时候很让人不适,脸沉下来后更是阴冷又邪气。

 

  “原本看在你这张脸上,我还准备对你温柔点,既然你不识好歹,本少也懒得客气!”

 

  说着,他恶狼般扑了过来。

 

  “啊——”

 

  苏谨棠被扑得连人带被子摔到了地上。

 

  白皙的肌肤露出,纪乌谷满眼火光,直接压了过来。

 

  “今晚,我就教教你怎么做一个听话的玩物!”

 

  “滚开!别碰我!”

 

  苏谨棠又怒又慌,她奋力护住肚子,心底一阵绝望。

 

  “苏谨棠,认命吧,你逃不掉了!”

 

  纪乌谷又急不可耐凑了过来。

 

  下腹传来一阵阵抽疼,恍然间,苏谨棠仿佛听到一阵宝宝的哭声,瞬间,她从绝望中清醒!

 

  她不能认命!

 

  肚子里还有孩子,他是她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她不能让他有事!

 

  苏谨棠咬牙挣扎,全力朝身后撞去,桌上的花瓶掉落下来。

 

  纪乌谷被砸中,吃痛下一时放开了人。

 

  苏谨棠算准时机,抓起一道锋利的碎片,朝着纪乌谷狠狠扎了下去!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响彻夜空。

 

  纪家的佣人闻声而至。

 

  纪乌谷重伤住院,苏谨棠被抓了个现行,当晚就被警察带走了。

 

  最后,她被送进了监狱,判刑四年。

 

  她以为这已经是最低谷,却没想踏进监狱那一刻,地狱才刚刚开始。

 

  一声声贱货,一捅捅兜头冷水,一个又一个磕头……就这样日复一日,她的尊严,骄傲,人格……都被一一打碎,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只能隐忍。

 

  这天晚餐后,一群女囚堵在过道门口,各个眼带恶意,伸长脖子看戏。

 

  苏谨棠站在正中央,囚服已经是最小码的了,但穿在她身上依旧空荡荡的,她抿了抿已经干得起皮的唇,原本美丽的眸子只剩惊慌,全身都不由自主的在发抖。

 

  她干了一天的活,却连口水都没得喝,已经快撑不住了,但周边虎视眈眈的目光,让她清楚的意识到,今天还远没有结束。

 

  “啪!”

 

  猝不及防的一个大耳光甩了过来,伴随着大姐大恶声恶气的声音:“小贱人,今天还没磕够九百个响头,谁允许你休息的?还想不想吃晚饭了?!”

 

  说着,抬起脚就想踹苏谨棠肚子。

 

  苏谨棠当即吓得一个激灵,立刻跪地求饶:“对不起!我错了!我马上磕头!”

 

  “砰,砰,砰”

 

  地板被砸地惊响,周围笑声响彻。

 

  “哈哈哈,你们看她挺着那个大肚子,像不像一条狗!”

 

  “可不就是条人人都可以踢一脚的母狗嘛。”

 

  “嘭”的一声。

 

  有人砸了一瓢水在苏谨棠面前,上前一把扯起她的头发,狞笑道:

 

  “看在你表演这么精彩的份上,赏你一口马桶水喝!苏谨棠,狗应该怎么喝水你还记得吧?”

 

  “记得……”

 

  痛到声音都破碎,她像一只被搁浅的鱼,每一秒都是煎熬。

 

  可身侧的女人却依旧没打算放过她,她反而又大力一扯,头皮传来一阵针扎般的疼,苏谨棠甚至能听到好些发丝断裂的声音,面部神经不受控制的抖着。

 

  “狗是这么回话的吗?!”

 

  苏谨棠痛苦闭上眼,生理性的泪水夺眶而出,她缓缓出声——

 

  “汪,汪,汪。”

 

  女人终于满意,甩开了苏谨棠,道:“这还差不多!赶紧的,把地上的水舔干净!”

 

  苏谨棠匍匐在地上,在无边的狂笑下,把嘴贴向肮脏的地板——

 

  她头晕目眩,心底却反而松了一口气,藏在宽大囚衣下的手,悄悄抚了抚圆润的肚子,感受到宝宝有活力的胎动,心中渐渐安定。

 

  只要她们不踢打她的肚子,她们怎么侮辱她都没关系。

 

  这个世界太冷,她活着太孤独了。

 

  十三岁那年被拐,她发烧失忆,除了名字,她不记得任何亲人,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唯一的血脉亲缘。

 

  她不是一个好妈妈,可她渴望孩子活下来,渴望这世上有个她知道的血脉亲缘相陪。

 

  孩子生下后可以委托相关机构收养,等她出狱后,她就带孩子离开元城这个是非之地……

 

  就在苏谨棠做着美梦,幻想着日后母子温馨生活时,一只脚猛然朝着她的肚子踢来!

 

  “啊——”

 

  苏谨棠痛到浑身痉挛,可更让她心慌的是小腹那坠落般的痛!

 

  她甚至能感觉到腹中孩子不安的扭动,孩子的慌乱和苏谨棠的慌张叠在一起,她神形俱灭,捂着肚子哀求:

 

  “求求你们不要踢我的肚子!我保证把水舔干净,响头没磕够我可以继续磕,要我表演狗叫,马叫或者其它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

 

  “呵——”

 

  充满恶意的嗤笑声传来,凶神恶煞的女人们慢慢朝她聚拢,嘲讽道:“苏谨棠,你该不是以为我们留你到今天是好心放过你了吧?”

 

  苏谨棠没错过她们眼中的狠意,意识到此次不能善了,咬牙猛地朝门口冲去,同时大喊着:

 

  “救命!救救我!”

 

  “贱人!往哪儿跑!”

 

  很快,苏谨棠就被追上了,踢打在身上的拳脚一下比一下猛烈。

 

  苏谨棠极力护住肚子,却难以阻挡数十双拳脚,肚子越来越痛,胎动由剧烈到孱弱。

 

  她死死盯着门口,绝望喊着:“不要!不要……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谁来救救她,救救她的孩子,要她做什么都可以!

 

  嘶喊,求饶,直到嗓子出血……可是,依旧没有人来。

 

  施虐者们放肆大笑:“喊什么救命呢!你不要脸爬床得罪了陆总,他特地吩咐我们“好好招待”你和你这肚子里的贱种呢!”

 

  “苏谨棠,把你留到现在,就是为了大了肚子才好一尸两命,同时送你和贱种去阎王爷那报道!”

 

  “姐妹们!都使劲打!陆总说了,折磨这女人给他出气,不但有钱拿还可以减刑罚!”

 

  一时间,拳如雨下。

 

  苏谨棠能清晰感受到肚子里的生命怎么流逝……

 

  这一刻,苏谨棠彻底体会到了什么叫心如死灰。

 

  虎毒尚且不食子!

 

  陆霆晔!恨!她好恨啊!苏谨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昏过去的。

 

  可她的意识仿佛还清醒着,她能感受到下身无边无际撕裂般的痛,但这些都比不上心底无能为力的绝望。

 

  孩子,没有了。

 

  还是被陆霆晔吩咐人活活打死的!

 

  滔天的恨意撕扯着她的灵魂,苏谨棠想放声嘶吼,可嗓子却怎么也发不出声。

 

  就在这时,她的耳边突然响起一声断续脆弱的哭声——

 

  “呜哇……呜哇……”

 

  新生儿虚弱的哭声,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气。

 

  苏谨棠本能凝神,想听的更加清晰。

 

  却只听到一个陌生的男声传来。

 

  “苏谨棠,想救你儿子吗?”

 

  这话,宛如一道利刃,瞬间刺破了苏谨棠眼前的黑暗。

 

  她的孩子还没有死!她的孩子还有救!

 

  苏谨棠拼尽全力想睁开眼,几秒后终于看见光亮,视线渐渐清晰,她感觉自己在病塌上,旁边站着一个穿着一身灰色西装的男人。

 

  男人的身边,一个护士推着一个育婴箱,可里头的孩子已经不大动了。

 

  “宝宝……”

 

  苏谨棠双目瞬间涌泪,她本能感受到,那是她的孩子!

 

  “求求你们,救救他,救救我的孩子!”苏谨棠极力撑起身体,她望着他们,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苦苦哀求。

 

  男人没有回答苏谨棠,吩咐护士推着孩子上前,反而问了一句:“苏谨棠,你痛吗?”

 

  苏谨棠双手颤抖扶上育婴箱,心仿佛在滴血,孩子仅有两个巴掌大,虚弱的连握拳的本能都没有。

 

  她怎么会不痛?她不仅痛,而且恨!

 

  “你出于自保伤人,依照律法,你的孩子原本可以健康出生,可却因为陆霆晔一句话,成了如今这样,而陆霆晔此刻却荣登首富榜,成为人人赞颂的慈善企业家,苏谨棠,你甘心吗?”

 

  活落的同时,孩子若有所感,又细微的呜咽了一声。

 

  嘴角传来苦涩的味道,她拥堵的喉咙瞬间被唤醒了般。

 

  咬牙切齿恨道:“慈善企业家?他也配?!”

 

  陆霆晔分明是个没有人伦,毒杀亲子的畜生!

 

  苏谨棠恨意滔天,可男人眼中却露出满意的神色。

 

  因为他是陆霆晔的死对头——博九恒。

 

  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人最是精于算计,蛊惑人心,他这里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善,一切的东西都是明码标价。

 

  博九恒微微倾身,压低富有磁性的嗓音,循循善诱道:“苏谨棠,你想报仇吗?想看到陆霆晔身败名裂,和你一样痛苦吗?”

 

  “我是博九恒,只要你跟我合作,我不但可以救你的孩子,还可以陪你一起揭露陆霆晔的真面目,将他彻底拉下神坛!”

 

  苏谨棠抬起猩红的眼,两人对视,哪怕隔着金丝眼镜,可她也能清晰见到博九恒眼底的阴谋算计。

 

  可她的回答却是——

 

  “成交!”

 

  只要能救孩子,与虎谋皮又如何?为虎作伥又如何?

 

  凭什么陆霆晔那个伪君子能占尽美名?

 

  凭什么恶人能活得有滋有味?!

 

  他们把她推进地狱,受尽折辱,这辈子只要她不死,她定将他们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百倍偿还!

 

  最终,协议达成。

 

  博九恒将孩子带走,承诺用心抚养,而苏谨棠也被接出去修养,她不知道博九恒是怎么做到这些的,但她也没心思纠结这点,只拼命做康复练习。

 

  ————

 

  三年后

 

  早上八点,苏谨棠出狱的时间。

 

  从牢房到监狱的大门,有一段长长的,不见光的走廊,她木然的往外走着。

 

  监狱的大门徐徐打开,刺目的阳光一股脑倾泻下来,苏谨棠不适的闭上眼睛。

 

  狱管交代道:“苏谨棠,你自由了,出去以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嘭——”

 

  身后大门轰然关上。

 

  苏谨棠渐渐适应的光线,睁开了眼,里面是和烈阳截然相反的寒冰。

 

  该重新做人的,从来不是我!

 

  陆霆晔,既然你没弄死我,那么接下来,该轮到我了。

 

  “欢迎回到这滚滚红尘!”

 

  儒雅温和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苏谨棠眯着眸子望去。

 

  阳光下的博九恒长身而立,一袭深色西装,标志性的金框眼镜,透着一股书生的儒雅。

 

  接着,苏谨棠怀里被塞了满满一大束花。

 

  黑色曼陀罗,意为复仇。

 

  那怒放的黑色,一如她入狱的那些煎熬时日。

 

  苏谨棠勾唇冷笑,不带一丝温度。

 

  博九恒微微倾身,伸手扶了扶鼻梁的眼镜,声音温柔缱绻:“喜欢吗?”

 

  苏谨棠毫不被他的表象所迷惑,轻哼:“用不着你特地提醒,复仇这件事,我比你更迫切。”

 

  博九恒支起食指,微微摇了摇,压低声音笑道:

 

  “不不不,我需要的恰恰不是你的迫切,苏小姐,你身上的戾气太重,现在的你可不适合上“战场”。”

 

  苏谨棠疑惑瞥向他,博九恒示意她上车,还很有绅士风度为她开了车门。

 

  两人坐定后,他这才缓缓开口:

 

  “苏小姐,你这张脸是老天爷赏赐给你的最佳武器,放着不用实在是暴殄天物。”

 

  苏谨棠眉头微皱:“你想要我用美人计对付陆霆晔?”

 

  还不等博九恒点头,苏谨棠嗤笑出声,满眼毫不掩饰的嫌弃:“恶心谁呢?”

 

  恨意积压了整整四年,只要一想到他把自己送到纪乌谷那个变态手里,导致她在狱里吃尽苦头不说,还让肚子里的宝宝因早产而一度生命垂危,她就恨不得一刀捅了陆霆晔!

 

  要她讨好陆霆晔?还不如让她去死?

 

  博九恒并不介意她的态度,递过来一份文件:“苏小姐,你看过这份文件后,或许就不这么想了。”

 

  苏谨棠接过,发现是一份病历报告,当扫到病患的名字时,她心跳瞬间漏了一拍。

 

  苏连希,她的宝宝。

 

  当年博九恒出现,两人达成协议,他带走了宝宝,用心抚养,等苏谨棠出狱后,她和他一起,扳倒陆霆晔。

 

  苏谨棠抚摸着病历上孩子的照片,他长得像她,可那苍白的脸却让她止不住心痛。

 

  苏谨棠深呼吸一口,才压下思念,继续往下看。

 

  可越往后看,神情越发难看。

 

  怎么会这样?

上一篇
小婷的性放荡日记H 少妇人妻互换不带套
下一篇
他一边曰一边吃我奶,小婷的性放荡日记H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