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了…溢出来了太大了_今天坐在我的棍子上写作业网站

w 2022.11.26

“没有,我没有偷东西。”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但是对于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她林明浅是绝对不会认得。

 

“很好。”傅司离点了下头,便没有了多余得言语,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可此时,宴会厅上所有的人,都震惊了,他们不得不重新打量着林明浅。

 

她是谁?

 

她和傅司离到底是什么关系?竟然引得傅司离主动与她说话。

 

身后得柳筱敏一眼认出了林明浅身上得衣服。

 

当她还处于惊愕得时候,被柳欣雅拉到了一旁。

 

“怎么回事?傅司离和林明浅什么时候认识的?”柳欣雅小声得质问着柳筱敏。

 

“我不知道呀,林明浅?啊!她是林……”柳筱敏惊讶的险些叫出声,幸好柳欣雅眼疾手快的将她嘴给捂住了。

 

柳欣雅没好气的白了眼自己的这个愚蠢的妹妹。

 

林明浅都出现了,竟然还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转眼她想到了,此时林明浅无凭无据,就算有傅司离做靠山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想到这点,柳欣雅脸上又挂起了笑容,拉着柳筱敏挤到了傅司离的面前。

 

“妹夫,你这忙还赶过来,真是太有心了。”柳欣雅那矫揉造作的声音,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顿时,所有人的视线又都拉回到了柳筱敏的身上。

 

林明浅顿时心里一抖,她的老板原来和柳欣雅有关系!

 

那她现在的处境,岂不是?

 

不等林明浅想下去,傅司离便开口说道,

 

“林太太,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刚才听说她偷了东西,不知是否有证据?”

 

柳欣雅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起来,她没有想到傅司离竟然一丝薄面也不给,并且还这般维护林明浅。

 

“大家都看见了,我的项链是从她包里找到的。”

 

“嗯?”傅司离将目光转向了林明浅,“是这样吗?”

 

林明浅一双大眼睛疑惑的看着傅司离。

 

他这真的打算是维护自己吗?

 

他不是柳欣雅的妹夫吗?

 

可看着傅司离清冷的眼神,林明浅心头莫名涌上了安全感,她感觉自己完全可以相信眼前这个男人,于是她点了点头,“是这样。”

 

众目睽睽下的事情,她没有必要狡辩。

 

“你看,她承认了吧。”柳欣雅一脸阴笑。

 

看着柳欣雅得意的模样,林明浅的眉头蹙了蹙,转眼她将目光看向了眼前这个男人。

 

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有个什么样人,但从他今天的架势来看,林家人是不敢得罪他的,那她何不借此洗清自己。

 

于是,她淡淡的说道,“刚才有一个佣人撞了我一下,我包里便多了林夫人的项链,这样看来的话,那个佣人和我一样都是具有嫌疑的。”

 

她此时平静的为自己解释的样子,惹得傅司离眼里多了一种赞许。

 

看来这个女人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蠢,事先不做解释,是因为天时地利都与她不利。

 

现在却知道是好时候了,竟利用他来为自己洗脱。

 

联想那天商场的小小耍的小精明,真和现在是如出一辙。

 

这对母女还真有趣!

 

“那就麻烦林太太将家里的佣人都叫出来了。”傅司离将深不可测的目光看向了柳欣雅。“妹夫,林家的佣人上百人,干嘛这么麻烦?”

 

柳欣雅故意大声说道“难不成我堂堂林家太太还会故意害这位小姐不成?”

 

暗地里,柳欣雅递给了旁边管家一个眼神,管家便悄然退了下去。

 

而这一幕被恰好被林明浅给看到了,她更加确定自己是被柳欣雅给设计陷害了。

 

既然现在有人愿意站在她这边,那么她就不打算放过柳欣雅了。

 

“我可没有说林太太故意陷害我,撞我的是那个女佣,是她陷害我,还是麻烦林太太了。”

 

柳欣雅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这贱人什么时候这么伶牙俐齿了?

 

如果她再坚持下去,那么大家都会怀疑其中有问题的。

 

到时候她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左右权衡后,柳欣雅咬着牙,吩咐下去,让家里所有的佣人出来。

 

一旁的傅司离不禁又多看了眼林明浅。

 

眼前这个女人还真是多面,不过能生出一小小那个小机灵鬼的女人,想必也不会差。

 

傅司离突然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感兴趣了,他想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如何为自己洗白。

 

此时,柳欣雅给妹妹柳筱敏使了个眼神,想让她将傅司离带走。

 

不然继续留下来,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司离,我头好痛,我们走吧。”柳筱敏扶着脑袋,柔柔弱弱的蹭到傅司离面前。

 

可还没碰到傅司离的衣袖,就被一个清冷的眼神杀了回去,她只好悻悻的退到了一边,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林明浅诧异的看着这一幕。

 

心里有些疑惑。

 

这个傅司离对林氏姐妹的态度还真奇怪。

 

不过她也没有细想其中的缘由,今天柳欣雅想毁她,她偏偏不会让柳欣雅如意。

 

过了一会儿后,管家走过来说道。

 

“太太,人都到齐了,都在后厅。”

 

“走吧。”

 

大家跟着柳欣雅来到后厅。

 

林明浅站在前面,目光快速的扫过人群,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撞她的佣人。

 

“就是她。”她手直接指向了对方。

 

柳欣雅看她一脸自信,又看了眼站在一边的管家,见他几不可见的点头,忍不住勾了勾唇。

 

林明浅,跟我玩,你还是太嫩了!

 

“过来。”她冲佣人说道,语气冷冽。

 

然后,她暗指性的说道,“我的项链被这位小姐偷了,但她说是你把酒水洒在她身上时放进去的,你有什么要说的?”

 

小女佣低着头,“太太,我,我不知道,我什么也没有做。”

 

转眼,小女佣便朝林明浅看去,可眼神包含着愤怒和怨恨,仿佛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你当真什么都没有做吗?”

 

林明浅目光犀利的紧盯着小女佣。

 

小女佣顿时脸色难看起来。

 

“这位小姐,我不过是将酒水撒到您的身上了,您就这样诬陷我,你是在欺负我们这些没有身份的人吗”

 

林明浅看着她,淡淡说道,“我只是询问一下,又没有说什么,你激动什么?”说着话,她抬头看了看四处拐角,继续说道。

 

“林家这样的豪门,监控应该是有的吧?既然如此,不如调出监控,看看我是何时何地偷项链。”

 

林明浅最后的目光落在了柳欣雅的身上,眼底的寒意,让柳欣雅心头一颤。

 

不过想起事先的安排,柳欣雅又自信起来。

 

“去调监控。”柳欣雅对管家说道。

 

管家立马就站了出来,面露难色,结结巴巴道,“太太,监控……”

 

“是监控昨天临时出了些故障,还是监控被我动了手脚没办法看了?”不等管家把话说完,林明浅就已经将他准备说出口的话给抢先说了。

 

管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顿时,周围的人的心思活络起来。

 

柳欣雅暗吃一惊林明浅如此伶俐的口舌,可面上的功夫不能马虎。

 

她怒目瞪向管家,俨然一副什么都不知情的姿态,“到底怎么回事?!”

 

管家心慌得很,却也立马谨慎应对起来,一脸震惊的盯着林明浅说道,“小姐,你怎么知道监控昨晚临时出故障了?”

 

他说完,又暗暗瞪了眼一边得小女佣。

 

小女佣顿时会意,面目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她指着林明浅,尖叫道,“她当然知道!”

 

“是我告诉她的!偷项链的事也是我和她密谋完成的,但我没有想到,她被当场抓住后竟然将事情全推给了我!”

 

“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林明浅等她说完,忍不住鼓掌称赞,“好,很好。这演技你不去称霸娱乐圈都真的是可惜了。”

 

过去,她就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柳欣雅精湛的演技给陷害。

 

但是现在的她,早就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愚蠢到不屑去做解释的林明浅了!

 

她轻笑着,但目光骤然凌冽起来,冷冷盯着那女佣。

 

“既然你说是我和你密谋的,那你告诉我,我们是如何密谋的?”

 

“我是怎么找上你的?我们又是通过什么联系的?我又是出了什么样的价让你答应帮我偷盗项链?你又是怎么从林太太那偷到项链的?然后将酒洒到我身上的时候又为什么一直拦着我而不是让我赶紧离开?!”

 

林明浅说着,一步一步向女佣靠近,周身的气势惊人的强势。

 

女佣下意识向后退去,却被吓得跌坐到了地上。

 

林明浅见此忍不住冷笑,又扭头看向了柳欣雅,冷冽的声音再次质问,“又请问林太太,您刚说完项链不见了,下一秒,您家的保镖就直接在人群里找上了我,这是什么意思?!”

上一篇
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作文视频&教授别C我了我在写作业
下一篇
公主被侍卫扒开双腿疯狂输出小说 开荤粗肉(H)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