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1V3多肉 穿成小奶娃各种做肉高H

w 2022.11.23

 “你们莫要打趣我。”

 

  白晚清笑了笑,言语之间坦荡磊落,很是让这帮巡防营的侍卫有好感。

 

  而赫连煜站在她的身侧,远远看去,宛若一双璧人。

 

  就在这时,有眼尖的侍卫瞧见了白安安,皱着眉起身过来,“你是何人?来此做什么?”

 

  他们并不识得白安安,只当是来找事的,拔刀便要驱赶。

 

  白晚清连忙上前,“侍卫大哥等等,这是我姐姐,想来是有事吧……”

 

  说着,白晚清看向白安安,“姐姐怎么来这里了?巡防营通常情况下是不许女子进来的,你莫要怪这位侍卫大哥,他也是为了巡防营的规矩。”

 

  一番话,先是点明了白安安前来另有别事,与她无关,又默默炫耀了一下她和赫连煜的关系,乃是在‘通常情况’之外。

 

  最后还暗指白安安性子不好,因为这点事就要怪罪侍卫。

 

  果然,那侍卫脸色也不大好,“原来是白大小姐,不知身份,多有冲撞。”

 

  “是我来的急了。”白安安笑了笑,“没有通禀是我的不对,怎么能怪你。”

 

  侍卫脸色好了一些,白晚清又开口道,“姐姐来此是做什么呢?”

 

  白安安有点纠结,不说吧,下一次遇见赫连煜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可说吧……万一被人家正儿八经的女主误会了,又往她身上扣一个锅咋整?

 

  犹豫再三,她还是试探道,“少将军眼下有空吗?我有点事要同您说。”

 

  话音刚落,旁边看戏的侍卫们都噤了声,看向白晚清。

 

  白晚清宽大袖子的遮掩下,手指死死扣住掌心,眼中终究是不可避免地流露出一丝怨毒,随后淡淡小声道,“姐姐,赫连大哥如今俨然入了巡防营,当不得一声少将军了。”

 

  “被有心人听见了,恐陷他于不义。”

 

  “成。”白安安有些许不耐,也就是因为白晚清是女主,她想保命,若换成旁人玩欲擒故纵这一套,她早就怼回去了,“赫连大哥,我有事要同你单独讲。”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赫连煜扫过来的目光带着冰霜,这几日他在朝堂上接连受挫,想也知道是谁的手笔。

 

  “事关你的前途,你当真不愿听我一言?”

 

  白安安无法,只得带上一句威胁,大不了一会给他跪下来道歉便是,总要先让他愿意听她才行啊。

 

  “姐姐,慎言!”

 

  白晚清挡在赫连煜前面,“你在家中如何作威作福我都忍了,你能不能放过赫连大哥?”

 

  “先前你便伤了他的名声一次,如今又要害他第二次吗?”

 

  白晚清对白家没什么归属感,若是能借此机会坏了白安安的名声又讨好了赫连煜,于她而言是一举两得的。

 

  所以这话她说的坚定,好似真的在替赫连煜抱不平一般。

 

  白安安看着她,纵使泥人也有三分脾性。

 

  自穿书以来她处处忍让白晚清,原主犯下的错她也尽力担着了,可这不是她要平白无故受她欺负的理由!

 

  原主那些事又不是她做下的!

 

  想到这,白安安终于不再忍了,冷冷道,“这是我与他之间的事,妹妹若无事可以先行回家去!”

 

  “巡防营不许女子进入,妹妹来了,我也来了,便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到底还未嫁人,烦请妹妹惦记着点白家的名誉,不要做些惹人诟病的事来。” “你……”

 

  白晚清刚想反驳,想了想又闭上了嘴,只做出一番被欺负惯了的样子,双目垂泪。

 

  旁边的侍卫似乎有些看不下去,方才拦住白安安的那人道,“白大小姐,不知您说的惹人诟病是惹谁?”

 

  “白二小姐同我们处的好,又是咱们赫连兄弟的心上人……反倒是您,急匆匆的来,还点名要跟未来妹夫单独见面,这又是何道理?”

 

  “未来妹夫?”白安安唇角扬起了一抹讥诮的弧度,“捕风捉影的事今儿听起来还真像是要定下了!”

 

  “行,就算是我未来的妹夫,行的正坐得端,当初既然是我退了他赫连煜的婚约,此生就绝不会再吃回头草,这总可以了吧?”

 

  那侍卫被怼得有些面红,眼中流露出些许不屑。

 

  白安安又冷笑道,“你还想说什么?我无耻我品行不端?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些,毕竟在屎壳郎的眼里,人人都是要推粪球的……”

 

  “不过今日我确实是有要事找赫连煜,你们即便要为他阻拦,也总要先问过他的意思吧?”

 

  “你骂谁是屎壳郎呢?!”侍卫嘟嘟囔囔,脸色不虞,“就是因为知道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我们才要替白二小姐防着你,谁知道你会不会害人……”

 

  话说到这份上,率先有些不适的,反倒是赫连煜。

 

  诚然,他提出要娶白晚清是存了报复白安安的心思。

 

  当初她在他最难的时候落井下石,让他沦为京城笑柄,不得不背井离乡暂避风头,他心中是厌恶极了她的。

 

  可他对白晚清也没什么感情,现下却是被她缠住了,今早一路追到巡防营,本想两句话打发了她,却没想到白安安又来了……

 

  白家,当真是克他的吗?

 

  赫连煜有些后悔,早知如此他就该离白家人远远的,本以为白晚清是个省心的,如今看来也是个颇有城府的女子。

 

  思及此,他淡淡开口道,“张兄慎言,我与白二小姐如今还是清清白白,不好坏了人家的清白。”

 

  张兄便是那位侍卫,听见这话有些讪讪,“我只是看不惯白大小姐的做派罢了。”

 

  “用不着你看不惯。”白安安心头火越烧越盛,呛完这句,又看向赫连煜,“我就说两句,说完就走。”

 

  赫连煜定定看着她,白晚清心里一紧,小声唤了一句,“赫连大哥……”

 

  可惜赫连煜还是跟着白安安走了。

 

  两人一路进了巡防营内院,寻了一处僻静凉亭。

 

  “有什么话说吧。”

 

  “我舅舅……”白安安抿唇,“我娘亲自小疼我,受不得我有一点不顺心,舅舅也是,他们并非有意针对你,全是因为我当初任性之言!”

 

  “你放心,我已经同我娘亲说了,往后他们必不会为难你的……”

 

  希望你以后也不要为难他们。

 

  后半句白安安没有说出口,赫连煜的脸色却已然冷了下来。

 

  “你想要什么?”

 

  男人唇角轻挑,勾出一抹嘲讽的弧度,“你母亲舅舅朝堂之上逼迫我就范娶你为妻,你又来扮好人同我利诱,赫连煜何德何能让你费心至此?”

 

  “想要什么便说吧,只要你往后不再纠缠于我,不再欺负你妹妹,我都可以答应。”你误会了。”

 

  白安安摇摇头,“我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是真的想为了过往和你做个了断,至于白晚清……”

 

  “她嫁给你有的是好日子过,我不会再欺负她……”

 

  就在此时,白安安话没说完,赫连煜却突然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朝后面撤去。

 

  下一秒漫天银针宛若暴雨梨花接踵而至,尽数扎在了两人方才坐的地方,坚硬的石凳也瞬间报废。

 

  白安安惊出一身冷汗,小脸也苍白起来。

 

  若不是赫连煜拽了她一把,现在报废的就是她了。

 

  “是什么人?”

 

  “不知道。”

 

  容不得二人多想,数十黑衣人身姿鬼魅从外墙而入,步步逼近两人却一言不发,显然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赫连煜今日不当值,便没有佩剑,此时只能用一柄折扇应对,且战且退,带着拖油瓶白安安退至院门处。

 

  他果决道,“一会我与他们缠斗,你趁机跑出去叫人。”

 

  “好。”

 

  白安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知道不能两个人都折在这里的道理,所以立时便同意了。

 

  而后赫连煜便松开了手,上前与黑衣人斗在一起,白安安趁机后退两步,垫着脚朝院门跑去。

 

  幸运的是也没有黑衣人前来拦她,看来是奔着赫连煜去的。

 

  就在她踏出院门之际,变故突生,竟是从院门右侧的墙外又翻进来两个人,而此时赫连煜正与其他人战在一起。

 

  莫说兵刃相接之声铿锵,即便他听见了身后来人也分身乏术,难以招架。

 

  眼见那两人拔刀便朝着赫连煜身后劈去。

 

  千钧一发之际,白安安咬着牙飞身扑了过去,抱住了扬刀那人的腰,反手将藏在靴掖中防身的短小匕首捅进他的腰间,自己也被狠狠砍了一刀,伤在手臂。

 

  赫连煜接过她手中匕首,单手揽住她的腰,周身气势大涨,竟是几个瞬息便将所有黑衣人打倒在地。

 

  白安安看在眼中,原来他竟是在隐藏实力吗?

 

  所谓让她先跑叫人并不是真的让她求助,只是因为有她在,他不放心不能发挥出所有实力。

 

  院内恢复寂静。

 

  白安安小声吸了一口气,手臂上的鲜血汩汩淌到地上,而赫连煜却神色不明。

 

  ‘此时杀了她,再推到杀手身上,不会有任何人怀疑我。’

 

  ‘此时杀了我,再推到杀手身上,不会有任何人怀疑赫连煜。’

 

  这样一个念头同时出现在两人脑中,白安安脸色惨白如纸,呼吸都轻了不少,半晌,才小心翼翼试探道,“多谢你今日相救,此事要如何办我全听你的……”

 

  “可……可以先将我放开……我自己去找大夫就行。”

 

  赫连煜低头看她,说出来的话前言不搭后语,显然是被自己吓狠了。

 

  许久,他轻声道,“我带你去医馆。”

 

  赫连煜掐断了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

 

  虽然他和白安安颇多龃龉,但断不到至白安安于死地的地步,况且刚才她还替自己挡了一击……

 

  若真是这么做了,自己岂不也算是不义的小人了。

 

  “起来吧,我先送你去医馆疗伤。”赫连煜难得放柔了声音,顺手想要扶白安安起来

上一篇
糖心小饼干PO 军人粗野(H)NP
下一篇
体育老师把我C了一节课作文,渺渺体育课做引体向上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