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j女调教手册(h) 磨到高潮(H)公主

w 2022.11.22

闻言,护士小姐只好怪异的看了余小鱼一眼,走了出去。

 

 

 

护士小姐一走,余小鱼就从床上坐起身,高额的费用让她的心里一惊,同时她也意识到,之前那个男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可是难道就要这样放弃吗?余小鱼的眉头紧锁,她洁白的皓齿死死的咬着樱唇,不行,不能坐以待毙!

 

 

 

……

 

 

 

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进屋内,洒在顾西辞的身上。

 

 

 

豪华的总裁办公室内,顾西辞正不厌其烦的处理着手上的文件。

 

 

 

“叮铃铃……”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打断了他的动作,他皱眉接起电话,在听清楚里面的内容之后,俊脸变得阴沉。

 

 

 

“立刻封锁医院。”冷冷的丢下一句话,顾西辞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余小鱼吗?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与此同时,正缩在医院某个角落的余小鱼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她一路顺利的穿过顶级配置的病房,下到一楼,眼见着医院的大门近在咫尺,医院里却忽然警戒了起来,无数的保安穿梭,显然是在寻找些什么。

 

 

 

直觉告诉余小鱼,这件事情跟她有关,想着,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视线不停的在四周流转,趁着保安不注意的时候,余小鱼咬牙就准备往外冲,只是她的视线落在门口的那一道人影之上时,她的动作一顿。

 

 

 

顾西辞沉着脸,正迈着修长的腿往这边走来。

 

 

 

心里一沉,余小鱼急忙后退,躲进了一旁的洗手间。

 

 

 

“你说她要办理出院手续?”顾西辞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温度。

 

 

 

熟悉的声音越来越近,余小鱼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是的,顾总。”又是一道熟悉的声音,透过门缝,余小鱼看到先前那个护士正一脸讨好的跟在顾西辞的身边,“只是余小姐听到手术费用就决定不出院了。”

 

 

 

闻言,顾西辞的嘴角挂起一抹冷笑,脚下的步伐加快了些许。

 

 

 

顾西辞跟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余小鱼觉得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眼见着顾西辞就要跟她擦肩而过的时候,余小鱼的肩膀被人拍了拍。

 

 

 

“小姐,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余小鱼转过头,对上一张挂着笑意的脸庞。

 

 

 

“啊!”心里一惊,余小鱼下意识的尖叫出声,“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的视线落在眼前俊美的男人身上,眼底满是讶异。

 

 

 

与此同时,经过洗手间门口的顾西辞停下了脚步。

 

 

 

无奈的揉了揉眉心,那人指了指洗手间门上的男士标致,嘴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腾!’的一下,余小鱼的脸色变得通红,她环顾四周,该死的,她竟然跑进了男厕!

 

 

 

“余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脑海中闪过余小鱼大闹婚礼的模样,顾南风的眼里划过一丝玩味。

 

 

 

“我们……见过吗?”余小鱼皱眉,试探性的问道。

 

 

 

深眸里划过一道流光,顾南风挑眉,“一个星期前的婚礼上……”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余小鱼,你是想要逃跑吗?”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余小鱼转过头,对上了顾西辞满是冷意的深眸。

 

 

 

心里一慌,余小鱼下意识的往后退。

 

 

 

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绊,余小鱼的身子忽然腾空,直直的往后面跌去。

 

 

 

狭长的凤眼微眯,顾西辞一把握住余小鱼的纤细的腰身,将她带入自己的怀里。

 

 

 

余小鱼的眼睛下意识的闭起,紧咬牙关,预料中与地面接触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她翘长的睫毛轻颤,缓缓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顾西辞俊美到惨绝人寰的脸庞。

 

 

 

心里一松,余小鱼有片刻的失神。

 

 

 

“看来你很宝贝弟妹嘛!”

 

 

 

顾南风带着玩味的声音响起,拉回了顾西辞的思绪。

 

 

 

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顾西辞的眼里划过一丝厌恶,他的手一松,余小鱼一个不防间,直直的跌落在地。

 

 

 

“你怎么会在这里?”顾西辞的眸光变得深沉,凉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自然是为了来看看弟妹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弟妹”两个字被顾南风咬的极重,顾西辞的神情一冷,“她很好,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哦?是吗?”顾南风挑眉,抬脚就准备走到余小鱼的身旁。

 

 

 

眸光一寒,顾西辞挡在了顾南风的身前。

 

 

 

视线交接间,两人的气氛陷入了僵持,良久,还是顾南风败下阵来,他轻笑了一声,打破了这诡异的局面。

 

 

 

只是没想到堂堂顾氏集团的苏总,竟然要靠一个女人来得到继承权。”顾南风说着,笑了笑,笑容却不达眼底,

 

 

 

放在身侧的手紧了紧,顾西辞的眸色幽深,“自然比不过你,一个私生子,也想得到原本属于我的财产。”

 

 

 

顾西辞轻飘飘的语气让顾南风顿时变了脸色,私生子三个字就像是一把利刃,狠狠的刺在他的心中。

 

 

 

脸上的笑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阴霾,他的视线落在跪坐在地上的余小鱼身上,狭长的凤眼微眯,“我们还会再见的。”

 

 

 

留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顾南风大步离开。

 

 

 

闻言,顾西辞顿时黑了脸色,等到看不到顾南风的身影,他才看向余小鱼,凉薄的唇轻启,“你要是想走就走吧!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走到哪儿。”

 

 

 

他的声音冰冷无情,让余小鱼的心也跟着一沉。

 

 

 

顾西辞说完这句话,便准备离开。

 

 

 

一种被抛弃的感觉袭来,余小鱼的心里顿时一慌,“等一下。”

 

 

 

“怎么?后悔了?”顾西辞挑眉。

 

 

 

委屈感覆上心头,余小鱼自醒来后一直强撑着的坚强终于崩塌,她只觉得鼻头一酸,眸上覆起一层薄雾,“我崴到脚了。”

 

 

 

饶是她尽力掩饰自己的情绪,顾西辞还是听出了她声音里的哭腔。

 

 

 

灯光透过余小鱼凌乱的发丝打在她的脸上,衬的她的而肌肤更加的雪白,此时她低垂着头,不想让顾西辞察觉到她的情绪,只是她不停抖动的肩膀还是将她的情绪暴露无遗。

 

 

 

晶莹的泪水打在冰凉的底板上,“啪嗒!”一声,打在顾西辞的心头。余小鱼整个人都被灯光包裹着,显得格外的孤寂和悲凉。

 

 

 

凤眼里闪过一道暗流,顾西辞凉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一下,他轻叹了一口气,走到余小鱼的身边,将她打横抱起,快步往病房内走去。

 

 

 

顾西辞身上熟悉的气息让余小鱼的心中多了一丝安全感,她将头埋在顾西辞的怀里,泪水喷涌而出,只是她紧要牙关,不让自己哭出声。

 

 

 

无论她醒来后顾西辞怎样伤害过她,顾西辞始终是她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目前唯一认识的人。

 

 

 

……

 

 

 

病房内,余小鱼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她呆呆的看着打着石膏的脚,眼神空洞。

 

 

 

“我的家人呢?我的朋友呢?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来看我?”余小鱼低低的声音响起,顾西辞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耐。

 

 

 

不等顾西辞回答她,余小鱼又接着问道:“还有,我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娶我?”男厕里遇到的那个男人说的话,余小鱼清楚的记得,她一口气将心里的疑惑问出。

 

 

 

顾西辞的眉头一皱,抬眼对上了余小鱼无神的双眼。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余小鱼的身上,余小鱼本就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她凌乱的发丝随意的披散着,璀璨的眸光一阵暗淡。

 

 

 

此时的余小鱼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娃娃一般,让人心生怜惜。

 

 

 

空气中的气氛安静的诡异,顾西辞的眉头紧锁,凉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有些烦躁。

 

 

 

第一次,“孤儿”两个字如鲠在喉,怎么也说不出口。

 

 

 

终究,顾西辞还是没能帮余小鱼解答疑问,他又离开了,这一离开,余小鱼又是很久都没有见到他的身影。

 

 

 

只是这一次,余小鱼停止了挣扎,除了每天定时定点的吃饭,余小鱼总是目光空洞的看着窗外的天空出神,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直到脚下的绷带被拆下,顾西辞才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穿上。”顾西辞冷冷的说道,将手中的连衣裙丢在余小鱼的面前。

 

 

 

余小鱼的神情呆滞,不解的看向顾西辞。从她上次逃走的时候就发现,病房内除了她换洗的内衣,竟是连一件其他的衣服都没有。

 

 

 

“你不是想出院吗?我带你回家。”顾西辞皱眉,解答了余小鱼的疑惑。

 

 

 

他的声音依旧冷漠,余小鱼却从中感受到了一抹暖意。

 

 

 

放在连衣裙上的手一顿,余小鱼抬眼,对上顾西辞深沉的眸光,她苍白的小脸上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顿时,周围所有的事物都失了颜色。

 

 

 

“好,回家。”

 

 

 

心里一颤,顾西辞没有再看余小鱼,而是走出病房外,给余小鱼腾出了空间。

 

 

 

伴随着“啪嗒!”一声,病房的门被打开,余小鱼缓缓的走了出来。

 

 

 

余小鱼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洁白的连衣裙勾勒出她妖娆身姿的同时又为她增添了一抹清纯,许是因为心情好,她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满脸期盼的看着顾西辞,她周身被灯光包裹着,给人无尽暖意

上一篇
H女主从小被C到大1V1——青梅1V2LNP叶嫣嫣
下一篇
老师办公室狂肉校花H寝室啊 高H秘书不许穿内裤1V1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