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高辣高H全肉 快穿之美人取精(H)

w 2022.11.14

 封萧然穿着宽大的浴袍半躺在沙发上,一身肌肉彰显着狂野。

  “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

  苏卿若像一头暴怒的狮子猛然跨坐在他的身上,揪住了他的衣领:“混蛋,给我钥匙!”

  这混球骗着她签了协议,却不肯给她钥匙,这让她很是抓狂。

  封萧然邪恶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下:“钥匙在这里,你想要?”

  苏卿若这才发现异样,她羞得满脸通红,跟这种邪恶的男人简直无法正常的沟通。

  她正要起身时,却被封萧然掐住了腰肢:“来了就不许走。”

  苏卿若一想到自己欠了他的一万次,顿时两腿发颤。

  谁知道他并没有为难她,只是将她搂在了怀里:“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苏卿若哪里敢动,生怕他太过激动。

  片刻后,封萧然的手机响了响,他飞快的看了一眼,随即道:“在这里等我。”

  这家伙又给她挖什么坑?

  待他上楼后,苏卿若飞快的拿起他的手机看了看,只见上面写道:女人最喜欢的三样东西,珠宝首饰,鲜花,一场浪漫的电影。

  一时间,苏卿若摸不清头脑,这家伙到底要搞什么?

  很快封萧然换了一身黑色西装下了楼。

  封萧然直接把苏卿若带到了一家珠宝店,大手霸气一指:“喜欢什么,随便买。”

  苏卿若冷哼道:“我可不敢随便要你的东西。”

  “这个不算账。”

  她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那成。”

  她故意挑选了几件镇店之宝,封萧然眼睛都不眨一下,立刻支付了这三千万的订单。

  苏卿若心里腹黑一笑,协议上说只要她还清了这笔账,协议就作废,她手头上有了三千万,待会儿她把这首饰一退,又是三千万,等她联系上暗门再凑一凑,那就能赎身了。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极好,连声音里都带着一丝愉悦:“封萧然,我们再去哪里?”

  封萧然也忍不住翘了翘唇角,尾巴帮他搞得这一套有戏。

  他随即握住了苏卿若的小手:“跟我走!”

  两人走出商场时,封念辰与苏梦柔恰好在二楼挑选婚纱礼服。

  苏梦柔扭头便看到了苏卿若的身影,故意道:“念辰,那不是姐姐么?哇,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找到了男朋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也不往家里领,搞得神神秘秘的。”

  封念辰只觉得心口发堵,但他还是忍不住望过去,看到那男人的身影时,怔了怔,怎么看着都觉得他像九叔。

  来到电影院,封萧然先是挑了最大的一束玫瑰花硬戳戳的放在苏卿若怀里,然后又买了两张电影票。

  “看我做什么,进去啊!”

  苏卿若木讷的被他牵着往里面走,她怎么有一种错觉,封萧然像是在追她。

  屏幕上的爱情片有些乏味,看得苏卿若犯困。

  封萧然握住了她的手:“若若,明天我就要走了。”

  苏卿若忽然觉得,世界倏然变得美好,这句话比眼前的爱情片动人多了。

  她立刻眼眸发亮的看着他:“好呀,那祝你一路顺风。”

  封萧然立刻沉了脸,就这么巴不得他消失?

  他猛然拽着苏卿若踉跄的朝外走去,手里的玫瑰花散落了一地。苏卿若又被封萧然狠狠的收拾了一顿,她有气无力道:“封萧然,我会记你一辈子!”

  封萧然笑得恣意,还是这法子好使,他长这么大就没追过女人,所以让尾巴帮他出主意,就想着临走之前给苏卿若一个美好的记忆,让她记着他。

  从此,封萧然就得了一个结论,这女人啊不能玩虚的。

  他抬手拍了拍苏卿若的屁/股:“给我听好了,我出去半个月,你要是敢招惹别的男人,等我回来就收拾你!”

  苏卿若磨牙:“你现在就毙了我!”

  “我舍不得。”

  苏卿若心里暗道,你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回来!

  封萧然送苏卿若回去的时候,她哆嗦着双腿,头也不回的走了,竟然没跟他说一句热乎话,这让他很是郁闷,随即点燃了一支烟,越抽越烦。

  眼看她就要走进家门了,他立刻吼了一声:“苏卿若,你给我听清楚了,你是我的女人,以后我在男人堆里是老几,你在女人堆里就是老几,谁若敢欺负你,我就回来毙了谁!”

  苏卿若的身子一怔,她回头看了封萧然一眼,烟雾缭绕中的他更显不羁,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狂妄的男人。

  苏卿若走进苏家便察觉到一丝诡异的气氛。

  姨妈母女俩用鄙夷轻薄的眼神看着她,苏培生则眼眸赤红。

  “苏卿若,你跟我解释解释,为什么订单都黄了!”

  更让他恼火的是,那天晚上他还莫名其妙的挨了打,被砸了车。

  苏卿若吹了吹指甲:“正如姨妈所说,我技术不如妹妹好,那些大佬们看不上我呗。”

  苏培生气得将桌子踹翻:“没用的东西,从苏家滚出去!”

  “呵,这是我家,要滚也是你滚!”

  “逛街逛了一天,我也累了,恕不奉陪。”

  看着苏卿若回房后,柳七七立刻为苏培生揉着胸口:“培生,咱们先忍忍,等梦柔的婚事定下来,咱们再把这丫头赶出去,到时候也不用顾及封家小叔的面子。”

  苏培生心里滴血:“几百万的生意就被这个死丫头搅黄了,我是打算帮着梦柔添置点东西,也好在订婚典礼上风风光光的,看来只能一切从简了。”

  苏梦柔的眼皮跳了跳,她立刻柔声道:“爸,封家不是普通人家,若是一切从简,难免让整个帝都的人都小瞧苏家,再说了柳家老宅不是卖了一个亿么?”

  苏培生的太阳穴跳了跳,他扭头看了苏梦柔一眼。

  她立刻低垂了眼帘:“爸,以后我若是顺利嫁入封家,苏家自然不愁生意,所以要放长线钓大鱼。”

  柳七七又吹了吹枕头风,苏培生越发的觉得,这订婚仪式省不得。

  看着苏培生被姨妈母女哄骗得团团转,苏卿若嗤声道:“到时候恐怕连自己怎么蠢死都不知道。”

  不过,那一亿的卖宅钱若是真的给了这一家子,苏卿若自是不甘心。

  她立刻给国外的闺蜜楚湘琴打了个电话:“湘琴,麻烦你这个法律系的高材生帮我去查一件事情。”

  三天后,楚湘琴回给她一封电子邮件,看到了上面的内容,苏卿若的唇角微微一翘。

  拍卖会的资金要经过层层审核,一个月之后才到账,她有的是时间做手脚。

  苏培生喜欢给苏梦柔花钱,那就去花,有他哭的时候。

  此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苏卿若迷迷糊糊的接通,那边传来了封萧然的声音:“我睡不着!”

  苏卿若很想回他一句,关我屁事。

 

“喂,听到没有!”

  女人没回应,让他很是烦躁。

  苏卿若不耐烦道:“听着呢!”

  只是听到她的声音,他便心里发痒,连声音都发痒:“若若,我想你了。”

  听到这句话,苏卿若的身子微微一颤,她发烫般的将手机丢在了床上,便去冲澡。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封萧然爆发了:“说话!”

  任凭他干吼了许久,依旧没有声音,气得封萧然抓狂。

  他磨了磨牙,果然,三天不收拾就上房揭瓦的,封萧然越想越气,他索性起来登上了私人飞机。

  此时苏卿若把自己泡在了浴缸里,她一想到封萧然说的那句话,顿时想笑。

  封萧然是帝都出了名的混蛋浪子,让浪子回头,那如同让狗改了吃屎。

  她还是想想该怎么还清楚他的账。

  半夜时,苏卿若似乎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响声,她猛然睁开了眼睛,却看到一双凌厉的眼睛睁凝视着自己。

  她本能的想要大喊时,却被对方拉入了怀里:“别吵,我困了!”

  他直接倒在了她的床上,搂着她沉沉入睡。

  他是真的累了,做完训练项目,又开了大半夜的车,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所有的疲惫袭来。

  “封萧然,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回应她的只有均匀的呼吸。

  他的身上有汗水的味道、烟草的味道,竟然也不是特别的讨厌。

  天微微亮时,苏卿若猛然睁开了眼睛,当她感受到胸口的沉甸时,便知道一切都不是梦。

  她扭头看过去,只见封萧然依旧睡得香甜,睫毛浓长,山根挺巧,嘴唇削薄……

  她伸手想要去摸他的脸,却被他猛然攥住了手腕,那双深邃的眼眸里流溢着邪魅:“若若,承认吧,你也喜欢我。”

  “呵呵……封萧然,你脑子怕是有坑。”

  他猛然将她压在身下:“承认一次会死吗!”

  喜欢封萧然才会死!

  苏卿若正要说什么,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吓得苏卿若浑身一颤,若是让苏家人看到她跟封萧然这样的姿态,以后她还怎么做人?

  她压低了声音:“封萧然,快点躲起来!”

  他的心里一阵刺痛,当年她跟封念辰谈恋爱的时候可是异常高调,怎么跟他在一起就见不得光了?

  “封萧然,求求你了……”

  可他还是挨不过她的哀求,磨了磨牙道:“成,亲我一口!”

  外面的敲门声越发的急促,她立刻勾住封萧然的脖子飞快的将唇贴上去。

  封萧然惩罚似的加深了这个吻。

  她急匆匆的下床,示意他藏起来。

  吧嗒一声,门打开了,苏梦柔走了进来,她敏感的嗅到了属于男人的气息。


上一篇
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的图片 和妈妈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作文
下一篇
兴尽晚回舟H虞美人 密室逃脱里挨c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