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第一章给宿主破初的小说 掀起裙子的那一刻我是拒绝的

w 2022.11.07

 他声音低沉沙哑,像是一夜未睡。

  沐晴空微微一怔,紧接着无所谓的回答,“朋友家,难道容总还关心这些吗?”

  容总?

  这个称呼让他蹙起的眉宇更加凛然,容瑕冷嗤一声,“偷情刺激吗?”

  沐晴空愣住,对上他阴寒的眉眼时脊背发凉,“什么意思?”

  男人冷嗤,将身侧的平板拿起来,修长的指尖微点,屏幕迅速亮起,他朝面前的茶几上狠狠一扔。

  沐晴空视线垂落,看见上面赫然放大的照片时,瞳孔微颤。

  照片上苏修紧紧抱着自己,那角度看上去暧昧至极。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沐晴空着急解释,却被男人冷声打断,“背着我偷男人,沐晴空你真是能耐了!说出去容家的脸面何存!”

  呵呵……容家的脸面……

  沐晴空冷笑,觉得自己的满腔热忱在他面前根本一文不值,亏她还怕他误会自己和苏修的关系,原来他从始至终都不曾相信她!仅凭几张照片定了她的罪?

  忍住眼眶里的湿润,沐晴空微微仰头,“你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只是容瑕,你根本就没有任何指责我的立场!”

  “立场?”男人冷然勾唇,深邃的眼眸里分明燃着怒火,“沐晴空,我是你的丈夫,你说我没有立场?!”

  “呵呵……”沐晴空冷笑,水雾终究模糊了他清俊的面庞,“那你呢?你对别的女人深情的时候,对别的女人甜言蜜语搂搂抱抱的时候,有想过我沐晴空是你的妻子吗?!”

  沐晴空放声嘶吼,此刻她只想宣泄这三年来所有的委屈,不想再像以前那般,在他面前佯装镇定,小心翼翼。

  容瑕双拳攥的死紧,发红的眼眶和额头上凸起的青筋,证明他强忍的愤怒快到了极限。

  “那你就敢夜不归宿?!和那个男人住在一起?!”

  男人终于忍不住,几近疯狂的咆哮,桌上的高贵茶具纷纷落地,水花四溅,碎片清脆的声响让沐晴空身子微微一颤。

  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了他们之间支离破碎的婚姻。

  空气里安静的可怕,只有男人沉重急促的喘息声,盛怒中的容瑕让她惧怕到发抖。

  半晌,沐晴空走到他面前,肩膀微颤,她鼓足勇气抬头看他,“容瑕,这样拖着真的没意思,既然无爱,那我们离婚吧,好聚好散总比纠缠不休好的多。”

  “好聚好散?沐晴空你想的美!”

  男人眼眸中闪过的厉色让沐晴空心头蓦然一沉。

  他攥紧的拳头狠狠砸向茶几,力道大的可怕,甚至指骨分明的手上泛起鲜红的血丝。

  沐晴空呆愣当场,不禁闭了闭眼。

  她真的累了,不想再折磨自己了。

  不管他的愤怒和疯狂,沐晴空继续说,“明天我会去找律师拟出离婚协议书。”

  “离婚?想都别想!这辈子我都不可能成全你和苏修!”

  容瑕一把将她扛起,因为愤怒手上的力气大的惊人,丝毫不顾沐晴空的挣扎,大步朝卧室走。

  沐晴空痛的惊呼,“痛!容瑕你放手,你放我下来!”

  砰!

  门被重重的甩上,发出的声音震耳欲聋。

  沐晴空被他狠狠甩到床上,手臂碰到床头柜的棱角划破皮肤,阵阵痛感传来,她刚想用手去擦,却不料男人倾身压了过来。  男人愤怒的桎梏着她,她被压的有些喘不上气,整个大床蓦然下沉,还没有从惊恐中反应过来,沐晴空便感到一只大手钻入衣内,粗砺和生猛的触感让她浑身战栗。

  “疼……嗯……容瑕你住手,你弄疼我了!”

  他对她的话充耳不闻,依然粗暴的扯着她的衣衫,眸子里欲色和愤怒交织,沐晴空看着他几近发狂的模样,绝望的蹬着双腿。

  可是越挣扎身体越痛。

  不多时她身上的衣衫已经全部褪去,莹润光滑的肌肤袒露在外,他毫不怜香惜玉的俯首在颈间啃咬。

  疼痛感清晰,沐晴空泪水丝毫不受控制的从眼眶滑落,双拳打在他的后背却丝毫不起作用。

  “沐晴空。”男人的温热扫在耳边,薄唇轻擦耳垂,沉重又急促的呼吸声让她莫名恐惧,“你不是喜欢偷情吗?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是外面的男人厉害还是家里的老公厉害!”

  嗯!

  身体猛的一痛,沐晴空眉头紧蹙,指甲几乎要陷进男人后背的肉里。

  一晚上,容瑕几近疯狂的折磨她,所有的技巧和经验通通用在她柔软的身子上,他的愤怒和隐忍发泄的淋漓尽致……

  沐晴空几乎累的昏了过去,她细嫩光滑的皮肤泛着淡淡绯红,发丝被汗水浸湿,精致的小脸儿安静的让人不忍惊扰。

  容瑕紧皱的眉头忽然舒展,眸色渐渐柔和。他抬起手,漫不经心的理了理她耳边垂落的发丝。

  俯首在沐晴空耳边冷沉的说了句:“别想逃,永远别想。”

  ……

  沐晴空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浑身酸痛,她微微睁开双眼,房间空荡荡的,早已没了容瑕的气息。

  想起昨晚的可怕经历,她仍然觉得心头战栗浑身发抖。掀起薄被下床,身下一阵剧痛传来,疼的她咬牙。

  忍痛换好衣服,她看了看时间,还要去上班……

  扯了扯唇角,她笑的苦涩。离婚的事无论说多少次他都不会同意,什么时候自己才能真正潇洒的离开他?

  外头的天,阴沉沉的。

  沐晴空踩着步子闷头往前走,身体轻飘飘的,精神有些涣散。

  别墅区离地铁和公交站牌有很远的一段距离,听见车子极速前进发出的‘嗡嗡’声,沐晴空微微眯眼,大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看见那辆黑色轿车直冲冲的朝自己开来。

  她下意识的躲过去,车子路过自己时带起一阵强风,刚刚舒了一口气,那辆车便又重新掉头,精准无误的瞄准她的方向,全速开来。

  这种情况,就算沐晴空再粗心也意识到了,那辆车,是冲着自己来的!

  沐晴空吓得脸色发白,这分明是蓄意谋杀,这段路偏僻人少,甚至连摄像头都没有,如果真的在这里出了什么事,凶手完全可以肇事潜逃。

  思及此,沐晴空调头便跑,谁知脚下的高跟鞋一个趔趄,她便直接坐倒在了地上。

  就在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沐晴空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她缓缓抬起头,看见一辆逆行的黑色宾利撞了上去,还好只是撞的侧身,两辆车的车主都没有受伤。

  只是宾利车前方扭曲,另一辆车也被撞出一块深深的凹陷。

  容瑕从驾驶座上下来,矜贵的薄唇抿的僵直,一把将肇事者从车上拽下来,狠狠扔在地上。

  “你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高贵的俯瞰着地上的男人,眉眼冷静,沐晴空已经吓到腿软,完全没办法起身。

  地上的男人连忙双手合十求饶,“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也是被逼无路才受人所托做这种事,求您不要告发我!”

  “受人所托?”

  容瑕深眸微眯,周身淡漠清寒,“受谁所托?”

  “我只知道是一个女人,其他的真的不知道了,先生求您行行好饶了我吧。”

  “敢开车撞人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打算!”

  容瑕冷嗤,修长的指尖拨通报警号码,男人躺在地上瑟瑟发抖,迟迟不肯起来。

  没多久警车便赶到了,看着男子被带走,容瑕才回身看坐在地上的女人。

  沐晴空脸色煞白,嘴唇微微颤抖着。

  他高大的身影将她笼罩,朝她伸出一只手,“没受伤吧?”

  沐晴空呆滞的摇了摇头,将手搭上他温厚的掌心,“你怎么会在这儿?”

  容瑕将她发抖的身子搂在怀里,淡淡回答,“有文件落在了家里,刚好回来取。”

  宾利车已经损坏,容瑕打电话找了人过来处理。回别墅的这段路,他几乎是半搂着沐晴空回去的。

  直到进了大厅,她好像还是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容瑕拿起桌上的文件,看向她的眉宇拧紧。

  “你有得罪什么人吗?怎么会被人盯上?”

  沐晴空摇头,“我每天接触的人就那些,除了去公司就是守着这个空荡荡的房子,去哪里得罪什么人?”

  听到这里男人心头微动,这三年她好像都是如此度过,自己从没多抽出一点时间陪她,总觉得对她无爱。

  可是现在……

  心头杂乱,脑子里又浮起昨晚的照片,容瑕脸上的表情瞬时冷了几分。

  “今天你好好待在家里不要出门,班也不用去上了,更不要想着去找那个男人,等我把事情查清楚以后再说。”

  他的语气生冷霸道,想起昨晚的事还残留着丝丝愤怒。

  沐晴空不解,“这种事情怎么查?如果一辈子查不出来我一辈子都不能出门吗?”

  “是!”男人声音暗哑有力,不知道在和谁置气,“没有我的允许,你一辈子都不许离开这里,一辈子都别再想着和那个苏修见面!”

  “……”

  沐晴空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便见他怒气冲冲的摔门离开。

  走出别墅时,一辆崭新的黑色路虎已经在门前恭敬等候。

  容瑕坐上车,司机‘嗡’的一声启动引擎。

  车子在高架桥上极速前进,凉风乘着微微降下的车窗吹进来,男人深眸微眯,脑海里樊若水的面孔一闪而过。

  容瑕拿起手机,薄唇轻启,“帮我查一件事。”

上一篇
提枪上马床微颤&三个一起我是怎么C你的
下一篇
污污的段子让女生起反应的话,醉花阴1V2酌青栀阅读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