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上面舒服极了,夹住去上学不可以掉下来作文

w 2022.11.07

另一边。

  严氏集团,会议室。

  一年一度的股东会议,总监正在回报今年的财务状况,汇报完之后,就静静等着总裁严牧西的回复。

  “总裁,你有什么看法?”

  可严牧西只是怔怔的看着手机,没有说话。

  在场的股东面面相觑,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严牧西这个工作狂,竟然会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上走神?

  严牧西现在的确是在走神。

  他的手机屏幕上,是最近他和苏若璃刚才的通话记录。

  他没想到苏若璃会主动打电话给自己说要见他,可他现在一听见她的声音,就忍不住想到昨天在包厢里她穿着兔女郎服装脱衣服的样子,所以他毫不客气的拒绝了见她。

  可不知为何……

  苏若璃当时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奇怪。特别是最后那一句“保重”,让他的心里,莫名的感到不安。

  心烦意乱的要命,严牧西顿时也没心情听什么汇报了,他迅速的合上手里的文件,冷冷开口:“今天的会议就先到这里,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话落,他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马上对助理吩咐:“你去调查一下,苏若璃现在在哪里。”

  助理马上应下去办了。

  不过一个小时,助理就匆忙的回来了,脸色慌乱,“严少,苏小姐现在在医院。”

  “医院?”严牧西一愣,迅速的站起来,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里担忧和着急,“她病了?”

  “不是病了……她在给人捐肾脏,现在正在进行手术!”

  “捐肾?”严牧西的脸色这下是彻底的白了,几乎想都没想,他就冲出了办公室。

  这女人!

  是不是真的疯了!

  还给人捐肾!

  严牧西迅速的来到医院,到前台,他劈头盖脸的就问:“苏若璃在哪里!”

  知道了手术室的所在地,他马上冲过去。

  冲到手术室门口,他就看见手术室的灯亮着,显示正在手术中。

  他正想抓个护士问清楚情况,苏若璃到底为什么会给人捐肾,可这时,就看见一个护士匆忙的跑出来,大喊:“不好了!两名患者都大出血了!赶紧叫人从血库里要血!”

  刹那间,严牧西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轰的一声,脚步一个不稳,踉跄的倒退。

  大出血?

  苏若璃?

  这一刹那,他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是应该憎恨苏若璃的,也忘记了自己已经下定决心要折磨这个女人,脑海只有一个念头——

  如果苏若璃死了怎么办?

  这念头一冒出来,他只觉得一种巨大的恐惧,仿佛包裹住了他整个心脏。

  不!

  苏若璃不可以死!

  这时候一个主治医生模样的人出来,严牧西几乎想都没想,就一把过去抓住他。

  “苏若璃她怎么样?”他猩红着眼睛,急促的问,“她没事吧?”

  欧阳肃现在脸色苍白,额头都是汗,看见这突然冲过来的人,他整个愣住,“你是谁?和若璃什么关系?”

  “我……”严牧西顿时呆住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和苏若璃什么关系?

  前男友和前女友的关系?

  是了。

  除此之外,他跟她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我和她有什么关系不重要!”严牧西烦躁的吼道,“重点是你一定要救活她!不然我让你给她陪葬!”

  欧阳肃脸色冷了冷,一把甩开严牧西的手,面无表情到:“不用你说,我当然也想救活她!”

  丢下这句话,他立刻又跑进手术室。

  这场手术,足足进行了五个小时。

  这是严牧西这辈子最痛苦的五个小时。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下来的,只是坐在手术室门口,双眼猩红,脑海里,不断想到他和苏若璃的过去……

  他还记得,苏若璃和他谈恋爱的时候,曾经在校园的草坪上,指着校园离退休的一对老夫妻,笑眯眯的说:“严西,等我们老了,我也要你和这个老教授一样,给我推轮椅。”

  他至今都记得,她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是那么亮晶晶的,好像夜空里的星星。

  严牧西顿时觉得更加难以呼吸,他死死抓住脑袋,双眼猩红。

  苏若璃……

  你不许死! 严牧西整个人怔住,心口仿佛被谁狠狠地扎了一刀一样,身体忍不住退后两步。

  扶住一旁的桌子,却被桌子上放着的手术刀不小心割伤了手。

  可他仿佛没有察觉到一样,任由血流不止。

  “若璃是在给谁捐献肾脏?”他盯着在桌子上逐渐晕开的鲜血,声音低沉的问道。

  “为什么要告诉你?就算你知道了,还能救回若璃吗?”

  严牧西眉头紧锁,回头去看欧阳肃。

  看到严牧西痛苦不堪的表情,欧阳肃继续嘲讽他,“不过我觉得这样的事情你现在应该也不会关心了吧,人都已经死了,在这里装出这副样子给谁看呢?给一具尸体看吗?”

  话音刚落,严牧西已经冲了上去,一拳打在欧阳肃的脸上。

  原本被手术刀割破的手,已经成了一只血手,打在欧阳肃脸上都带着血迹。

  欧阳肃被他重重一拳打的跌倒在地。

  “若璃到底是在为谁捐献肾脏?”严牧西带着鬼厉一般的眼神死死盯着地上的欧阳肃,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若璃会死在手术台上。

  欧阳肃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站了起来。

  “现在给谁捐献肾脏还重要吗?反正若璃已经醒不过来了,所以你就收起你那可怜的样子,赶紧滚吧。别再打扰一个死人的清静了。”

  在现在的欧阳肃看来,严牧西不但不可怜反而很可恨。

  严牧西再次上前要对欧阳肃动手,欧阳肃这一次却抓住了他的拳头,将他推到一旁,“你以为你是谁,想对谁动手就对谁动手吗?”

  严牧西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越来越苍白。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我就把你们整座医院都烧了。”严牧西威胁。

  欧阳肃冷笑,“你到底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我相信你应该了解我的实力,我只想知道真相,否则你牵连的就不只是你身边的人。”

  严牧西的声音很轻,却仿佛字字句句都带着血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欧阳肃明白他的势力,看在他如此痛苦的份上告诉他,是为了苏若璃母亲捐献肾脏的。

  严牧西诧异,“是什么时候的事?”

  既然已经准备说出口,欧阳肃索性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给严牧西。

  “她的母亲查出得了病,需要换肾,那个时候若璃就在四处奔波,一方面筹集手术的资金,另外一方面就是寻找肾源,当时伯母的病情还没有恶化,我们都以为还有机会。”

  “她苦苦等了一年,可是就因为手术费交的晚了一点,那个肾源给了别人。最后我们匹配出来,若璃的肾脏可以捐献出来,所以就打算为她和伯母做手术……”

  说到这里,欧阳肃停顿了片刻,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一年多的时间,他亲眼见证了苏若璃是怎么辛苦的寻找肾源,又如何筹集手术的资金的。

  严牧西冷笑道,“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如果只是捐献肾脏的话,根本不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若璃为何会死在这里?”

  严牧西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如果是因为任何原因导致苏若璃去世的话。

  他谁都不会放过的。欧阳肃再次冷笑了一声,“亏你当初还是若璃的男朋友,你竟然连这些事情都不知道?”

  “少啰嗦,你没资格评论我们,到底怎么回事。”严牧西厉声问道。

  欧阳肃叹了一口,继续说,“其实一年前若璃就查出自己患了脑瘤,之后找到我,让我帮她治疗。我知道你们在交往,但她告诉我,她已经离开了你。”

  严牧西再次瞪大眼镜,“一年前?”

  重复着这个时间段,一年前苏若璃就是突然和自己提出分手,之后在自己的世界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严牧西双手撑在桌子上支撑自己的身体,显得痛苦不堪。

  记忆片段开始在他的脑海里组合成一段段的回忆。

  那是他这一年多来最不想要想起来的事情。

  苏若璃莫名其妙的提出分手,然后离开,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他花了很长时间才从消沉中走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生病了就要离开我?”严牧西不能理解,像是在问若轻,像是在问自己。

  欧阳肃见他是真的难过,也知道严牧西对苏若璃还有感情,解释道。

  “当时若璃告诉我,你是从一个穷山沟里走出来上大学的,从一个穷乡僻壤中走出一个大学生有多么困难,你的家人一定对你有很大的期望。”

  “她查出了脑瘤,不想要连累你,她知道,如果你知道了她的情况,一定会尽全力帮她的,可是她不想拖累你,所以就对你隐瞒了这件事情,选择和你分手。”

  严牧西用手扶住自己的胸口处,心痛的快要让他窒息,仿佛在那一刻整个灵魂都被抽空了一样。

  自己的眼泪在自己眼前一滴滴的滴落到桌面上。

  他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发晕,单手撑着桌子,胳膊都在不停地颤抖。

  手术室里安静了很长时间,最后欧阳肃说道,“你走吧,事已至此,谁都没有办法改变这个结局。”

  严牧西却站在原地不动,当他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之后,却选择不接受。

  “你一定是在骗我的。”

  欧阳肃皱眉,“你说什么?”

  “你也喜欢若璃对不对,所以你是骗我的,编造出来这样一个完美的谎言来骗我,事情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

  严牧西怒吼着,他甚至希望苏若璃是为了钱,是为了其他的目的所以才离开自己的。

  他自私的想让自己背负的自责少一些,想让自己的愧疚和痛苦都少一些。

  可他的怒吼在这一刻显得如此的荒唐可笑。

  “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这样的人,若璃真的是爱错你了。”欧阳肃无比鄙夷地看着他,已经准备让他离开手术室。

  “她这一年来有多痛苦你知道吗?她有多想你,就是担心会给你造成负担,所以才没有说出真相,她甚至傻到偷偷地跑去找你,只为了远远的看一眼,却又不敢上前说话。”

  “为了不给你造成困扰,她最后彻底的断了对你的念想,知道你在找她,怕被你发现,她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这一年来,我见证了她所有的痛苦,而你……你竟然当着她的面,说出这样的话,你还是不是人

  我决不允许你死!

  不知过了多久,咔擦一声,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严牧西触电一般的站起来,就看见欧阳肃一脸疲惫的出来。

  “苏若璃呢!”严牧西冲上去,立刻就想进入手术室。

  可欧阳肃一把拉住他。

  “抱歉。”欧阳肃的眼眶也一片通红,声音沙哑,“苏若璃她……没抢救过来,去了……”

上一篇
公车上乱J伦小说肉小说,上面动一动下面痛一痛
下一篇
被体育老师抱着C到高潮;别和我较劲1V1吃肉的长耳兔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